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实习的学生就是被玩的命
实习的学生就是被玩的命
周三沈晴到了胡疤子家,照旧第一个小时上课,第二个小时留给胡疤子享用,胡疤子在二楼小客厅沙发上,用最传统的姿势,上边跟沈晴深吻,下边大力抽插,不久就把沈晴送到了高潮。胡疤子老婆本来在外玩牌,那天手气太霉,输光钱提前回来了。好在她上二楼时,胡、沈已经完事,沈晴脸上还有几分酡红,但天气很热,也没什么可疑的。问题是胡疤子老婆车还在小区里,就隐约听见自己家附近传来女人的呻吟声,饥渴的中年妇女对这种声音非常敏感。楼道上沈晴跟胡太擦肩而过,还很自然地打了招呼,胡疤子老婆上到二楼,一看胡雪菲房间没人,小客厅虚掩的门却在晃动,不免加重了疑心,快步走过去打开灯,沙发上有块毛巾被,夏天家里沙发一般不铺这个啊,胡疤子老婆伸手一摸,中间一大片粘湿的东西,她赶紧跑下楼,沈晴坐还在客厅等王师傅发动车子。
  胡疤子老婆面无表情地说:"沈小姐,麻烦你站起来一下。"沈晴不解其意,刚站起来,胡疤子老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伸到她腿间捞了一把,胡疤子最爱在沈晴里边内射,这会儿精液刚刚失去粘性,正混着淫水从沈晴阴道里往外淌,胡疤子老婆把湿淋淋的手掏出来,质问沈晴"这是什么,小狐狸精!"说着就要打她,司机老王忙挡在中间,胡疤子听到响动,从楼上冲下来,拉住他老婆,示意沈晴快走。
  沈晴回了学校,惴惴不安,害怕出事儿,一直呆在学校没去银行实习。果然,周四下午,系里辅导员陆书记打电话到寝室,让她去办公室。
  "刚才有位胡太太来学校反映情况,说你在做家教的时候,行为有些不检点,要求学校处理。"
  "没有的事儿,这女人疑心太重,你可以找他先生、孩子对质,她家里一直很多人的。"沈晴早想好了说辞。
  "可是,她手里有证据啊,她说有条毛巾被,上面有他先生的,还有你的,那个什么。
  这种事儿吧,可大可小,我当然是想保护自己的学生,但怎么摆平这个女的呢?办公室人多,这种事情,不方便详细讨论,要不这样,你明天下午来我家一趟,咱们商量个办法。""好吧,几点?"沈晴现在对着一套早已经不陌生了,知道他什么意思。
  "2点半,准时来哦。"
  第二天,沈晴给在外边实习的吴新雄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下午三点准时到系里陆老师家来找她,千万不能迟到。发完短信,沈晴就去了陆书记家。
  沈晴到了这间2居室的单元房,陆书记果然把老婆、孩子都打发走了,桌上准备好了水果、饮料,陆书记似乎还刚洗过澡,穿件白衬衣殷勤地把沈晴让进屋,拧上防盗锁。
  "我想啊,要不我写个材料,证明你是处女,那么那个女人的一切都是没有依据的了。"陆书记倒还真是开门见山,"不过呢,写这个证明,法律上的风险不小,我得先检查一下,看看你是不是处女。"
  沈晴心里冷笑,答复陆书记:"我已经不是处女了,有男朋友了,不是处女,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跟那女人的老公有关系吧?"
  "这个没关系的,让我看一下,不是处女,我也可以写成处女。""不是告诉你了,已经不是处女了,还看什么呢?你要帮我就写个证明呗。""让我看一下,只看一下,我冒的法律风险很大的。"陆书记说着搂住沈晴的腰,就去解裤扣。
  沈晴推开他的手,严词拒绝:"你干什么?你这么做法律风险就不大?我去告你的话,你就得身败名裂。"
  "好,那我只好公事公办了,向学校汇报胡太太反映的问题,最少也是记大过,影响你的分配;为这种事儿开除学籍也不是没有先例的。"陆书记看强攻不能得手,转而威胁她,沈晴没有答话。陆书记看她态度似有缓转,连忙又换了个口吻:"我真的只是看一下,今后,这个事儿一切包在我身上,到我这儿就结束了,系里、学校都不会知道,相信我!"沈晴被他说动,想跟他虚与委蛇,再拖半个小时,吴新雄就来了。就说,那你先写证明,签好名,我看了觉得写得可以,就让你看。
  "真的?"陆书记兴奋得眼放红光,立马拿出学校信笺纸,写了份证明材料。沈晴拿过来看了两三遍,又让他加了一些内容,重新腾正了,签上名,好不容易拖到3点钟。
  "可以看了吗?"陆书记跪在沈晴面前,抱住她小蛮腰,可怜巴巴地问,沈晴实在没理由再拖延,一看墙上挂钟已经三点了,吴新雄说话就到,完全不给陆书记一点甜头可能也不行,就让他看下下身,也没什么,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让陌生男人都看了,于是她缓缓解开裤扣,把牛仔裤脱掉。


  陆书记一见到沈晴白嫩嫩两条线条完美的大腿,疯了一样从地上弹起来,拉住她的内裤死命往下拽。沈晴护住内裤:"说好了,只许看,不许动。""只看、只看!"陆书记不住点头。
  沈晴褪下短裤,站在陆书记面前,陆书记目不转睛盯着她下体,只见沈晴雪白的小腹上,几根色泽浅淡的阴毛,大阴唇紧紧闭合着,桃源春色丝毫不露。
  陆书记情不自禁伸手想去掰她的大阴唇,沈晴挡住他"你干嘛,说好的只准看,不能动!""什么都看不见啊,别说处女膜了,阴道口都看不着。你能不能张开点让我看看?"沈晴稍稍分开点腿站着,陆书记凑到她两腿间,从下往上端详,也只能见到一线粉红的阴沟,两瓣小阴唇只露出边沿,如同含苞欲放的蓓蕾,似乎还有露珠在上边,陆书记实在忍不住了。不顾一切抱起沈晴,冲进卧室,把她扔到床上。
  "腿张开,让我看清楚!"陆书记大吼,沈晴被他一时震住了,张开了双腿,心里想着吴新雄上午明明回了短信,答应三点一定到的,现在三点过了,怎么还没来?
  "你把逼掰开点,我看不清,要不我上手掰了。"陆书记指令沈晴,沈晴只好照做,两边各有三根纤长的手指掰开了大阴唇,这下沈晴的花瓣暴露无遗了,她的小阴唇非常精致,阴蒂大小合宜,粉红的前庭下端一个小小的桃源洞口,内中被粉红的处女膜痕迹遮盖得严严实实,洞口还随着沈晴的呼吸,微微翕动着。
  陆书记受到这番刺激,什么名声、地位、道德、法律早就飞散九霄云外了,猛冲上来死死按住沈晴两条大腿,一张嘴整个地盖住了她的阴户,疯狂地舔吻吸吮起来。
  "说好了不能动的,你干嘛?说话不算数。"
  "你去告我吧,判刑吧,枪毙吧,能操一回你的小屄,枪毙了也值了。"陆书记边说边去脱裤子。这下沈晴真急了,都三点十分了,怎么吴新雄还没来?陆书记已经发狂了,自己又光着下身被他死死按住,救兵还不到的话,一场羞是难免了。
  "陆书记,不要这样……,好,我答应你,我先准备一下,去洗个澡。"沈晴想尽办法拖延时间,陆书记根本不搭理她,眼看着陆书记的长裤内裤一件件甩掉,鸡巴露了出来。陆书记握住硬梆梆的鸡巴,就要往沈晴阴部插,沈晴用手挡住洞口,嘴里喊着:"陆书记,你去找个套儿带上吧。"
  陆书记心急火燎,嫌她手碍事儿,抓起枕头底下准备好的两根睡衣系带,把她两手分别绑在床头柱上,自己跪在沈晴两腿之间,双手压住沈晴腿弯,露出阴户,一挺鸡巴,整根戳了进去,兴奋得大喊一声"奥".陆书记鸡巴不断往沈晴阴道里深入,看小说,看电影就上.de depa.org耻骨紧紧抵住她的阴户,双手抱紧她,上身贴在一起,凝视着沈晴娇俏的容颜,大力抽插起来,嘴里还喃喃自语:"终于操到你了,都说你是09级的校花,沈晴,多少人想操你啊,老师、学生,只有我操到你了,操到你的花芯了,太爽了,太滑了,嗯,嗯,我操死你。"陆书记太过兴奋,不到三分钟就射了出来,连续抖了几次,全射在沈晴阴道里,完事儿后,陆书记还抱着沈晴舍不得下来,鸡巴插在里边一动不动,伸嘴想去亲吻沈晴。沈晴厌恶地推开他,一言不发,起身穿上裤子跑了出去。
  跑到路口,正碰上吴新雄气喘吁吁走过来,沈晴气不打一处来,问他:"说好3点,现在几点了?"
  "今天路上车特别堵啊,我提前2个小时出发的,才迟到一会儿嘛。""一会儿?你知道我叫你来干嘛吗?今天系里陆书记找我谈毕业分配的事儿,我怕他不怀好意,专门让你来救驾,你可好,现在才来,什么都晚了,你还来干嘛?""啊,那他欺负你没有,好在才迟到半小时,没出什么事儿吧?""才半个小时?你知道半个小时能发生多少事儿吗?我告诉你,不光看了、摸了,奸都奸完了,里边被他射进去一大滩,恶心死了,我得赶快去找个地方冲洗一下。""啊,他真把你强奸了?那你不能洗,这是罪证,去告他。"吴新雄非拉着沈晴去报警。
  沈晴现在的心绪跟吴新雄完全不同,但也不好跟他明讲,加上也确实恨陆书记乘人之危,就依着他去了派出所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