您的位置:首页  »  靖哥哥顾不上 只能自己找男人
靖哥哥顾不上 只能自己找男人
郭靖、黄蓉新婚不久,然而郭靖心系边关,虽然人在桃花岛,心里却惦记着返回襄阳巩固防守。黄蓉虽然心里不愿,但也不得不顺着郭靖。于是二人新婚后不到一月,便双双离开桃花岛,来到襄阳。
  郭靖之后便按照《武穆遗书》之法训练士兵,一时间将本来混乱无序的城防整顿得倒是条条有理,而郭靖本人更是觉得找到了人生之意义。此刻虽已夜晚,他仍是在书房中研读着《孙子兵法》,试图和《武穆遗书》相结合……黄蓉房中,却是黄蓉和襄阳城守吕文焕的几个妻妾在聊天。
  黄蓉其时年方十八,正是如花绽放的年龄,在这襄阳城中无人说话,到是和吕文焕的几个年轻妻妾颇攀谈得来。她一生中并无多少女性朋友,此刻和一众女伴谈论服装、打扮、首饰,对黄蓉来说,要比什么《九阴真经》之奥义有意思得多。
  然而已婚妇人的谈论,多半少不了房中事的内容。黄蓉初时极其害羞,慢慢的却也对其他人的话题开始感兴趣。那几位看黄蓉丽色惊人却对性事几乎一窍不通,便常常对她打趣,「黄姑娘,你容颜、身材如此完美,郭大侠武功又如此高强,那定是享尽雨水之欢了。」「那还用说,你看我们相公(吕文焕),虽然从不练武,年龄又大,在床上都是精力旺盛得吓人,经常一搞就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害得我们第二天都无法走路……郭大侠武功如此之高,自然是金枪不倒,何况面对蓉妹妹这种绝色美人,还有个每天不干上个三、四次的?」「对啊!黄姑娘第二天还能练功,真是让我佩服!……」黄蓉听得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连说:「各位姐姐取笑了,妹子哪有那等美貌。」一名小妾噗嗤一笑,道:「蓉妹妹,你可能不知道,现在郭大侠训练如此有成效,至少也有你一半的功劳啊。」黄蓉不解道:「此话怎说?」「以前士兵训练哪有如此勤快,每日清早便列队集合。现在你看看,谁不是一大早就过来了?你以为靠郭大侠那笨笨的命令就可以有这种结果吗?那些士兵还不是因为早上蓉妹妹你要和郭大侠一起出来,希望看你一眼罢了……」「对对对!我说件事情,黄姑娘不要生气,现在襄阳城里的几家当红风月场所,里面的客人几乎无一不是在谈论着黄姑娘的身段、容貌。就算那里面的姑娘们,也都尽量模仿你的穿着打扮,这样才能招徕客人呀!」「对啊对啊,不要说那里面的人,就算我们家老爷,你知道,那天在我床上他都要求我照着黄姑娘的装扮,穿上差不多的衣服,也让我梳差不多的发式,然后还让我背过去从后面干我,一边干、一边还让我自己叫‘蓉儿快被干死了……吕大人快干死蓉儿了……’」黄蓉连忙道:「胡说,怎会有如此荒谬的事情!」那小妾抿嘴一笑:「黄姑娘有所不知,男人就是这样贱,干的是一个人,脑子里可能想的是另一个女人。我打赌,现在全城在床上的男人,得得撸九成都在幻想和黄姑娘上床呢!」若是早几年,黄蓉哪里能容忍如此话语。然而结婚以后,品尝了房事滋味,生性活泼的她从此产生了相当兴趣,因此也对这些慢慢接纳起来,加上郭靖丝毫不解风情,新婚两个月,两人有过的性事竟然不超过四次,虽不说寂寞难当,但黄蓉的确有点说不出的遗憾。此刻听得这些,她心中竟然产生了一丝难以描述的味道……当天晚上,黄蓉做了一个让她心跳不已的梦。得_得_撸zezelu.us-将撸文化传承进行到底!
  她梦见自己和吕文焕一起探讨城防,而对方却不断地把手伸到自己下体那敏感的阴门处来、回抚弄,虽然惊怒交集,自己却丝毫动弹不得,反而分开双腿让对方的手指探了进去。而当吕文焕那粗短的手指进入阴门后,自己的身体竟突然无法克制地颤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快要喷涌而出--便在同时,黄蓉惊醒过来,只觉全身已被香汗湿透,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阴户,却发现不但整个阴部,就连身下的被褥都沾上了滑滑的体液这日吕文焕最爱的小妾之一来到黄蓉住处,找她借几件衣裙和发饰。
  那小妾身高和黄蓉相仿,体态虽然不及黄蓉那么婀娜多姿,却也算得上苗条动人,穿上黄蓉的衣裙后,若从背面远远看去,还真不容易分辨出差别来。
  可是当问到借这些衣服做什么时,那小妾却支支吾吾不肯之说。想到那日众女聊天时说到吕文焕有时会让妻妾穿上和她类似的衣物后进行房事,黄蓉心下一跳:难道……夜色渐晚,黄蓉来到书房中。郭靖读书不多,此刻苦读兵法,对其中典故常常不明就里,黄蓉在这方面完全成了他老师,不但要告诉他众多史上经典战例,更要教会郭靖一些基本的文法和断句常识。


  本来,娇妻在旁,任是什么男人都难以集中精力读书,何况还是黄蓉这种绝顶美女。然而郭靖自幼修习道教内功,定力超强,而当年江南七怪武功虽低,却奉行「一滴精十滴血」的落后观念,坚持认为童子精是内力根本,因此在郭靖的潜意识里,夫妻间的房事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九阴真经中虽然有专门的双修篇,也被郭靖略过不提。
  此刻黄蓉给郭靖讲述了当年绝顶高手张飞以自创狮子吼震退数万大军的战例后,郭靖悠然神往,完全无视旁边娇妻衣衫单薄正以其万分动人的娇躯偎依在自己身上,竟然对黄蓉说道:「蓉儿,我来想想如何能将降龙十八掌的心法和狮子吼结合起来,也许日后会有大用处。你且先回去,早些休息吧。」黄蓉本以为兵法讲完之后,郭靖会跟自己回房。这几日和吕文焕的妻妾聊多了,自己也相当希望靖哥哥能积极一些,和自己亲密一些,如果真能像别人以为的那样来个「一夜四五次」就好了。万万没想到,今晚自己又将独眠?
  心下虽然不满,但是夫君奋发读书,努力练功,自己实在是说不出有什么不对。暗叹一声,黄蓉也只有道一句:「靖哥哥保重身子,早些休息。」然后慢慢转身而去。
  外面大院里一片静寂,黄蓉看着冷清的房门,心里说不出得难受,想到平日其他女人口中自己男人,无一不是到了晚上便精力旺盛非凡,直搞得她们哭爹喊娘……想到那些妇人口中的话语,黄蓉忍不住笑了起来:谁知道她们是胡说八道还是真的,哪有个个男人都那么好色。
  念及于此,黄蓉心中忽然一动:何不干脆去看看吕大人是不是真的想她们说的那样?要知道黄蓉生性跳脱,即便和郭靖在一起后仍然胡作非为,此刻要去偷看别人房事,对她来讲并没什么特别的不对。
  吕文焕的居处并不远,不消片刻黄蓉便来到吕家大院屋顶,轻轻掀开一片瓦往下一看。果然,日间前来借衣衫的那位小妾此刻已换上黄蓉装束站在房中,而吕文焕却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上。
  「咦,在自己家中,吕文焕那傻官怎么还穿着朝服?」黄蓉心下好奇,不过更好奇的却是穿着她自己衣衫的那位小妾,手里竟然还握着一根绿竹棒,远看的话,还真和她自己有五、六分相似。
  只见那小妾走上前去,用竹棒往吕文焕一指,竟然大声喝道:「你这狗官!
  蒙古大军逼近,竟然还在此享乐!岂有此理!!」言语神态无不凶恶之极,而所说的话语,更是和当日郭黄二人初至襄阳,逼迫吕文焕交出兵权时所说的别无二致。
  黄蓉心下大奇:咦?怎么?现在吕家的小妾也这么深明大义?
  却见吕文焕冷笑道:「小小的民女,岂能在本官面前猖狂?且让本官来教训你!」说着便站起身来往那小妾装扮的黄蓉走去。
  那小妾一声娇呼,软绵绵地将竹棒一摆,作势往前打去。
  这么轻飘飘的动作,自然不能影响肥胖的吕文焕分毫,只见他一巴掌把竹棒打开,跟着就一下子将那小妾踢倒在地。
  那小妾娇媚无比地「啊」了一声,便欲转过头来,吕文焕低喝道:「不要把头转过来!你那脸蛋怎能和黄蓉相比,不要扫了本官兴致!」本来打算把脸转过来讨好老爷,却得到如此训斥,那小妾连忙转过头去,装作倒在地上呻吟。得_得_撸zezelu.us-将撸文化传承进行到底!
  那女子身形颇为苗条,这么在地上侧身一趴,的确是曲线毕现,而她深明吕文焕内心对黄蓉的期盼,更是娇声叫了出来:「啊!蓉儿站不起来了,吕大人,求你放过我吧!」吕文焕本来因为看到那小妾的容貌后破坏了气氛颇为不悦,但一听那柔媚的声音说出「蓉儿」二字,立刻双眼放光,又是一脚狠狠踢了过去,嘴里大喝道:
  「黄蓉你着刁女,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看老夫怎么收拾你!」那地上的女子本来意欲讨好主子,故意将臀部翘高,方便诱发对方情欲,哪知道却恰好将自己作为女人最柔软敏感的部位放在了对方脚下。
  吕文焕这一踢正好踢在那小妾的阴缝上,顿时让她真正的惨叫了出来,一下子捂住下体全身颤抖不已。不过即便此时,仍然没有忘记扮作黄蓉断断续续叫着:「啊……我……痛死蓉儿了!痛死我了!吕大人放过我啊!蓉儿什么都给你,求你不要打我了!!」吕文焕激动得满脸通红,声音几乎变调地喝道:「黄蓉,你身为丐帮帮主,桃花岛主之女,郭靖之妻,我有什么资格饶你!?」那小妾虽然下体剧痛,仍然尽力用娇媚的声音说道:「我……噢……蓉儿虽是丐帮帮主,也不过一介民女,哪能和大人您相提并论。大人,请你干蓉儿吧!


<p>
  蓉儿把身体给你,让你干穿干栏!」一边说着,还一边努力地把屁股翘了起来,在地上摆出狗爬式,并伸手将裙底掀开,露出下面什么都没穿的白白臀部。
  吕文焕大吼一声:「今日便让本官将黄蓉你这无法无天的刁女插爆捅穿!」说完便往地上女子扑了过去……按过吕文焕不表,房顶上偷看的黄蓉初时看得莫名其妙,然后才知道他们是在模仿自己调情,觉得蛮有意思。但当那小妾被踢了一脚后叫出请吕大人将蓉儿干死干穿的话语后,黄蓉心头没来由地一跳,虽然明知下面是在演戏,心里却只有半分气恼,更多的是一种好奇--甚至是期待。
  而那小妾学狗一样趴在地方将屁股翘起的姿势,也让黄蓉觉得颇为新鲜。
  实际上,在她新婚后仅有的四次房事中,每次都是她平躺在床上,双腿大字摆开,然后郭靖从正面进入。
  本来,传统方式并不是那么无趣,但郭靖自幼习武的宗旨就是一丝不苟决不别出心裁,因此他无论是节奏和力道,都是完全的没有任何差别--正如高手对战前,所有的动作都是浑然天成毫无破绽般的协调和统一。
  然而,这样子对于房中事来说,却是有害无益。有那么一次,黄蓉感觉到阴道里面被郭靖摩擦得麻痒难当,忍不住自己抬高胯部让郭靖进得更深,然而这么一点变化却让郭靖非常不适应,没过多久便结束了事。
  此刻看到吕文焕骑在小妾身上,从背后捅入狠狠干着。那女人白白的屁股在男人黑黑的肉棒抽动下来回摇动,形成极大反差。那小妾更是大声叫着:「蓉儿快死了……吕大人你干得蓉儿好舒服……蓉儿湿透了啊……!」吕文焕则一边干着身下女子,一边贪婪地闻着黄蓉衣裙的味道,心里幻想着真正的黄蓉便在自己胯下无助地张开双腿让自己干,不由得连声道:「噢……黄蓉你这淫妇!老子要干死你这个第一美女!!老子明天就要派兵把你们两个收拾了,老子要当众把你奸掉……」黄蓉此时趴在屋顶上,心头有如驴撞。她万万没想到,偷看别人的房事,竟让自己有如此强烈反映。
  此时她感觉双腿不但酸软无力,而腿间更是有热热的体液流了出来,似乎连裘裤都染湿了。
  心情一片混乱之下,她不由自主地学着那小妾的姿势也趴在屋顶,并把那曲线玲珑的臀部翘了起来,下面吕文焕的每一次撞击,就好比真的撞到自己身上一般,让她觉得酥麻无比,更加地忍不住将右手伸到了下身去,伸出一根手指慢慢地进入到裙下那已经湿透的阴门中去……那被手指进入的异样感觉,让黄蓉嘤呤一声呻吟出来,身体几乎是无法控制般地紧绷,但久违的快感随后便传遍了全身,让黄蓉无法思考也无法停止手指的活动,犹如着魔一般随着下面房中吕文焕的节奏搅动起来。
  若是吕文焕身居武功,此刻已能听到屋顶上黄蓉那低低的呻吟和轻微的颤抖了。不过一介文官的他此刻只是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那假扮黄蓉的小妾身上,拼命抽动着,丝毫不知道真正的黄蓉正在他屋顶张开了双腿露出了阴户……黄蓉喘息越来越急,她闭上双眼,一意体味着下体被进入的快感,脑子里浮现的却不单单是郭靖,也不仅是吕文焕。在这时刻,她想起了欧阳克,想起了杨康,想起了西毒,也想起了当年为她疗伤时的一灯大师,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全身裸露在别的男人面前……而在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思绪都涌入她的脑子:如果欧阳克当年抓住了我是不是会让我趴在地上翘着屁股给他干?哦,还有杨康,他干木姐姐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也在想像着干我……欧,万一那次在牛家村被他们抓到,两个人会不会一起来干我?噢,我怎么这么想?我怎么了?天啊,如果我被蒙古人抓住,那些臭烘烘的蒙古人一定会排着队来欺负我的,怎么受得了啊!哦--无法克制的各种绮念一瞬间充满了黄蓉的脑海,更让她无法克制地完全张开阴户,将两只手指都完全插入快速搅动着,下体那巨大的充实感一下子如电流般让她舒爽不已,完全忘记自己是在偷窥别人,翘高了她浑圆翘挺的小屁股努力摇动着。

   一刹那,在黄蓉的感觉里,仿佛之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淫笑着在身后用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捅着自己下体,她只觉得一种异样的快感让自己全身滚烫难当,不用去触摸也可以感觉到胸部的两颗乳尖又挺又胀,被衣服磨擦得好不难受,而阴门以内的淫水更是泉涌而出,不但自己感觉到大腿上的体液不断地流下来,每次手指的抽出都引起「噗」的一声,让她又害羞又兴奋。
  终于,黄蓉只觉得全身一阵哆嗦,强大的快感从下身蔓延开来,世间一切仿佛不存在一般,无法克制地「噢!哦」大声呻吟出来,随着又是快乐又是痛苦的一声尖叫,从阴部喷涌出大量体液,得得撸随后便瘫软在房顶上黄蓉不能被别人干?那是不可能的。作为武侠世界的江湖,弱肉强食,一个高手行走江湖数十年,不失手是不可能的,何况是绝代美女黄蓉,随时随地都有人打她的主意,怎么可能不被人强奸?怎么可能不被人轮奸?!
  但是,黄蓉可以被拖雷干,可以被吕文德干,可以被杨过干,但是要她从此臣服于这些人,那就不是黄蓉了。她可以淫,可以荡,可以自己去卖,可以勾引别人,但黄蓉就是黄蓉,这些都是她爱做就做,不喜欢谁也强迫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