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周芷若的开苞
周芷若的开苞
且说张无忌中了朱元璋的计谋后,决心退出江湖,便给杨逍写了一封书信,准备把教主之位传给他,写完后,赵敏要张无忌为她画眉,这时周芝若出现在窗外,说道:"无忌哥哥,别忘了你也答应了我一件事,至于是什么事,我还没想到,不过你和赵家妹子拜堂之日,我就会想到了。"张无忌心中一惊,"难道她要我不能和敏妹成亲吗?"想起当初濠州城中,自己在婚礼中跟了赵敏离去,令周芝若名誉扫地,只怕她真的会在自己和赵敏成亲之日那么做,自己当然不能说了不算,但这样可大大不妙了。
  他本来就不及赵敏聪明,便向赵敏看去,赵敏却对窗外的周芝若说道:"周姐姐,外面这么冷,何不进来说话,我和无忌哥哥成亲之日,定然会请你喝一杯喜酒。""不必了,看你们过得这么好,我也可以离开了。"转身离去。等到张无忌走到窗外时,周芝若早就走了。
  张无忌停在窗外,惘然若失,赵敏轻轻说道:"无忌哥哥,周姑娘已经走远,你真要舍不得,可以去追。""敏妹,我能有你,已经是天大的福份,至于芝若,我是不会去追了。"牵了赵敏的手,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张无忌和赵敏是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路上的周芝若则是孤身一人,暗自垂泪,在她心中,所不能放下的有且只有张无忌一人,可张无忌心中却只有赵敏,以前周芝若是出于对师命的遵从而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好在还没有铸成大错,如今要做回好人,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天大地天,竟然觉得没有自己容身之处,只好信步闲走,这天,来到了汉水河畔,上了艘船,也不说去哪里,只让船上的两个梢公休息,任由船在汉水浮游。
  坐在船头,周芝若想起小时候,也是在这里,自己被张三丰所救,当时在船上为张无忌喂饭的情景还仿佛就在眼前,但物是人非,张无忌已经有了赵敏,自己修炼的九阴真经功力也被张无忌化去,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自己还是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得了。
  "原来是周大掌门呀,失敬。"说话的是两个梢公之一,但很明显,对方不可能只是一个梢公。"师兄,我看小丫头的功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你跟踪这么些时日,可以说没有白费呀。"另一个梢公也说。
  周芝若回头一看,这两个梢公哪里是什么梢公,分明是玄冥二老,原来,当初赵敏用计使玄冥二老离开汝阳王府后,玄冥二老无处可去,只好四处漂泊,正好遇上从壕州城外张无忌所在之处出来的周芝若,玄冥二老中的鹿杖客最为好色,见到周芝若当然不会放过,但当初周芝若武功也极为厉害,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看她向汉水走来,便抢了艘船,师兄弟两人扮作梢公,果然等到了周芝若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玄冥二老!"一见到这两个人,周芝若也是大惊失色,如今的她万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便要想办法离开。"周姑娘莫怕,老夫最疼爱你这样的小美人了,只要你把我伺候高兴了,我不会亏待你的。"鹿杖客说着,身形一动,来到周芝若身前,点住了她的穴道。
  "老狗,放开我,"周芝若身子不能动,嘴中却能说。
  "小美人,我是公狗,你是母狗,我们做一对快活狗。"鹿杖客说着,把周芝若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下来,此时正是正午时分,阳光下,周芝若的胴体清清楚楚的呈现在玄冥二老的面前,就是一毛一发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即使是鹤笔翁,看到这样的身体,下面的阴茎也不觉高高的挺起了。
  鹿杖客生来好色,当下上下其手,老实不客气的向着周芝若的双乳摸去,周芝若苦于全身不能行动,但却也是叫骂不绝,"老狗,你敢动我,无忌哥哥绝不会饶了你的。"她的叫骂反而更激起了鹿杖客的兴趣,"小美人,老夫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了,这样才够味。"鹿杖客不仅好色,更是精通悦女之道,手法娴熟无比,用手抚摸乳头、乳晕,舌头则由周芝若的耳垂、脖子、胸部一路舔了下来,不长时间周芝若就气喘吁吁,身上起了变化。
  "师兄,你看,这小丫头的下面有水了。"鹤笔翁看的仔细,周芝若在鹿杖客的挑逗之下,终于起了一个正常女人该起的变化,乳头变硬,下体也流出了液体来。"小美人,老夫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的。"鹿杖客急不可待,脱下衣服,露出了四寸长的阴茎来,接着把周芝若压在身下,把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附近,轻轻的摩了摩,待周芝若阴道流出更多的液体后,腰轻轻一挺,没费多在力气,龟头就没入了周芝若的体内。


  "求求你,不要,不要。"周芝若此时的叫骂也成了哀求。"老夫马上让你快活的不得了,怎么能不要呢?"鹿杖客说着,把已经抵到周芝若处女膜的龟头用全力向前一挤,随着周芝若的一声惨叫,鹿杖客的阴茎已经全部没入了周芝若的体内。"果然够紧,师弟,等会儿你也尝尝,这个小丫头的下面真紧。"鹿杖客一边说着,一边抽动着他的阴茎,随着阴茎的进出,周芝若阴道的肉也有一小部份被带出来,又被挤进去,随之出来的还有她的处女之血和眼中绝望的泪水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一开始,因为周芝若是处女,阴道比较紧,所以鹿杖客抽插的也不快,但渐渐的,周芝若的阴道适应了他的阴茎后,不仅变得松了些,更因为他的刺激而流了更多的淫水,变得润滑了起来,这时鹿杖客才加快速度,急速的抽插着,而且是在船舱外面,不过此时江面上没什么人,倒也不算什么。
  鹿杖客足足抽插了半个时辰,在这期间,鹤笔翁一次次的说:"师兄,你快点,我的下面憋得好难受。""师弟,你先等等,我先让小美人快活快活。"鹿杖客说着,抽插的更快了,而周芝若的阴道也流出了更多的淫水,终于,鹿杖客只觉对方的阴道一缩一缩的收缩个不停,知道她快高潮了,自己忍了这么长时间不泄,也累得不轻,便拼命的在周芝若的阴道内抽送他的阴茎,不长时间,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了周芝若的阴道内。
  "啊"周芝若被这股滚烫的精液烫得叫了一声,之后竟然昏了过去,毕竟一个处女被人这么长时间的干,难免承受不了。鹿杖客拔出了阴茎,看了周芝若流出了混浊的淫水、红色鲜血和自己白色的精液一眼,只见那本来只有一条缝的下体如今开了个洞,正在缓缓的合上,不觉大乐。
  此时的鹤笔翁见师兄终于拔了出来,便飞快的把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他的阴茎长三寸半,比鹿杖客的也细些,因此进的毫不费力,对他而言,是首次尝到女人的滋味,自己的阴茎被一个美女温热的阴道包着,那感觉真是美极了,结果刚一进去,就一泄如注。
  "师弟,你太差了,不过等一下我们一起来快活。"鹿杖客休息片刻,待阴茎重新勃起后,用手把周芝若下体的液体抹到了她的肛门和自己的阴茎上,然后把一个手指插进了好的肛门内,待肛门变松后,又插进了一根手指,直到三根手指都插了进去,周芝若"哼"了一声,倒没醒过来。
  鹿杖客又轻轻的用三根手指进出了几下,之后把龟头抵在周芝若的肛门口,尽全力一挺,粗大的龟头无情的撕开了肛门,之后向内挺进,直到进到根部,然后又完全拔了出来,鹿杖客那根阴茎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而周芝若也因为这剧烈的疼痛而醒了过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周芝若吃痛不过,虽然痛得流下泪来,但除了苦苦哀求,她还能做什么?
  "我们会放了你,但至少要让我们尽兴。"鹿杖客见周芝若醒来,更觉刺激,又一次把阴茎全部插了进去,此时的他纯粹是为了发泄,毫不怜香惜玉,阴茎一下又一下的插着周芝若的肛门。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说:"师弟,我差点忘了你,来,我们一起来。"鹿杖客拔出了阴茎,然后躺在了船上,又让周芝若坐在了他的身上,当肛门把阴茎全部吞了进去后,便让她躺下,之后鹤笔翁的阴茎插入了周芝若的阴道,因为肛门内有了鹿杖客的阴茎,所以鹤笔翁觉得周芝若的阴道特别的紧,好在他已经泄了一次,可以好好的享受了。
  这玄冥二老一前一后,分别插着周芝若的肛门和阴道,隔着这层薄薄的膜,两人能感觉到对方的阴茎,这滋味真是说不出的美。当然,美只是相对而言,此时的周芝若阴道和肛门两处剧痛,却无计可施,唯有暗暗垂泪。
  "哈哈,这么好的小美人,张无忌那小子不要,倒便宜了我们。"鹤笔翁高兴的说。两个人全力抽送,终于先后泄了出来。"小美人,来,把老夫的家伙舔干净。"鹿杖客说完,把阴茎伸到了周芝若的嘴边,一股又腥又臭的气味进入了周芝若的鼻中。
  周芝若咬紧牙关,但鹿杖客一捏她的腮部,还是张开了嘴,含住了阴茎,但却是满眼怒火的看着鹿杖客。"怎么?不给老夫舔干净,我就找来一千个人玩死你。"鹿杖客刚说完,便觉阴茎了阵剧痛,原来是周芝若打算用牙把这个夺去自己贞操的东西咬下去,不过她全身无力,嘴上的劲也小了许多,并没有咬下来,但却也咬出血来。


  "小贱人,让你知道老夫的厉害。"鹿杖客一见自己的阴茎被咬出血来,虽然没断,但只怕短时间内是不能再碰女人了,当下怒火中烧,伸出右手握成了拳头,抵在了周芝若的阴道口,尽进力一捅,随着涌出的鲜血,和周芝若的惨叫,他的拳头已经没入了周芝若的阴道中,饶是如此,鹿杖客还是不解气,进了阴道,又向子宫捅去,一直到进到手臂的上半部分,才拔了出来,周芝若的阴道开了一个大洞,再也合不上了。
  "师兄,太可惜了。"鹤笔翁倒不觉得可怜,只觉得这么个美女就这么弄坏有些可惜。"可惜?我非玩死她不可,"说完,鹿杖客如同打拳一般,左右手握成了拳头,交替着捅进了周芝若的阴道,又拔了出来,终于他累得气喘吁吁,而周芝若下体血肉模糊,早已经昏死过去。
  鹿杖客仍不解气,又找了两条一尺长的大鲤鱼,用玄冥神掌把鲤鱼冻成冰,然后硬塞进了周芝若的阴道中,之后用脚踢了下仍然露在外面的鱼尾,说:"妈的,老夫送你两条大鲤鱼,也算意思了。"轻轻一脚,把昏死过去的周芝若踢进了汉水之中。
  "师弟,咱们玩了这个女人,如果张无忌那小子知道的话,对我们大是不利,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女人我们可以再找,咱们走吧。"说完,鹿杖客和鹤笔翁两人划着船,离开了这里,滔滔江水,不知吞没了多少生命,而如今,一个美女的生命也要终结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