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学少年你的烦恼
中学少年你的烦恼
高中联考过后,我顺利的考上国立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成了师大附中一年级的新鲜人。
  事实上,在等待联考放榜的日子里,我心里真的是有一点点的不安,倒不是因为害怕落榜,我知道「落榜」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那是我那些又笨又丑的同学们才该担心的事,对,说到我那些国中同学就让我一肚子气,你相信吗?一个班级将近五十个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好看的,一?个?都?没?有!!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想当年年纪幼小的我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自己註
  定淒惨可怜的国中生活,想找句话来安慰自己,但中国话实在没意思,找来找去就这么一句,我是男生又不是女生,讲「鲜花」有点不伦不类,不过看在「牛粪」这个词还挺适合我那些又笨又丑同学的份上,将就也还能聊以自慰。
  喂!「自慰」,自我安慰,我是说拿这句话来安慰一下自己,不是说拿我那些鬼同学来自慰,我虽然发育得早且性欲旺盛,不过我还是有理性的,一点都不想兽交好不好!
  后来还好,有天课本上教到文天祥叔叔写的正气歌,里面讲到「牛骥同一阜,鸡栖凤凰食」,哈哈!这就没错了,我是神驹,他们就是水牛,我是凤凰,他们就是野鸡~说笑归说笑,说真的,我国中的那一段日子真的很可怜,得_得_啪每天面对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同学,我常常想起小时候在庙前或公共电话亭上放的佛经善书,里面有一本叫做「地狱游记」,讲的就是到地狱里去看到一些受苦赎罪的鬼魂们在忏悔的故事,每每想到这本书,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要当个好孩子,什么坏事也不干,因为我早在国中时就已经亲眼见识过地狱是多么可怕的景象。
  更惨的是,放眼一看,别班的男生都好可爱好帅喔,害我都得很辛苦的想办法去跟别班的同学认识,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那个隔壁班有钱的少爷,那个体育班的田径纪录保持人,三班的大眼睛,七班的小混混等等,都是我好不容易才认识到的,如果他们都是我的同学,我也犯不着这么辛苦,想尽各种方法手段才能接近他们。
  也就是因为这样辛苦,国中只跟两个玩过,就那个体育班的和七班的……唉……嗯?怎么讲到这里来了喔!我要说的是,自从高中联考结束之后,我的心情就非常非常的开心,因为我已经确定要跟那些水牛野鸡说掰掰了,我马上就可以展开一段全新的人生,可以有全新的同学们,不用再生活在地狱里了!
  但这其中只有一点小小不安的变数,就是我并没有把握自己会上哪一所学校,我的成绩太好,可是我不希望上第一志愿的建中,因为建中的制服很丑,我比较想去附中和成功,附中蓝蓝的制服和成功白白的制服都很帅。
  还好放榜的结果是只差了一点五分,我考上了师大附中,我爸我妈我国中老师还有我认识不认识的乱七八糟人都说可惜,只有我一个人偷偷在高兴,每天晚上抱着棉被祈祷着报到那一天能赶快来。
  暑假实在很让人讨厌,大热天的气温对人类来讲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小小的心灵又是那么单纯的热情如火,所以整个暑假从头到尾,我整个人从里到外无不受尽煎熬,每天苦撑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青蛙好不容易变成王子的那种苦尽甘来的日子。
  幸好我的信仰够坚贞,人的意志力真的很重要,仙度拉如果不够坚强就没有玻璃鞋可以穿,我那和帅哥同学一起同生共死分享我们灿烂青春的小小希望可比等着穿一双玻璃鞋要简单的多,所以我一直盼一直等,我相信只要苦过这几个礼拜我就可以换到美丽无憾的三年。
  我已经想不起来我是怎么捱过暑假那一段苦日子了,我只记得当我好不容易在新生报到的那一天,和所有人一起坐在附中南楼的某一间教室里,看着我左边右边前面后面所有的同学时,我心里一直不停的说着:「所有的苦都不算什么了。」真的,暑假中所有的苦、所有的折磨、所有的煎熬,通通都不算什么了。
  因为,真正的苦,现在才要开始。
  「为什么?」我一直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我的人生就是这么悲惨?」刚刚在中廊,我明明还看到好几个好几个阳光开朗活泼健康的男孩子,为什么这间教室里坐着的,全是长得怪里怪气的生物?……我……我现在还在地球吗?……「我一定是走错教室了!」我突然想到,心也瞬间重见光明,赶紧背起我的书包微笑着向周围的生物点点头,


得_得_啪然后快步走到外头再看一次班级牌,看到的刹那我的笑容也立时冻结……咦?…没错啊…是「一九一四」(註)啊……一阵寒意上心头!莫非?!莫非!!
  我不禁在走廊上泪流满面,「一九一四」、「一九一四」,天哪!天哪!!
  这么雄壮威武的班级号码!!多么适合让我和帅哥同学们一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举目无战友,四周全敌人,更让人心寒的是,面对绝一死战的关键时刻却竟是令人无意开战、求死为快哪!!
  站在走廊上,我再试着把头往边边挪一些些,慢慢的从窗口看进去,心里还存有着最后的一丝丝希望,或许……或许……或许情况不是那么惨……不!」我在心里大吼着,眼泪鼻涕流成一气,里面依然是水牛,里面依然是野鸡,不一样的只是它们长大了!!
  我不要这样的青春!
  我在走廊上快步的绕圈走着,怎么办怎么办?「啊!」我笑了,「不如转学吧!」,「不行不行」,我摇摇头「家人不会答应的…」我叹口气,「怎么办好呢?」我突然有点生气,「难道我註定这么倒楣?」又叹了口气,「唉,想这也没用了…」我突又惊喜,「那不如转班吧!」我又垂头丧气,「没有理由吧?…」「你在干嘛啊?表情这么多?」咦?
  我慢慢的回过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God!帅哥一枚!
  「註:附中的班号和一般高中不同,创校第一年起班级编号为○○一、○○二、○○三…,之后每年招生班号依序累加,目前已至一千一百多班,本文为创作文章,故虚拟「一九一四」班号以免得罪附中校友及同学,特此说明。」***    ***    ***    ***我知道,我的高一生涯将会就只有一个同学,「一九一四」这个班级就只有我和曹子建孤零零的两个人。
  其他?其他没人了。
  其他那是人吗?要嘛骨瘦如柴不成人形,要嘛就是脑满肠肥举步维艰,要说脸那可是扁的方的塌的肿的什么怪样子都有,有人眼睛突得像金鱼,有人嘴唇厚得跟香肠一样,更可怕的,有人还长了猪鼻子,而且有三个人都长了猪鼻子!好讨厌,为什么要和三只小猪同一班,大野狼怎么不快来把他们吃掉!
  我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给了我一七四的好身高,因为曹子建是一七五,跟我差不多,所以排座位的时候我可以坐在他旁边那一排,虽然我的右手边那一排还是很倒楣的坐了三只小猪里最庞大的那一只,不过没关系,我只要看左边的曹子建就好了,谁管右边是什么东西。
  曹子建真的很帅耶,短短刺刺的头发,黑黑的皮肤,鼻子挺、眉毛粗,而且是很迷人的单眼皮,还有最性感的,是它那一双薄薄颜色又很清淡的嘴唇。
  我每天看他都不会烦,他笑也好看,发呆也好看,动脑筋的时候好看,偷看漫画的时候也好看,就连上课打瞌睡的样子都好看。
  「我好想把桌子搬过去坐在他旁边喔……」「张峻炼。」「咦?他的右耳有一颗痣耶?」「张峻炼,起来回答这一题。」「听说耳朵长痣的很孝顺喔……」「张峻炼?」「他的头发是不是有上发蜡啊?不然怎么这么有型?……」「张峻炼!你给我站起来!!上课你发什么呆啊?!我叫了你几百次了你听到了没?你要是不想上课你就给我––」我好像听见老师在说些什么,我慢慢的让身体站了起来……「啊!他对着我笑了!!要命哪!!笑起来怎么会那么帅啊!!」「张!峻!
  炼!!!!!!!」
  真是讨厌,也不过就是没听到老师讲什么而已,竟然就要罚我劳动服务,神经病!那么热!日正当中耶!叫我一个人来扫停车场!有没有搞错啊!学校是给我们学生用的地方耶,你们老师进来停什么车,要停车还不自己扫,什么劳动服务,明明就是抓倒楣鬼当免费劳工嘛!贱死了!!
  这么大一个停车场,我一个人哪扫得完啊!又那么热!真是FXXK!
  哟?有VOLVO耶?哟?还有BMW啊?哇靠!谁的宾士啊?!妈的!越看越火大,这些老师还真有钱,自己开大车享受,叫我来给你们扫停车场?哼!
  我高高的拿起竹扫把,像打棒球一样,狠狠的就要往宾士的屁股扫下––「张峻炼!」「啊?」我急急忙忙甩了竹扫把,勉强要拉回挥棒的动作已经收不回了,感觉腰部紧了一下,回头急说:「我没有,我没有……」咦?远远跑来的,是曹子建?


  「张峻炼!我来帮你啦!」
  「你怎么来了?……哎哟!!」我的腰……
  曹子建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就要弯下身去,他一把扶住我的腰,简直就是要将我抱在怀中一样,还喘吁吁的就问着:「怎么啦?怎么啦?」我闻着他嘴里吐出的气息,他的手臂好有力,他的胸口……喔……我快倒了……喂……张峻炼,现在可不是倒下去的时候,我一手撑着他的肩膀,「都是你啦,吓我一跳,好像闪到腰了!」「啊?拜託!你是欧吉桑喔!年纪轻轻的在跟人家闪什么腰啊!」他笑了。
  「你没看到我刚在……呃……算了算了,我没事。」得_得_啪想用竹扫把刮花老师们的车,这可不能说。他的手放开了我:「看到了啦!哈哈!你想打老师的车对不对!」我脸一绿:「没有啊!哪有!」「别装了,我都看到了,放心,我不会说的啦,你真的没事吗?」「没事啦,咦?你怎么跑来了?」「来帮你啊!」他晃晃手上的竹扫把,「我跟老师说要来帮你扫,我自愿的喔,感动吧。」「真的吗?好感动喔!」果然只有人类才称得上是万物之灵,这么讲义气!
  「骗你的啦!」他笑笑,「其实是我不想睡午觉啦,找个理由就跑出来混啰!」扫把往墙边一扔,「谁真的要扫啊,又不是吃饱太撑。」「啊?」这傢伙……「喂!你不是要坐在那里看我一个人扫吧?我闪到腰了耶,有没有同情心哪你!」「你喔!笨死了!」他拉着我的手走到树荫下,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
  「哎哟!」我的腰还痛着,让他突的一拉重心不稳跟着跌坐了下去,好在赶紧伸手按住了他的大腿才没跌痛屁股。
  「小心点!」曹子建又伸手扶住我,等我坐下后,他的手抓住我按住他大腿的那只手上:「你就不要去扫嘛,过了午休时间,下午教官全部都要上课,接着就是放学打扫,等负责这里的同学打扫完,谁会知道你到底有扫还是没扫啊!」「咦?说的也是喔?我怎么没想到?」曹子建的大腿好摸起来好硬喔…「就说你笨嘛!」曹子建在我额上轻轻敲了一记:「喂,你今天上课发什么呆啊?在想你马子喔?」马子?
  「马你个死人头啦,我才没有女朋友,我是在––呃……」「在干嘛?」「在想网路游戏啦,昨天妈的被一个贱胚打扰练功,还差点给他害死,我在想着再遇到他之前应该要怎么准备报复。」我悄悄的将他大腿上的我的手收回来。
  「你也有玩网路游戏啊?你玩哪一个?」
  「幽冥跳舞魔界啊,你呢?」
  「哈!」他又把手搭在我肩上,「我也是啊!你的ID是什么?」「我是……」「我的叫……」「今天晚上……」「我帮你……」「那你……」树荫下好像吹过一阵阵凉凉的微风,学校好安静。期中考有考到曹植的「赠白马王彪」。
  曹植,字子建,曹丕之弟。是建安时代成就最大的作家,梁锺嵘的《诗品》
  讚为「建安之杰」。他所处时代,和曹丕相同。他自小以才华为父亲曹操赏识,操曾想立他为太子,后因他「任性而行,不自雕励,饮酒不节」,才使曹操改变主意。
  建安之杰?
  我看着现在在KTV包厢里拿着麦克风,站在大萤幕前边吼边叫边扭边跳的唱着霹雳野猫二人组的劲暴舞曲「跳舞吧!小野猫」的这个曹子建,怎么样也不像是可以被叫做「建安之杰」的那个曹子建哪。
  曹子建的声音有点沙哑有点破,但唱这种需要大吼大叫的歌听起来也还不错。
  够夸张的是,唱到最后,他还学着电视上的霹雳野猫二人组一样,拉起了他的白T- Shirt,露出六块清晰分明的腹肌和一颗隐约可见的乳头。KTV里的灯光有点昏黄,但我还是看得清楚,曹子建的身材真的是该有的都有,腰部连一点赘肉都没有。
  我偷偷的吞了一口口水,我还看见他拉起衣服的时候,露出在牛仔裤外的一截D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又让我熄了火。
  对,KTV不是只有我和他,其他的变种生物也来了,三只小猪更是全员到齐,一个也没少。
  「帅喔!帅喔!」我周围一阵欢呼的叫嚷着。
  曹子建很故意,他的手从牛仔裤头上插了一截进去,腰还不停的转着扭着,像极了卖弄风骚的脱衣猛男。
  此时还有口哨声响了起来。
  他解开了牛仔裤上的钮扣。
  我瞪大了眼睛,「会吗?」
  我看过他穿着内裤的样子,在体育课前换衣服的时候,底下像是塞了一条毛巾一样的,肿肿的一团。那也不是我偷看,是他自己就大喇喇的剥了裤子站在我面前,他不怕人看,我当然也不怕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底下肿肿的一团,包在白内裤里肿肿的一团,再多看几次也是不会腻的,但现在,会看得到吗?


  我像是有点硬了,专注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曹子建在欢呼声中,很慢很慢的拉下一点点拉链。
  一点点……
  屁股摇着……
  再一点点……
  腰也扭着……
  又一点点……
  下一首音乐前奏奏起。
  「好了啦!」曹子建笑着对那群变种人空踢了一脚,手从牛仔裤中抽了出来,瞬间将拉链拉上钮扣扣回:「看?你们要付钱喔?别闹了,换谁唱?」「阿痞点的、阿痞点的,豆花跟他一起唱。」短腿彬叫着。
  曹子建把麦克风扔了过去,在变种人群人挤过,坐到我旁边来。
  「张峻炼,我唱得怎样?」脸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看见他帅帅的笑容,不用说,当然是好听,就算是破锣嗓子也好听,我说:
  「唱得––」
  话还没说完,三只小猪里排行第二的暴牙猪就大嚷着:「喂!曹子建!干啦!」「好啊!来!」曹子建拿起酒杯,隔空比了一比,一口就吞掉了半杯。
  「再喝啦、再喝啦!」这次发出兽音的是卷毛Q:「考完试就要猛喝啦!」「怕你喔!干!」又一口,又半杯。
  嗯……「饮酒不节」,好像是真的。
  我一点都不想和这群变种人共同处在一间密不通风的包厢里,好歹动物园也应该是露天开放的空间,可是曹子建就是这点不好,和每个变种人都处得好,什么都一起玩,所以约了要喝酒唱歌,有他就有他们,这是没办法的。
  看着他们一个个开始酒酣耳热,黄汤下肚后的丑态开始一个个展现出来。
  平常就在丑了,喝完酒更丑,要不是想跟曹子建多亲近,打死我也不来。
  看是一种折磨,眼睛还可以闭上,听的酷刑就没办法了,我闭不上自己的耳朵。
  「哇靠!我补习班那个北一女的奶子超大的!好想摸她一把!」肥肥在那里叫着。
  白痴,人家奶子大甘你鸟事,光看你肚子那么大,别说你想摸她,靠近三尺之内我看她就会吓的赶快拍拍翅膀飞走吧!
  「那算什么,」豆花跟着呛声:「我上次去联谊的那个中山女高的才真的是美到不行,那个把起来当马子才真的会爽到不行啦!」低能,「不行」、「不行」,自己都知道不行了,还在那里说什么美什么爽有什么鸟用,豆花脸想把美女当马子?哪个美女看到豆花还不急着跟你一样喊「不行」的!
  「我也交过北一女、中山的,现在一直缠的是板中的和景美的,很烦耶!」我去你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这副––咦?这是谁说的?––「哇靠!曹子建,分一些给我们吧!」什么?!
  原来曹子建已经把了那么多美眉?!那?那我不是?……那。我。不。是。没。希。望。了?!
  ***    ***    ***    ***
  看得到,吃不到,真是他妈的鸡鸡歪歪,世界上为什么就有那些女人,为什么要来跟我抢曹子建?!
  「喂!你家到啰!」我摇摇他。
  没动。
  「曹子建,你家到了啦!」我又大力的摇摇他。
  「喔……」像是醒了也像是没醒,我见他手往车门伸去,摸了一会车门也还是没开。没办法,「来来来,我送你上去,你等一下,」我伸手从皮夹里掏出两百块,「司机,钱先给你。」然后开了这边的车门下车。
  我走到另一边开了门,将曹子建拉了下车,他真的是醉了,脚像是没怎么站着,我让他扶着我的肩膀,摇摇摆摆的走到公寓口。
  来过好几次了,假日我有时候会到他家来打电动,所以我自己按了电铃。
  等了半天没人应门,我又再按了几次,还是一样。
  「喂!你家没人啊!」
  曹子建没出声,我侧过头看他,好像还醉着不醒人事,我伸手拍拍他的帅脸:
  「曹子建!曹子建!你家没人怎么开门啊?!」「钥匙……」他的手在他裤袋滑过来滑过去,大概钥匙是在口袋里了。
  「行了行了,我来。」我扶着他移到墙角边让他靠着:「站好喔、站好喔!」一手往他口袋伸了进去。
  口袋里……好热……
  他的腿太粗,裤子有点紧,我站到他的斜后方去,一手撑在他的腰部,一手勉强钻了进去。
  才刚感觉他的腰真是紧实好摸,很快的,我另一只手就摸到硬硬的……钥匙。
  我赶快把钥匙抽了出来,不然我不知道会摸到哪里去。
  「唉……」我叹了一口气。


  我当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趁人之危毕竟不够光明磊落,而且……唉……我看着他裤裆处饱满的一团,「真可惜……不知道哪个女人那么幸运已经用过了……」别跟我说什么「才高中生还不可能」,我国中就玩过两个男生了,看平常曹子建那种精力旺盛又老是上课偷看A书欲求不满的样子,我才不信他会没用过。
  只是不知道几个女人都那么幸运可以用到……我连看都还没看过……只看过穿着内裤的样子……「算了算了。」我把他摆在墙角,试了试钥匙,公寓大门开了。
  我再扶起了他进门走上楼,他整个人就抱在我身上,我在想,要是不是喝醉了,能天天这样抱着多好。
  走上三楼,我开了门,扶了他进门。我把他扔在客厅沙发上,松了松肩膀,这傢伙,真重。
  每次到他们家我都有种时光倒错的感觉,他们家很奇怪,外面看虽然是现代公寓中的一间房,但是里头的装潢都是古色古香的,什么花瓶哪、古画啊,桌子也是红桧木雕花的,只有这组沙发看起来还现代,大概是木头椅子坐起来不舒服吧。
  我走到厨房给他沖了杯热茶,又走到客厅将倒在沙发上的曹子建扶了坐正:
  「喂,喝点热茶吧!」
  我端了茶到他面前,他却又软软的往沙发要瘫了下去,手一挥还摆到我的手,一些热茶溅到他的手臂上。
  「啊!!」他叫了起来,整个人也醒了过来!
  「你啊你啊!是你来撞我的!等一下!」我抽了张面纸赶快擦了擦他手臂上的热茶:「还好只有溅到一点点。」「好痛喔……」他皱了一下眉,「还好我皮厚……没关系啦……」「你再去沖沖冷水比较好,我怕会起水泡。」「喔……」他看了看手臂,「应该不用吧……」「不管你,」我看看墙上的老钟,「很晚了,你爸妈快回来了吧?那我要先回去啰。」「他们出国了……」他站了起来,大概是要去沖水吧,走没两步,整个人又跌倒在旁边的两人座沙发前,整个沙发还往后滑了开去。
  「哎呀!」我急忙过去:「有没有怎样?」
  「喔……喔……」
  「很痛吗?撞到哪了?」
  「没有……不痛……」
  「喔……」
  我又急问:「真的不痛吗?」
  他慢慢的坐上沙发,身子还没有转过来:「没事嘛……」「喔……」◎想想不对,我又问:「没事你一直在喔喔喔?撞到哪了啦!我看看!」他将身体转过来,带着醉意的眼神看着我,像是疑惑着说:「真的没事啊……」我看着他,耳边又听见:「喔……喔……」的声音。
  「不是你?那是谁?」
  ***    ***    ***    ***
  「喔……喔……」男人低沉的声音。
  「啊……」女人喘息的声音。
  「这是什么啊?」我看看四周,声音从哪里来的?
  「隔壁的啦,」曹子建笑着:「周末就会听到了……」「喔!!……喔!!……啊!!……啊!!……」这是?
  我看着曹子建:「这是?……」
  曹子建诡异的笑了起来:「来,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他站起身来,脚步还有些不稳,但却像是清醒得多了,搬了一张餐桌旁的椅子就往后面阳台走去:
  「跟我来。」
  我疑惑的跟着他走到阳台,他放慢了脚步,阳台灯也不开,将椅子摆在靠近隔壁阳台的墙角,转过身低着身子将食指放在唇上,轻轻的「嘘」了一声。
  他先站上椅子,手扶住栏杆,身子往隔壁探了过去。
  「你小心啊––」「嘘!」他又急着转过头来。
  我见他又转过头去,看了一会,他笑着溜了下来,拉着我靠近椅子,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你去看,现在正精彩!」我学着他的样子爬上了椅子,扶住栏杆,探过身子一看,哇靠!!一对男女就在客厅里开着灯就做了起来!
  那个男的大概三十出头,女的看不出年纪,男的身材挺结实,大腿开开的坐在沙发上,女的跪在他的面前,用她的乳房夹住男人的老二,舌头还舔着他的龟头。男人头仰得高高的,「喔…喔…」的叫着。
  我的老二一瞬间硬了起来,那个男人的老二真是漂亮。
  好长喔!
  女人含了一会儿龟头,那男人揪住女人的头发亲了她几下,然后站起身来。
  他叫那个女人坐上单人座的沙发,然后男人跨上沙发的两边臂上,直直长长的老二在女人的脸上拍了几下,然后叫女人长开嘴巴,开始瞄准着慢慢前移……曹子建突然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我有点不舍的溜了下来,曹子建在我耳边轻轻说着:「现在怎样?」我也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换姿势了。」他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我看看。」动作俐落的又溜了上去。
  我站在阳台,想着刚刚那个男人神气威武的样子,老二一大感觉就是帅气,看那女人臣服的样子真是够那男人满足的了。
  真是一根漂亮的老二。
  我伸手按住我的老二,好涨……好难受……
  我突然看见,站在椅子上的曹子建身体像长虫一样的微微扭动着。
  他是?……
  哇靠!!我瞪大了眼睛。这是真的吗?
  虽然没阳台灯没开,邻栋公寓和路灯的灯光还是够我辨别,曹子建勃起了。
  因为那是好明显的突出痕迹在牛仔裤上啊!
  我稍稍往他的脚挪近,贴近些看个清楚,是的!没错!曹子建勃起了!
  牛仔裤里就像藏了一门巨炮,粗粗长长而挺直,我吞了好几口口水,就在我面前,曹子建正在勃起!
  我好想伸手去摸,我好想伸手去摸,我真的好想伸手去摸!曹子建的身体,那么帅的脸,那么好的身材,正在勃起的老二!
  我的手在发着抖,我的老二硬得难受,我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一点一点的往那门巨炮接近……「啪!」隔壁的灯光突然熄了!我的手也赶紧收了回来!
  我悄悄的往后挪开一步,曹子建这时也挪回身子溜了下来。
  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着:「没得看了,他们要开始那个就会关灯。」「喔……」心里觉得有点可惜,可惜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大老二了,也可惜不能再像刚刚那么近的看着曹子建的……曹子建对着我向客厅比了一比,我点点头,跟在他的后面回到他们家客厅去。
  坐在沙发上,刚刚的刺激还没消退,心脏还是噗咚噗咚的跳着,脸颊也觉得有点热烫。隔壁男女的淫声浪语也还没停止,甚至是,变本加厉。
  我看着曹子建,他先是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然后突然,面色凝重了起来。
  他坐在沙发上,表情越来越凝重,两手扶在沙发臂上,双眼闭了起来,手像是越抓越紧,身体微微的扭动着。
  他的老二还是勃起着。
  突然变成这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静静的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静的客厅里,隔壁的淫声浪语似乎越来越大声了。
  曹子建的额上开始冒出一些细微的汗珠,但仍只是紧闭着双眼紧咬着下唇,什么也没说。我见他神态异常,还想着是不是喝酒喝出问题来了,小小声的叫他:
  「曹子建?你怎么啦?」
  他摇摇头,说话的声音变得非常的沙哑:「没有……只是觉得好热……」我也觉得好热,刚刚看到活春宫,现在耳边还听得到男女叫床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如狂风暴雨袭来,我只想着借他家的厕所好好的打一枪消火。
  曹子建应该也是一样吧?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是这样,可能我在这里,他不好意思,憋得难受也不敢说,这时候两个人再撑下去只有两败俱伤,于是我试探着说:「喂……你进房间去吧……打出来就好了……」他摇摇头:「不行……」还什么不行啊?!「我又不看!没关系啦!去啦!
  我也好想打!」
  他的表情还是一样痛苦,睁开眼很无奈的看着我:「不是……」「你不想打喔?那你是干嘛啦?吃坏肚子了?」这下可糟了。
  「不是……我想……可是……不行……」他结结巴巴的说着。
  「那是怎样啦!!」隔壁女人的叫声突然高了八度,隐约好像还听得见男人气喘吁吁的声音。
  「我爸说不行……会伤身……不能碰……」他的右手放开了沙发臂,就要往老二摸了下去,却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重又抓回沙发臂上。
  「哇哩咧!」我恍然大悟,原来曹子建他外表长得那样好发育那样好,在性方面却是几近于低能啊?!
  真是不敢相信,可以在教室里大喇喇里换裤子不怕人看内裤和凸起的老二形状的人,可以在众人面前模拟当脱衣猛男的人,竟然就那么乖乖听爸爸的话,自己的老二碰也不碰?!
  「你少无聊了,你都和那么多女生做过了,和别人做也是做,自己做也是做,没差了啦!想就去啦!」「我…没有啦……」他又苦笑着看着我,身体像是忍受火烧煎熬般的扭动着,额上的汗珠也像是越来越大了一般。
  「什么?!你是处男?!」我惊讶的大叫出声!


  ***    ***    ***    ***
  「你不是吗?」曹子建反问。
  「我……我当然是啊!」开玩笑,我怎么能跟他说我跟两个男人玩过?
  「那你惊讶个屁啊……」曹子建重又闭上双眼,我看他的手臂青筋越来越浮现,他也真是可怜,怎么忍得住呢?
  该怎么办呢?
  要说是为了自己,我当然是很想玩他的身体,要说是为了朋友,看他那样痛苦,怎么样也应该想办法让他打出来。
  可是这中间还牵扯到两个问题,一是他爸爸的教育,二是,他是要交女朋友的。
  「啊!!啊!!……啊!!啊!!……」
  隔壁男女的叫声让我没办法好好思考,大概是血液全流到老二去了,怎么样也想不出好办法来说服曹子建自己打出来,何况刚刚那一叫叫得他连牙根也紧咬着了,我看还是我来动手最快。
  心念已定,我在他们家客厅桌下拿出绑旧报纸用的绳子,往曹子建走了过去。
  我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你听好,我是要帮你。」曹子建眼睛睁了开来,松开了牙根,口齿有点不清楚的问:「怎么帮?」「手给我,」我拉起他的手,轻轻转到背后,在他两手上简单绑了个结:
  「手绑着,这不是你自己碰的,是别人碰的,你爸怪不了你。」我把他的身子靠回沙发上:「我没有绑得很紧,你要是不舒服一定可以挣得开,可是我不相信会比你现在更不舒服。」曹子建看着我:「你要?……」「你试试就知道了。」我把客厅的灯关掉,只有路灯的灯光昏暗不清的照在屋里。「你闭上眼睛。」我看见曹子建乖乖的做了,看来他虽然外表像个大人,其实还是挺像听话的小孩子的。
  我把手放在他的老二上,轻轻的磨了一下,他的身体整个紧绷了起来,还叫了一声「啊!」一定是很刺激的,从来不碰嘛。
  我加了点力道,隔着牛仔裤在老二上来回的磨了几道,他的呼吸整个急促起来,是那种间歇性的不规则状。
  「好奇怪的感觉……」他的大腿一下张开一下合起,好像怎么放都不妥当。
  「放轻松……」我跪在他的面前,就像刚刚那个女人那样,用两手臂将他的大腿撑开,左手按着他的老二,右手去解他的牛仔裤钮扣。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往前倾了起来,两只手臂也像是用了点力,我知道这一定是理智在作祟,我用右手再将他的身体推回:「放轻松……」左手的虎口扣住他的老二上下摩擦,手掌再滑到他的睾丸去。
  「啊……」他放弃了挣扎。
  我的右手再一次去解他的牛仔裤钮扣,这一次,很顺利的解开了。
  我拉下他的牛仔裤拉炼:「来,屁股挪一下……」将他的牛仔裤拉到膝盖,他的大腿上有细细密布的腿毛,配合着硬硬的肌肉是很好摸的触感。
  我的手隔着他的白内裤摸着他的老二,他的老二比我大得多,而且很烫。他的内裤上已经很湿了,想想他也真是够可怜了,忍成这个样子。
  我的右手依然隔着内裤按着他硬梆梆的老二,左手开始伸入内裤里,从里头扶住他的大老二,前后夹击,握起来满把的感觉很有份量。
  碰到他的大龟头的时候,他的腹肌会激得更加坚硬。
  「喔……」
  我慢慢的拉下他的白内裤,扑鼻而来的是浓厚的新鲜屌味。
  昏暗中看不清楚,但应该是一支形状非常漂亮的老二。我已经忍不住想舔一下了。
  我用右手握住他的老二,上下开始缓缓的抽动,左手指头在他的龟头上画着,藉着马眼口流出的汁液可以旋转得非常顺遂。他的鼻息开始浓厚。
  我再低下身子,伸出舌头舔舔他的睾丸,他的睾斥上没有长毛,圆滚滚大大的两颗,阴囊显得很滑顺,我试着含住一颗睾丸,他有力的大腿差点将我夹死。
  我的右手继续抽动着,只是慢慢的加快了力道。
  「啊……我……」
  我不知道曹子建想说什么,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所以只是发出哼哼啊啊没有意义的声音,我还是继续动作着,他的大腿又继续开合起来,身子同样扭动着,头向上仰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我伸出舌头想要尝一尝他龟头的味道时,他「啊!」了好长一声,一股精液直射在我脸上!
  我避而不及,鼻子闻到的全是好浓好浓的精液味道,「啊!」的又来一声,我干脆用脸颊压住他的老二,让它别到处乱喷,我的脸颊可以感觉到精液通过他的老二再喷发而出的完整过程,同时也感受到他的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


  曹子建继续啊啊啊的叫了好几声,喷出来的精液好多,我看他平常如果梦遗的量应该和尿床差不多。真的是好厉害啊……他的第一次射精过程持续了好久,等他好不容易停了之后,我才抽出面纸帮他的老二、帮我的脸颊擦拭干净。曹子建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气,除此之外好像也动不了了,我拿着面纸,一手握住他的老二,把它挪前挪后的清理散落在阴毛附近的精液,最后再擦干净他的茎柱,擦到龟头时他又剧烈的抖了几下。
  「怎么样?」我把灯打开,故意笑着问他:「比你在那里忍着要舒服多了吧?」「嗯……」他点点头,吁了一口气:「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真是……不知道怎么说……」「舒服就好啦!」我还是同样笑着看着他,这时候的笑容很重要,千万要让他觉得这只是发泄,相当于一种排泄,可不能让他有那种「不干净」或「不正常」的感觉,不然以后朋友就别当了。
  而且也不能表示得太过亲密,尤其他是要交女朋友的人,千万别让他觉得好像惹祸上身,不过这倒还好,根据以前的经验,只要不亲嘴,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就是我说的以前那个体育班的,亲了以后就爱得死去活来的,好可怕。
  「小峻,帮我把裤子穿上吧。」
  「你不会自己穿喔,我要回家了啦。」家里的人都叫我小峻,所以他突然改口我倒也没发现。「我都没力气了啦!而且你还把我手绑着,我怎么穿啊?」「对喔,好啦。」我走过去,又跪在他的面前,将他的白内裤拉了上来,包住他的大老二,摸到他的大老二,我笑着拍了两下:「还那么硬喔,消那么慢。」我看他笑笑没说话,又继续帮他把牛仔裤拉了上来,「来,屁股挪一下。」穿好裤子之后,我对他说:「你站起来,我帮你把绳子解开。」「我没力气了啦,站不起来。」他还是同样笑着。
  「去…真没用…」我咕哝着,只好把脸贴近他胸前,两手环到他的背后去,摸着要解开他的绳子。
  他突然两手猛的伸出,将我抱在怀里:「早就解开了啦,小峻……」他一手撑住我的下巴,对着我疯狂的吻了起来。
  完了!
  我看着他的脸,那么帅的一张脸,正闭着眼疯狂的吻着我……完了……我会爱上他的……他紧紧的抱住我,夹在我们中间的,是他那依然火热的大老二……然后……***    ***    ***    ***「来,屁股挪一下。」
  我好怕听他用那迷死人的笑容对我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