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婚淫妻的一天
新婚淫妻的一天
  「嗯……啊……亲爱的……昨晚还不够吗?」老公还在半睡半醒中,感到下身一阵阵快感。
  「啜……啧……怎麽可能会够……唔……人家想要你的大……肉……棒……唔唔……」我不断转动口中的舌头去刺激老公的马眼。
  「还不起来……我可要吃掉你的肉棒了。」
  「嗯……好舒服……哦啊……啊,也看我的。」老公也把我的内裤拨到一边去,舔弄我的阴部。
  「嗯啊……老公……我受不了,我想插进去……」老公很懂情趣,立即把肉棒举成笔直,让我自己把阴户坐到他的阴茎上去。
  「哦……啊……进去了……嗯……好大……啊呀呀呀……」我开始激烈的遥动腰部,享受着粗大肉棒带给我的快感。
  我的名字叫星野里莎,不,现在是木村里莎了。眼前的男人,刚刚成为我丈夫一个月。跟其他新婚的夫妻一样,我们每天都过着如胶似漆的生活,每晚都做爱做到翻云覆雨。老公是一位健身教练,身体和肉棒都很强壮,每次做爱都搞得我高潮连绵,但无论多得有多频密,他还是能坚挺着肉棒来操得我死去活来。
  「噢喔……嗄……不行了……顶到里面……太舒服……啊呀……要去……了……」「喔……呀……我也……要……呜……」「啊呀呀……亲爱的……射进去……射到人家……喔哦……怀孕……嗯嗯啊啊呀……」我们同时绝叫,热腾腾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射进我的子宫内。老公射过後,便睡在床上休息。我用舌头为他清洁那根仍然坚硬无比的肉棒。
  「我先去准备早餐,睡醒後就出来哦~」我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庞,看着他睡得像婴儿一样,令我感到很满足。为免精液倒流弄污内裤,我便把它脱掉,然後穿上围裙开始准备早餐。因为只有两个人住,所以围裙下也不需穿任何衣服。
  「呃……老公……不要……」在我正在煎蛋时,一双粗大的大从後抓着我的乳房揉转,大概是老公已经醒过来了。
  「里莎……你这样子太美了,我忍不住就……」「傻瓜,我在煎蛋……啊……嗯嗯嗯……」老公用嘴唇封住了我想说话的口。我们一边享受热吻,一边揉抚对方的身体每一寸,我刚换上的新丝袜就很快又被淫水弄湿了。
  结果早餐都烧焦了,但老公还坚持说我弄得好吃,真是体贴。老公准备好後,忍不住又再从後抽插正在洗碗碟的我。
  「不……不要啊……时间很晚了……嗯啊呀……」「再一下子就好了……噢啊……呀……不把你满足,待会我上班後你跟别的男人搞起来怎麽办,哈啊……呀……呀」「哦……会迟到的……喔啊……」「那我们一边做爱一边出门口……」老公从後把我整个抱起,一边抽插着一边把我抬到门口。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因为可以完全体验老公的力量。他把我放下来,然後竟然把大门打开,接着提起我一只穿着粉红吊带丝袜的美腿,卖力的抽插。
  「不要……会被人看到的……啊啊……好舒服……呀……」「啊呀……就让人看看的的女人有多美……啊哈……啊呀」「呜……嗯……我不行了……又要……啊啊啊啊!!」我又被他干到高潮,并且又再被他的精液灌满阴道内。高潮的余韵过後,我回过神来便立刻把门关上,幸好没有甚麽人看见。
  「傻瓜,要人被人看到怎麽办?!」我装作生气的样子。
  「说的也是,被其他男人看到,一定会立时把你强奸的。」老公一脸不在乎的,让我有点气。不过时间也不早了,我为他穿好衣服,便要准备出门口,临出门前,也不忘来一个深吻。
  ***    ***    ***    ***今天因为有一位重要的客人会来,所以我请了假。因为不用到学校教书,我整个早上就待在家中做韵律运动。说起来,老公昨天买了一件新的韵律舞衣,於是便顺便试一下。
  哗,这件衣服实在太性感了,极之贴身不在话下,而且是透明开高叉的剪裁。我想这件衣服不是让我做运动时穿的,而老公是希望我晚上穿给她看。但无论如何,我也穿起来试一试做运动的效果,怎知才动不了多久︳阴部的布料少得差不多要陷进阴唇里,加上只腿蠕动时便会使其磨擦我的阴道口,让我开始兴奋起来。
  刚才跟老公做爱的感觉仍留在我的体内,一时兴奋之下,终於忍不住拿出了一根自慰棒,躺在牀上自慰起来。这根电动阳具是我偷偷买的,要是老公知道了就不好说。我先把棒子含在口里,让唾液把它弄湿,再用它来玩弄一下自己的乳头。虽然身体现在後兴奋,但我还是不会忽略前戏的。我幻想着这就是老公的肉棒,把它顶到自己的阴蒂上,轻轻的磨擦。
  「嗯……嗯……老公……人家好想你……啊……」其实老公离开还不到两小时,我便开始发始发情。我不否认自己是个性慾旺盛的女人,婚姻生活令我的性慾有了爆发性的舒发,但同时间,我便忍受不了半刻的寂寞。我把紧身衣的裆部向右移开了半寸,让湿透的阴唇暴露出来,并且把电动阳具缓缓的插入去粉嫩的阴道内。
  「啊呀……啊……啊……呀呀呀……」我急不及待的开动震动模式,一下子就进入了高潮,淫水从阳具和肉壁之间不断渗出来。乘着高潮的快感,我继续让阳具在自己的阴道里进出,幻想着被老公疯狂的抽插。
  可惜,还未能完全满足,门铃就响起,大概是舅父来了。我急急忙穿好了衣服和丝袜,就去开门。
  「怎麽这麽久?!」开门後所出现的,是一位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他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严厉。
  「舅父,对不起……刚才在换衣服。」我马上邀请他进屋子。
  其实我的生父在我和妹妹美莎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舅父把我们养大的,所以我们也把他当成是我们的爸爸了。他今天专诚由乡下出来,要探望我这个刚结婚後的女儿。
  「里莎,新婚过得不错吧?木村没有对你耍凶吧?」舅父一股正经的坐到沙发上。
  「没有啊,他对我很好。」我一边为他奉茶,一边回答。
  「这就好了,你也是,要做个好妻子,不能令丈夫操心……(以下省略一万字),知道吗?」舅父还是跟以前一样,经常装起严肃的样子跟我们说教,不过知道他老人家中气十足,我也感到很安心。
  「是,知道了~」当然,我和美莎也明白舅父十分紧张我们,才这麽长气。所以我们一向都很有耐性听他说教。
  「还有,你怎麽穿这麽短的裙子,大腿甚麽的,会被其他男人看光的!」舅父为人比较传统,从来都不让我们穿短裙,所以我和美莎都是到城市居住时才开始穿起来。
  「这是潮流嘛,很多女性都会穿短裙啊。」
  「还有,你怎麽穿这种不成体统的袜子?」
  「这是吊带丝袜啊,不是甚麽不成体统的袜子。」看来,舅父的传统观念,对丝袜等女性内衣有着偏见。
  「我在书上看,这都是妓女穿的……糟了……」「哦~舅父你看的是甚麽书?!」我发现他似乎说漏嘴了,大概是他偷偷看甚麽色情杂志吧。
  之前听美莎说过,他的男朋友雅人,亦即是舅父的亲生儿子对丝袜也是有偏好,所以以前家中一定有不少丝袜杂志吧,舅父会不会是看到那些了。
  「不……不,总之,穿这种袜子有甚麽好,包着整只脚,一定很闷热。」舅父似乎想拉开话题。
  「不会喇,我买的丝袜都是很透气,质地很好,舅父……你要不要摸摸看?」没想到他真的犹豫了,为了让他明白,我抓着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面磨擦。
  「……嗯……的……的确很滑……」
  「嘻嘻……其实舅父很喜欢丝袜的。」我记得舅母以前都不会穿丝袜,而且农村的女人,腿通常都不好看,所以都是穿裤子,难怪舅父因对丝袜这麽好奇。
  「别……别胡说……」
  「不要紧的,舅父喜欢的话,里莎会让你摸的……而且……」我继续引领舅父扫抚我的丝袜,同时男一只手伸入他的裤裆。
  「你……你做甚麽?!快停手……」
  「刚才我就看到,舅父的下面……变……大……了,是因为看到里莎的丝袜吗?」我找到了肉棒,开始为弄起来。
  「这……这怎麽会,喔……快停手……哦」舅父很重视面子,要是别的男人,早就放下理性了。之不过,他也没有制止我。
  「木村说我的性技巧不行,你就教一下里莎怎样做吧。」这当然是说谎。
  我知道,自从舅母因病逝世後,舅父都很寂寞,可以的话,我很希望能用我的身体令他快乐。但他偏偏自尊心很重,若果我不这样说,他铁定不会让我碰他的。
  「啊……噢……那就没办法了……」还好,他其实也受不住诱惑。我慢慢的退下舅父的裤子和内裤,让一根黑色的阳具露出来。虽然在各方面都比不上老公的棒子,但只要是男人的肉棒,还是有一种令人兴奋的气味,叫我不禁含到口中。
  「嗯嗯……唔……舅父……舒服吗?……唔……」「嗯哦……舒服……丫……再舔一下龟头……哦……对……就是这样……啊呀……」听着舅父的呻吟声,就知道他被我含得很爽。但我还是得装着有点外行的样子,以免被他怀疑。幸好他似乎也被性慾冲昏头脑,既没有怀疑,更一边的指导我。可是只有他一个快乐,而我则只有思想上得到性爱的欢愉,肉体不禁有点蠢蠢欲动,所以我一边口交,一边卷起绿色的毛衣,揉抓着一双乳房。
  「里莎,你的乳房好美啊……对了,舅父教你乳交好不好?」舅父以前曾经教授我不少技巧,但这次竟然是乳交,有点让我好笑,他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
  「乳交?!」那我也装着无知配合一下他好了。
  「对……就是把你的乳交夹着肉棒来上下搓弄,用这招来服侍你的丈夫吧。」「嗯……那个……乳交,是这样吗?」我把一双软绵绵的乳房夹着沾满了我的口水的肉棒,因为我的乳房是F级,所以很容易便把整根肉棒都夹在其中了。
  我用手辅助,让乳房夹紧肉棒,便上下的搓弄着。比起自己揉搓自慰,虽然比较辛苦,但看着肉棒在自己的乳房中间进进出出,更加摧起人的性慾。
  「喔……好舒服……哦……里莎学得好快……呀啊」一时忘形了,便用上自己习惯的手势。
  其实老公也很喜欢我的乳房,每一晚都要我为他乳交和口交。现在不知不觉的把舅父当成是老公,竟不自觉地一边乳交一边含起他的肉棒来。
  「唔唔……在乳房中间磨擦……唔……好烫……好舒服……唔……啜啜……」「里莎的奶子……好软啊……又白又滑的……乳头还硬硬的……哦啊……我不行了……啊呀……」从舅父的马眼上,突然射出了大量的精射,把我的脸庞都射得粘粘糊糊了。
  「呼呼……射了好多呢……舅父,里莎替你清洁一下吧。」「呜……你这是……啊呀……」舅父大概想不到我会用穿着丝袜的脚替他清洁吧,当我的脚尖碰到他的龟头时,从他的阴茎传来了抖震。
  「怎麽了,舅父不喜欢里莎的丝袜吗?」
  「不……我怕弄污你的丝袜……」舅父的态度明显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刚才还说甚麽这是不成体统的袜子,果然是口不对心。
  可是每当我穿丝袜的脚踩着男人的阳具时,男人都会变得像小孩子般顺服,我的学生如是、老公如是,连舅父也如是。我细心的用脚掌抹乾肉棒上所有残余的精液,把白色的秽液转移到我的丝袜上。肉色的丝袜被精液弄得更加透明,使我的玉腿看起来更白滑细嫩。
  我的脚夹着肉棒在磨擦,不时又利用脚尖从他的屁眼划到他的睾丸上,力度恰到好处,让舅父不停发出呻吟声。当我以为差不多把他的下体都清洁乾净时,怎知他又再喷出白色的液体。
  「呜……舅父又来了,里莎才刚刚清楚完……」这次的精液更浓更多,看来舅父真的储精很久了。
  「因为里莎你弄得太舒服了……对了,木村他真的说你的技巧不好吗?」似乎舅父开始怀疑了。
  「是……是真的,我看是因为舅父你太喜欢丝袜才这样快射精!」我立刻把话题转过去,幸福舅父立时脸红耳赤的闭嘴了,当一个自尊心重的男人还真不容易。接着,我们又再继续了几次「乳交练习」,直至舅父满足为止。
  舅父临走前,要求我把刚才一直所穿的肉色丝袜交给他,他说要是丝袜弄在家的话,被老公发现有别的男人在我的丝袜上射精就麻烦了,舅父会把丝袜带到屋外弄掉,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把丝袜拿来收藏,嘻,还跟以前一样口不对心。
  刚才跟舅父做得有点性起,但却不能被插,心中有点纳闷,可是距离丈夫下班还有一点时间,於是便出街逛逛换一换心情。在睡房发现,原来刚才自慰所用的假阳具还放在床上,真是不够小心,幸好没有被舅父看见。
  突然,脑中传了一个想法……
  在东京市的大街上,我穿着一件紧身的毛衣和短裙,当然还有我最喜爱的黑色高级丝袜,外表既高贵又不失性感。但哪有人想到一个美女老师的裙子里,竟然插着一跟电动阳具!!丝袜的作用并不是让我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而是代替我的内裤防止阳具滑出来。
  以前亦曾经在学校里把震蛋放入阴道,一边教书,一边享受肉慾的快感,此後就爱上了这种性癖,有时和老公逛街,他亦会把阳具放入我的阴道内,不时开动阳具吊我胃口,回到家时,我们都会急不及待的疯狂做爱。
  想着想着,我也把电动阳具开动了,那种快感真是叫人不能抗拒。震动刺激着阴道壁让我双脚都差点站不稳,早知今天就不穿细跟高跟鞋好了。我走到商场中的一间内衣铺,一连气选了几套丝质内衣,然後走入试身室试穿。
  「嗯……嗯……太湿了……」我把阳具抽出来,才发现整跟阳具已经湿到不行,我一边陶醉地吸吮阳具上的淫水,一面伸手进入自己的丝袜中爱抚着阴核。当阳具表层换上了我的唾液时,我又再把它放入阴道,这次找到了G点,就顺着那里磨擦。
  「啊……呀……喔啊……」随着快感不断增加,口中渐渐发出呻吟声。
  「小姐,你没事吧?……请问内衣合身吗?」我太得意忘形了,内衣店的店员在催促我。
  「嗯……快好了……(不行,要高潮了……嗯嗯啊啊啊)」我强忍着高潮的呻吟声,但还是不小心把淫液喷湿了更衣室。不得已,只好用自己的黑色丝袜裤抹乾,然後换上新的肉色丝袜快快的离开更衣室。
  最後我买了几套丝质的内衣,还有几双丝袜,其中一双是白色的吊带袜,是我今晚的战衣。
  之後去街市买菜,准备今晚的晚餐。街市中有不少中年男人都被我的美腿吸引过去,有部份则窥视我的乳房,大概平时出入街市的妇人都没有一个像我长得这麽美吧。
  其实这也有不少好处,因为无论我走到那里,都会买到又平又好的材料,大腿、胸部甚麽的,他们只能看不能摸,也没甚麽关系,只是我还得小心不能走光,要是被人看见短裙内是一根电动阳具,後果就不堪设想了。
  终於回到家中,果然带着阳具出街太刺激了,换上的丝袜不久又被淫女染湿了。晚饭准备好後,我换好了衣服,等待老公归来。时间像过得很慢似的,不知他回来後看见我这身装扮会怎样。
  「里莎,我回来了……」门打开了,是老公的声音,他比平时早回来,大概他也挂我挂得急了。
  「嘻……老公,你想先吃饭还是先洗澡?」我一下子就扑到老公的怀里。
  「里莎……你这是?!」这个反应跟我预料的差不多,被眼前的我吓呆了。我没有穿任何衣服,除了一双刚刚买的白色吊带丝袜,还有身上有几条丝带,把自己的乳房缚起来。
  「今天是我们结婚一个月的纪念日,人家特地把自己扮成礼物送给你啊。来,快……把……人……家……拆……开~」亲爱的老公回过神来,慢慢的把我身上的丝带解开,白晢的肌肤,每一寸都呈现在他眼前。
  「里莎……你太美了。」他深深的吻我的桃唇,我暗暗的用手轻触一下他的裤裆,已经感受到一根火热的巨棒在蠢蠢欲动了。
  「怎麽了,你到底想洗澡还是吃饭?」老公明白了我的意思,一下子就把衣服脱光,再把我抱到浴室里。
  「等等,还未做前戏……啊呀……丫呀呀……」连准备的时间都不给我,他便把阳具深深的插进来。
  「呜啊……忍不到了……里莎……太色了……根本不用前戏就已经那麽湿……」「啊啊……好舒服……顶到底了……老公的……嗯……肉棒……太粗了……噢呀……」忍了一天的性慾,差不多在这时全都发泄出来。
  在浴室里,我们可以尽情的做爱,又可以一边用对方的肌肤磨擦清洗身体。不知何时,老公把整支乳液都倒在我们身上。
  「啊……全身都滑漉漉……嗯嗯……好舒服……噢……喔……」我们都沉醉在性爱的欢愉中,接着他把我抱到浴缸中,借助水的浮力,从我身体下面疯狂的插抽我的小穴。
  「丫……啊……太快了……啊……会坏掉的……嗯……嗯……要……要死了……噢噢……噢啊啊……呀……」「里莎的里面也要好好的洗……啊……对……用我的精液……啊呀呀……射了……呀呀……」子宫内传来了温暖的感觉,有种整个人都被老公沾有的快感。
  「不要拔出来……就这样子插住,我会感到好幸福……亲爱的~」老公温柔的把我抱在怀中,深深的一吻,这一刻,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