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母上大人的风流事
母上大人的风流事
  那年,我还在上高 二,还是个懵懂少年。
  那天下午母上大人送我出门时,一如既往地唠叨:路上注意看车,放学后早点回来……我依旧不耐烦地点头,接过母上大人的书包上学。
  然而我没注意到今天下午第二节是体育课,按规定是要穿运动衣的,母上大人显然也没注意到这一点,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还好家离学校不远,于是我匆匆地往回赶,门已经上锁了呢,母上大人去上班了吗?幸好我有钥匙,我没想太多,直接打开门冲了过去,进自己的房间找运动衣了。
  我找到运动衣后,正准备开门,突然发现母上大人从浴室里走出了。
  今天的母上大人打扮得好奇怪啊,难道是因为家里没人吗?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浴袍,浴袍下两颗殷红的红点若隐若现,浴袍很短,母上大人的整条的大腿都露出来了,看起来好白,好滑。
  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呼吸有点沈重,小鸡鸡不知不觉硬了起来,顶得内裤好难受,幸好身边没人,不然出糗大了。
  还是不要出去了,被母上大人看到这样似乎不好,而且,好像我很欣赏母上大人的这身装扮呢。
  能多看一会儿也好。
  一会儿,房里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人,是李叔叔,母上大人在公司的助理。
  李叔叔径直走到母上大人面前,直接伸手拉起母上大人的浴袍,抚摸母上大人光洁溜溜的屁股。
  屁股不是拉粑粑的地方吗?为什麽母上大人的屁股这麽漂亮?滑滑的,嫩嫩的,像个大苹果,让人忍不住要啃一口呢。
  「你怎麽直接进来了?」
  母上大人靠在李叔叔怀里,任由李叔叔抚摸她的屁股,还很享受的样子。
  「你还说呢,小骚货,门也不关,就穿这麽浪!」李叔叔重重地在母上大人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打得母上大人鲜嫩多汁的屁股一颤一颤的。
  「门没锁?」
  母上大人吃了一惊,连忙跑过去把门重重地关上,锁上。
  嘴里还嘀咕一句:我记得明明锁上的啊!我吓了一跳,生怕母上大人发现我回来后拿钥匙开的门,不过,似乎问题不大,因为李叔叔很快就抱住母上大人,两人激情地拥吻在一起,看那不顾一切的样子,母上大人应该没心思琢磨别的事的。
  李叔叔一边亲着,一边拨开母上大人的睡衣,用手把玩着母上大人圆润的乳房,变换着各种形状,看着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被别的人玩着,心里有淡淡的酸楚又有些许期待,原来乳房可以这麽玩呢,我一边看一边努力地记忆李叔叔的动作,不过,母上大人应该不许我再玩她的乳房吧?想想母上大人平时温柔但严厉的样子,我还是放弃了自己的遐想。
  如果我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
  缓缓,唇分,一丝透明的丝线将两人的唇连在一起,母上大人伸出小舌头,将丝线舔进自己的嘴里,咽了下去,轻轻地瞟了李叔叔一样,这一眼的风情好美啊,当时的我不知世事,但日后一个人时,脑海里常常就剩下这一眼的风情。
  李叔叔果然不能禁受诱惑,又抱起母上大人,狂吻起来,先是嘴,然后是脸颊,然后是母上大人雪白的脖颈,精致的锁骨,最后很无耻地抢我的奶吃,好吧,是我小时候的奶吃,看着李叔叔又是舔又是咬的,让我恨不能身化为他,也舔一回,原来,吃奶是这麽有趣的事啊,我小时候怎麽不知道呢。
  母上大人的表情又是享受,又是难受的样子,她蹲下来解开李叔叔的皮带,拉下李叔叔的内裤,李叔叔硕大的肉棒棒弹在了母上大人的的脸上。
  母上大人跪在地上,迫切地拿起肉棒棒开始舔了起来。
  她先是含住袋袋,用舌头舔了很久,然后又开始舔整个棒身,由肉棒根部舔到顶端,再由顶端舔到根部,上下不停地翻滚着舌头,品尝李叔叔鸡蛋大的鸡巴头。
  接着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一边上下套动,一边又用舌头刺激着鸡巴头。
  看得出母上大人很喜欢李叔叔的肉棒棒,她还把上面分泌的透明丝液吞了进去。
  如果我也有这麽大这麽漂亮的肉棒棒就好了,母上大人也会来舔我的。
  母上大人很努力地把整根肉棒棒吞进了自己的嘴里,李叔叔抓住母上大人的头,开始抽插了起来。
  母上大人不停地发出「呜呜」
  的呻吟,好一会儿后,李叔叔抽出了肉棒棒,一股股浓稠的白浆射在了母上大人平时端庄现在妖冶的脸上。
  母上大人湿润的红唇,长长的睫毛,尖尖的下巴上都是浓白的液体,有些还滴射在了曾养育我的乳房上。
  而虔诚地闭上眼睛,接受奸夫精液洗礼的母上大人,洁白玉润的肌肤闪着熠熠的光泽,此时在我眼里,却显得格外圣洁、端庄、迷人,她是养育我的母亲,她是背夫偷情的妻子,她是万人可夫的婊子,她也是唤起我性意识的圣女,她像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莲,污浊的精液让她在我眼里更加圣洁。
  母上大人睁开眼睛,把李叔叔的肉棒棒清洁干净,又把脸上的精液刮下来放在嘴里吃掉,李叔叔和我的心思一样,大约也是觉得身上都是精液的母上大人最美,阻止了她这麽做。
  李叔叔让母上大人跪在沙发上,像狗一样翘着屁股,不停拍着母上大人的屁股,臀峰一阵阵颤动,让母上大人发出又媚又娇的呻吟。
  李叔叔开始抚摸母上大人的下体,这就是同学们说的逼吗?难道我真的是从这个逼里出来?我不由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过去常常和同学对骂,操你妈逼,这下好了,母上大人的逼真的被操了,看来,骂人有时会灵的,以后还是不要骂人了。
  不过,操逼到底是怎麽操的呢?只能看李叔叔的了,李叔叔,请尽快操我妈的逼吧。
  李叔叔从母上大人的逼里掏出鲜嫩的汁液,自己舔了一口后就放在母上大人嘴里,让母上大人舔干净,还嘲笑母上大人是淫荡的婊子,母上大人看起来没有否认的样子。
  原来,逼里分泌的汁液多是淫荡的意思,我突然觉得,也许,长大后我也该娶一个淫荡的妻子,逼里也有很多鲜嫩的汁液李叔叔把他硕大的肉棒棒捅进了母上的逼里,母上大人发出半是痛苦,半是幸福的呻吟声,李叔叔一下一下重重地顶着我出生的地方,母上大人则扭腰摆胯地迎合,躲在屋里的我,也无师自通地脱掉内裤,双手箍住自己硬硬的小鸡巴,想象像里熟睡一样插进母上大人生我的地方。
  李叔叔的抽插越来越狂野,母上大人的身体越趴越低,嘴里还语无伦次地浪叫着:「喔……对!……就是……这样……好哥哥……大鸡巴……哥……我要你就这样……活活……把我干……死……噢……好棒!」李叔叔抓住母上大人的一撮秀发,仅仅扯住,像控制战马的缰绳,一边纵情驰骋,一边还用力地拍打着马臀。
  母上大人对他的粗暴不以为苦,反而情绪高亢的叫喊道:「好、好……哦……好厉害!……好哥……哥……用力干人家……人家要爽……哥哥好厉害……大鸡巴……哥哥。」李叔叔被母上大人的浪叫声弄得情绪高涨,改为俯身紧紧贴在母上大人背上,两手则捧住母上的双峰恣意把玩、搓揉,但他的抽插并未因此松懈,他只是放慢速度,却依旧每下都深深的插入母上大人的子宫深处。
  随着母上大人的淫言浪语,李叔叔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吼一声,便浑身抽搐着把浓稠的精液,点滴不留地喷洒在母上大人生我养我的子宫深处里。
  母上大人似乎也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她歇斯底里地不知在呐喊些什麽,全无平时端庄严厉的样子,一阵阵淫水也顺着她颤抖的双脚沿流而下,滴在沙发上。
  两个激情过后的躯体,气喘嘘嘘地跌坐在一起,接着簇拥着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换完衣服的母上大人,开始显得自己作为一个职业女强人的端庄干练,而李叔叔又恢复成了精明能干的秘书,恭敬地把母上大人送上车后座,自己驾着车去了公司。
  而我则在他们出去后,偷偷地溜出去,找到母上大人放在洗衣机底层还没洗的睡衣,轻薄的睡衣丝滑柔软,像母上大人光滑柔软的身体,我用力地嗅着母上大人残留的体香,努力找到裆部的位置,湿漉漉的,是母上大人分泌的液体吗?
  我努力地舔着,要把母上大人的每一点分泌物都吞进肚里。
  想象着李叔叔的大肉棒在母上大人诱人至极的美屄里进进出出的样子,小鸡巴越来越坚挺,最后终于喷涌而出,全部射到了母上大人的睡衣上。
  我慌乱地把睡衣放回了洗衣机底层,回房睡了一觉。
  ……一周后的周末晚上,母上大人突然到了我的房间,与平时端庄的打扮不同,这次她穿着西装短裙,下面是黑色丝袜,露出一段雪白的大腿,上面衬衫有三颗扣子没扣,高挺的乳房仿佛要裂衣而出。
  我看了她一眼,想起那天中午时她赤身裸体的模样,不觉有些害羞,低下头去。
  「乖儿子,你上周有没有逃课?不乖哦!?」
  母上大人的声音也有点不同呢,似乎语气和她在和李叔叔偷情时有些相似,母上大人在勾引我吗?我有点期待,但又不敢确认。
  「是忘带运动衣了吗?你跑回来拿?「「你看到了什麽?「母上大人忽然低头在我耳边轻声问,声音带一点点魅惑,还往我耳朵里若有如无地吹着气,我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母上大人用乳房轻轻摩挲我的手臂。手若有若无地轻轻滑过我挺立的肉棒。继续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是不是在我的睡衣上自慰了?我睡衣上的精脏东西哪来了?」「还有,你最近是不是偷我的内裤自慰了?」说着母上大人变戏法似地从我前面的书下面抽出一个精致的女式内裤,拿到鼻子上闻了闻,「都好几天了,好臭。」说完就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像个小女孩似的。
  然后石破天惊地来一句:「你是不是很喜欢看着自己的妈妈被操?」「小变态!」说完她用力地敲了两下我的头,真疼,不过,应该没生气吧?「你抽屉夹层里最近都放了什麽书啊!《妈妈的淫荡史》、、《善良的妈妈》、《出轨的妈妈》、《我人尽可夫的妈妈》……呸呸呸!」又重重地敲了我好几下。
  「你真的很想看到我被操吗,小变态?」
  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又娇又媚,她跨坐在我身上,坚挺的乳房摩挲着我的胸部,结实的臀部则不安分地压迫着我的小 弟弟,还一晃一晃地。
  「明天你假装说去同学家,妈妈和爸爸操给你看好不好?爸爸把妈妈脱光光,摸妈妈的乳房和屁股,最后把大肉棒塞进妈妈的小屄里,把妈妈操得好舒服……」母上大人一边说,一边在我身上上下左右晃动着,终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股精液喷涌而出。
  母上大人咯咯笑着,让我赶紧去洗澡。
  伏在我耳边悄悄说「不许再偷内裤了,也别想太多,你还要长身体呢!不过,下次考试,平均分九十以上,可以跟妈妈要一条新鲜内裤哦!」说完就离开了,留下我风中淩乱。
  母上大人,明天我真的可以吗?您刚才说的,到底算不算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