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高中生的轮奸
女高中生的轮奸

芷兰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里。
  她回到了小时候,在公园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蹦跳着小小的步伐,笑得好开心好开心。
  然后转眼间梦境又跳到国小时,妈妈正严厉的逼自己学习自己不喜欢的事物。
  她不断哭求想要出去玩,但妈妈总是不答应。
  最后梦境跳到国中时,那时她是班上的辅导股长,老师常常夸奖她成熟又懂事,同学们也说她好温柔,她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孩子,但没有人知道她其实一点也不快乐。
  ……
  黑暗。
  无止尽的黑暗。
  寂静的空间中瀰漫着一股绝望死寂的气息。
  高举的双手没有知觉,久站的双腿也已经失去了力气。周围的冷空气刺激着芷兰的肌肤,刺骨无比。
  芷兰低垂着头,倾听自己清晰可闻的心跳,在这无止尽的可怕寂静中,也只有仍在跳动的心跳声能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
  ……
  好慢。
  时间过得好慢。
  到底过了多久芷兰也分不清,思绪几乎都要随着时间一起冻结凝滞。
  忽然,外界微弱的声音钻了进来。芷兰耳朵抽动一下敏锐的捕捉到了。
  隐隐约约的声音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呜嗯……」芷兰发出一声微弱的低吟,心跳开始越跳越快。渐渐接近地声音让她无比畏惧……同时还有一丝期待。
  噗通、噗通。
  芷兰的心跳声大到整个黑暗中都听的一清二楚。
  脚步声与笑谈声越来越大,最后在外头停了下来。
  咿哑。
  老旧的木门被人推开,光线透进了漆黑的房间。
  「终於到了,每天下班最期待的就是来到这阿。」一道声音划破了寂静。
  男子边说边伸手扯着领带。
  其余的人陆续鱼贯而入,最后进入的阿伟则将门给带上。虽然在这偏僻的地方只有自己一个人居住,但还是关上门比较保险。
  电灯的开关被打开,明亮的灯光瞬间驱除了无尽的黑暗。
  房间内,一个身材姣好的赤裸少女被吊在中央。她的双手被捆绑吊起,双眼被黑色眼罩蒙上,嘴里含着一个红色的圆珠型口器,黑色的带子从口器两侧延伸,固定在她的双颊上。
  「呜嗯……」芷兰微弱的低吟出声,夹紧的双腿不断廝磨,她的下体被塞了个塑胶阳具,用胶带固定住,双腿间的地上有一滩乾掉的水渍。
  一个男人走向前,看着不断扭动身体的芷兰笑道:「久等了。」芷兰呜咽出声:「呜嗯……呜呜……」她看不见说话之人的样子,只能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得_得_爱dedelai-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乖喔,叔叔马上帮你把这个拿掉。」男人将手探进芷兰的两腿间,为她解开黏在下体上的胶带。
  固定塑胶阳具的胶带被撕开,男人握住塑胶阳具的尾端开始捣弄,弄出充满汁水的滋滋声响。
  「呜嗯!呜……嗯嗯嗯嗯……」芷兰惊叫出声,瞬间绷直了身体。
  噗滋——噗滋——噗滋——
  男人握着粗长的塑胶阳具快速捣弄,温热的淫水不断喷溅到他的手上。
  「呜嗯……呜呜……呜嗯嗯嗯嗯……」芷兰疯狂的摇着头,口水从圆珠型口器的孔洞中涌出。她掘起浑圆美丽的臀部,想要逃离来自下身的侵犯。
  男人的手略微上挪,塑胶阳具持续快速抽插芷兰的小穴,塑胶阳具已经湿亮,黏滑的让男人几乎都要握不住。
  啵!
  男人猛力将塑胶阳具抽出。
  「呜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芷兰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美臀高高掘起,双腿间喷出大量的晶莹。
  其余的男人看到这一幕纷纷笑道:「小林你又把人家弄到潮吹了。」「每次看到大奶妹潮吹都觉得好厉害,真的好会喷阿。」「那天原本以为她是个保守的女生,没想到后来帮她破处后才知道这么淫荡。」两个男人边说,边笑着走向前。
  小林随手将塑胶阳具甩到一旁,注意到只有阿伟没有走过来,「不一起吗?」阿伟摇了摇头:「你们玩吧,我上社团。」除了那天的轮奸外,其实他不是很习惯与其他男人一起,反正芷兰是属於他的,他随时有时间可以独自享用。
  小林看到阿伟转身去碰电脑,耸了耸肩并不意外,他也只是问问而已。
  「呼呼……」芷兰低垂着头,澎卷的秀发自然垂下。泪水从黑色眼罩内渗出,喘息的气流从口器孔洞中咻咻吹出。


  小林端起芷兰尖尖的下巴,看着蒙着眼罩的芷兰笑道:「大奶妹今天在家有没有乖乖阿?」他的大拇指在芷兰的口器上抠弄,弄的喀喀出声。
  「呜呕……」被抠弄的口器在芷兰嘴里转动,撞的她的牙齿发痠,她不自主的用舌头顶着口器做阻挡。
  另一名矮小的男人从背后抱住芷兰,抓揉着芷兰发育良好的巨乳,硕大的乳房在他手里不断变化着淫靡的型状。「大奶妹的胸部好像又变大了耶。」他扶起芷兰的巨乳,将肥美的乳房向上托起,柔软的巨乳顿时挤出一道深坠的沟,「才高二而已,奶就比我家那婆娘大多了,你们看,好重阿。」男人又将手放开,随引力落下的巨乳顿时乳波晃动。
  「呜嗯……」芷兰微弱的呜咽着。
  「操,阿德你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拿大奶妹跟自己家里的黄脸婆比?」「不要脸。」
  小林与一名中年男子一齐笑骂出声。
  被两人取笑的阿德愤愤不平道:「哼,谁也别笑谁!你们要是对自己家里的黄脸婆满意,也不会每天都来这干年轻漂亮的大奶妹了。」「咳咳……」无法反驳的两人顿时一阵无语。
  芷兰虽然看不到说话之人的样子,但他们的淫声秽语却清楚的传入耳里。不过她已经不像两星期前觉得悲哀羞辱,反而还升起一丝异样的兴奋。
  「我也来试试。」小林伸手捏住芷兰的乳头拉扯,只见一团肥美的乳肉顿时向上吊起,与另外一边没被玩弄的乳房明显的交错分开。
  「真的好大好重啊……」
  「呜呜……」芷兰痛的流出眼泪,但乳头上的疼痛却又带给她一丝异样的刺激。
  噗滋。芷兰的下体忽然喷出一点点汁液。
  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取笑道:「靠,大奶妹竟然兴奋了。」他伸手穿过芷兰浑圆的臀部,往下体抹了一把,入手尽是湿滑的淫水。他将手退出,探进了肥美的两片臀瓣里,找到紧緻的洞口,手指藉着黏滑的淫水慢慢塞了进去。
  「嗯呜呜呜!」粗糙的手指刮着芷兰敏感的菊花肉壁,让她惊恐的呻吟连连。
  「无毛就是爱这口味,也不怕把人家给玩坏了。」无毛嘿嘿一笑,手指开始在芷兰窄紧的菊花内抽动,因为有了芷兰的淫水润滑,所以里面并不乾涩。
  「嗯呜……呜嗯……嗯……」来自菊花的异样令芷兰不自觉绷紧臀部,夹紧双腿不停的扭动。
  芷兰的身体越紧绷,菊花反而将手指夹的越紧。无毛的手指感受着芷兰体内的窄紧与温暖,快速的在小径内抽插。
  小林站在芷兰身前,不断拉扯芷兰的乳头,一对巨乳被玩弄的乳波荡漾;无毛则站在后面,一手抓着芷兰扭动的臀部,一手在埋在臀缝间不断快速抽动;阿德站在侧边,将芷兰的头揽过来亲吻,舌头隔着芷兰的口器舔舐吸吮。
  「嗯呜……呜嗯……嗯……嗯……嗯……」芷兰白皙的脸上浮起红霞,被矇住眼睛反而让身体更为敏感,乳头与后庭同时被人玩弄,疼痛中又带点的酥麻让她感觉身体越来越奇怪得_得_爱dedelai-c0m-传承撸文化,看片从这里开始!。
  噗滋、噗滋,缩紧的小穴又喷出了些许晶莹。
  小林的裤子已经脱下,抱起芷兰的一条腿,狰狞的肉棒顶在芷兰小穴外来回摩擦,「好湿啊,大奶妹想要很久了吧?」
  「呜嗯……」芷兰臀部不自主的向前挪动,半截龟头顿时将她的小穴微微撑开。
  小林嘿嘿一笑,抱着芷兰浑圆修长的美腿,肉棒持续在芷兰的小穴上磨蹭,但就是没有深入。
  「呜嗯……呜呜……呜嗯……」芷兰不安分的扭动屁股想要往前,但无毛却将她的屁股牢牢抓住,一只手还在她的臀缝间快速抽动。头部则依然被阿德揽过去亲吻,抑制住她的抗拒。
  「呜嗯……呜呜……呜嗯……呜呜……呜嗯」
  噗滋、噗滋、噗滋,芷兰的下体又分泌出汁液表示抗议。
  「不逗你了,叔叔马上喂你你最爱的肉棒喔。」小林下身一挺,肉棒顿时长驱直入。
  「呜嗯嗯嗯……」芷兰发出一声喜悦的呻吟。
  小林抱着芷兰的腿,下身开始挺动,肉棒在早已泛滥成河的小穴内冲刺,弄出噗滋噗滋地声响。
  啪啪啪——啪啪啪——
  无毛在后面持续指插着芷兰的菊花,手埋在臀缝间快速抽动,带起阵阵美丽的臀波。
  「嗯呜……呜嗯……嗯……呜嗯……嗯……」芷兰脸上浮起一层艳红,愉悦的呻吟声从口中发出。


  正在亲吻芷兰的阿德感觉到,芷兰薄嫩的脸庞开始发烫颤抖,口器的孔洞中不断吹出热气,还有涓涓香津流了出来。
  芷兰持续发出阵阵呻吟:「嗯呜……呜嗯……呜……嗯……呜呜……」啪啪啪啪啪啪。
  小林快速的挺动下身,肉棒被温暖湿润的小穴包覆极为舒服。他暗自感叹年轻少女果然本钱雄厚,哪怕已经被干过这么多次,小穴依然还是窄紧软嫩。
  芷兰身下的两个洞都被塞满,只觉得快感如潮水般不断袭来,越来越强烈,仅仅片刻便要到达愉悦的高峰。
  「呜嗯嗯!……」芷兰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下体忍不住缩紧,噗滋噗滋噗滋再度喷出大量的淫水。
  正在抽插的小林顿时感到一股灼热淋到他的肉棒上,「靠,大奶妹又高潮拉。」不过他可还没射,依旧抱着芷兰的腿,稳定的挺动下身。
  阿德此时也放开了芷兰的脸笑道:「妈的,五个美女里就属大奶妹的身体最淫荡了。」
  「呼呼……呼呼……」芷兰白皙的脸蛋变的鲜红欲滴,口水与气流不断从口器孔洞窜出。
  无毛的手指抽离芷兰的菊花,他的裤子已经脱下,呸的一声吐了口口水在肉棒上。噗。粗大的肉棒直接挺进芷兰的臀缝间。
  「呜嗯……」芷兰吃痛一声,发出微弱的呜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小林与无毛一前一后卖力的抽送,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极有默契,芷兰浑圆的大腿与臀部被撞出一阵阵淫靡美丽的波浪。
  芷兰痛苦的发出声音:「呜呜……呜嗯……」她只觉得下体痠疼无比,对方根本不顾她才刚刚高潮,依然无情的抽插她的下体与后庭。她的身体已经瘫软无力,站立的单脚微微悬空,全靠前后两个男人支撑着她的重量。
  小林看着芷兰不断晃动的巨乳,忍不住俯下头埋在她肥美的乳房上,含住一颗樱桃簌簌的吸吮。
  无毛在后面挺动下身,不断撞击着芷兰浑圆的臀部,粗长的肉棒夹在臀缝间,冲刺着窄紧的菊花。
  阿德在旁边开始为芷兰的双手松绑,准备将她放下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嗯呜……呜……嗯……嗯呜……呜嗯……嗯……」小林将芷兰的腿抓的越来越紧,五指都陷入芷兰肥嫩的大腿肉里。挺动的下身越来越快,撞击的力道越加猛力。后面的无毛也不甘示弱,同样大力撞击着芷兰的屁股,碰撞出阵阵淫靡的臀波。
  短暂的痛苦后,一波波快感再度袭来,芷兰又开始发出愉悦的呻吟。
  「嗯呜……呜……嗯喔……嗯呜……呜嗯……嗯……嗯呜……呜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肉体撞击声与芷兰的呻吟声大到整个房间都听得见,连正在用电脑的阿伟都忍不住转头观看。只见芷兰含着口器含糊不清的高声呻吟,口器下方则沾满了口水,一条玉腿被人抱起,被小林跟无毛前后操干着。阿伟摇了摇头,又转回去继续用电脑。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阿德此时也将芷兰的双手松绑完毕,长时间高举的的双手顿时无力的垂下。
  「大奶妹,准备接收叔叔们的种子啰。」
  「呜呜呜呜!……」
  小林一阵猛力抽插,下身用力一挺,肉棒直插到底,浓稠的精液在芷兰的子宫内射出。无毛也抓着芷兰的臀部撞击上去,浓密的览毛紧紧贴着芷兰的臀部,肉棒在菊花深处射出浓稠的精液。
  「呜嗯嗯!……」芷兰眼罩后面的眼睛翻着白眼,感觉身下两个洞好像被注入两股热流,下体再度噗滋噗滋的喷出淫水。
  「呼呼……」小林与无毛粗喘着气,脸上泛着疲惫与满足的笑容,将软掉的肉棒退了出来。
  咚。
  同时失去小林与无毛的支撑,全身无力的芷兰顿时摔倒在地上。她的身体贴着冰冷的地面不断痉挛,小穴还在噗滋噗滋喷着淫水。
  「呜呃……呃……」
  「阿德,大奶妹就交给你拉,我来去休息一下。」「我也是。」
  阿德点了点头:「好!」他将瘫躺在地上的芷兰转过身,肉棒对准她还在流淌精液的小穴插了进去,下身开始稳定的挺动。
  「呜呃……呃……呜喔……呜呜……」芷兰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哭声,黑色的眼罩被泪水渗的湿透,口器周围流满自己的口水。
  小林与无毛转身离开,往阿伟的方向走去,留下阿德一人还在干着芷兰。


  小林与无毛在阿伟的身后停了下来。
  「疑?这是那个叫做巧甯的学生吧,没想到肥猪流调教的这么好。」小林目露淫邪的盯着萤幕。
  影片里,巧甯含着粗大的肉棒卖力吸吮,可爱的小嘴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精緻小巧的脸蛋一鼓一鼓,楚楚可怜的眼睛还不时向上飘着。
  无毛盯着影片双目放光:「看她长的多可爱啊,我也好想让她的小嘴来帮我吸一吸。」
  「别想了,肥猪刘那小气鬼根本将她当成自己的禁脔,不会让我们碰的。」无毛的眼中露出惋惜:「也是,这么可爱的美女却只能让肥猪刘一个人玩真不公平。」
  「还是阿伟好,都不会私藏,让大家都能干到大奶妹。」阿玮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三个人在社团的「巧甯」分类里流览了一下,一边啧啧出声,同时又觉得心痒难耐。片刻,里面的内容都流览的差不多,阿伟滑鼠移到「思静」的分类点了两下。
  随手点开一个影片,一个抖着音的女声顿时从喇叭里传出。
  「餔要打我……思静会乖乖吃蛋蛋……主人不奥打我……」影片里,思静含泪的美眸里尽是恐惧与服从,她伸着舌头舔着男人生殖器下方的囊袋,不时将览蛋含入嘴里吸吮,黝黑的肉棒紧紧贴在她的漂亮脸蛋上磨蹭。
  「挖操,主任这傢伙还真是重口味。」小林注意到思静的脖子上套了个红色项圈,胸前的两个乳头也被穿了乳环。
  「我记得这学生那天被我们破处轮奸时,脾气是五个人里面最倔的,现在竟然变成这样,主任调教的手段还真狠。」
  阿伟神色平淡的看着影片,倒是没什么反应。
  在「思静」分类内流览了一阵,里面尽是些淫辱调教的影片与照片,三人虽然觉得同情,但下身却又硬挺了起来。三人流览的差不多后,又开始流览社团里的「莫菲」分类。
  随手点开的影片中,莫菲坐在床上,穿着小孩尺寸的衣服,平坦的小腹与肚脐都裸露出来。下半身极小号的短裙根本掩盖不住她纤细修长的美腿。
  「给我……嗯啊……哥哥你在哪里……嗯……我要……啊……」只见莫菲双眼尽是媚态,一只手隔着衣服摸着胸部,另一只手则伸进内裤内不断鼓动着。
  「真可怜,听说阿嘎是照三餐喂这个学生吃春药,现在好像都有点神智不清了。」小林同情道,不过下体却是朝天怒挺。
  「我记得她是振梅高中的第一名吧,听说S 大还给她保送的名额。只不过她心高气傲,想在一年后以状元的身分考进S 大。」无毛同样也有些同情,不过更多的是对漂亮的莫菲产生的淫邪心思。
  「事事难料,她恐怕是无法如愿了。」
  三人同样在「莫菲」的分类流览各个影片与照片。其实社团的内容阿伟刚刚都看过了,现在只是点给小林跟无毛看而已。片刻,「莫菲」分类的内容也流览的差不多了。
  「没了,校长不会在社团里放东西的。」
  阿伟没有点开「薇竹」的分类。
  小林与无毛一阵失望,不过他们也明白阿伟说的是实话,这几天他们在家上社团时,的确从没看过「薇竹」的分类里有任何新增。
  「那我回去了,阿德一个人估计快被榨乾了。」「我也是,阿伟不一起吗?」
  阿伟摇了摇头:「你们玩吧。」他还是不习惯与其他人一起,等他们都离开时,他才会把芷兰抱到浴室洗乾净,再独自一人慢慢享用。
  小林与无毛点点头转身离去,往阿德与芷兰的方向走去。
  片刻。
  芷兰坐在小林的身上,下体插着小林的肉棒;浑圆的臀部则紧紧挨着阿德的下身,阿德的肉棒同样没入在臀缝里插着菊花。她嘴里含着的口器已经被摘下,无毛正抱着她的头,肉棒塞在她的嘴里抽插。
  房间内充满了男人的笑声与喘气声,还有芷兰的哭泣声与呻吟声。
  天色渐渐暗了。
  男人与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肉体撞击的声音也变得零零落落。历经了几个小时后,淫靡的乐章终於停止,小林、阿德、无毛终於带着疲惫又满足的笑容向阿伟道别。
  带上了门。
  阿伟转身走到芷兰身旁,只见芷兰张开的嘴里都是精液,全身无力的瘫躺在地上,下体尽是自己的淫水与男人的精液,地板上一片狼藉。
  阿伟替芷兰取下湿透的眼罩,将她抱起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今晚,
  又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