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少女品尝会
美少女品尝会
  “小薇,还不走便不等你哦!”
  “你们先走吧,我还未做完这份功课呢!”
  “真服了你!有什么功课比去庭锋签名会更重要?”
  “还是你们先走吧,我晚上要帮忙做家务,所以现在一定要先完成这些习题啊!”
  “没你法子,那我们先走了,Byebye!”
  下午五时,课室中又只剩下小薇一个人。
  下午六时四十五分。
  “终于做完了……啊,这么晚了?要快点回去帮妈妈打扫不可!”小薇匆匆把所有书本放入书袋中,然后连忙离开,只见平时十分热闹的学校,现在却静得如空无一人。
  下午七时,小薇步出了校门,这时天已将近全黑了。从学校走下来是一条长长的斜道,由于学校位处偏僻,所以在此时路上已少见人烟。赶着要回家的小薇步伐急速的往下走。
  “妈妈不知放工回家没有?今个星期日母亲节,要怎样给她一个惊喜?”
  当她全副心神正在想着,突然眼前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她正想绕过那人,却见那人把一只瓶子拿到她面前,然后手指一按,立时一股极刺鼻的喷雾扑鼻而来!
  “喔!什么……”正想出声询问,小薇却惊觉四周突然天旋地转起来!她脚下一软,整个人便向下坠,却刚好扑向了眼前的人怀中!她失去知觉前最后发觉的,只是面前的人是个男人这事实而已。
  那个男人确定小薇已不省人事,立刻非常快速地把她抱起,放入早已待在路旁的小型客货车后排座位之下,跟着便开车绝尘而去。
  时间是下午七时十五分正。
  ***    ***    ***
  “我们第一件要品尝的货色名叫霍彦薇,今年十六岁,是K 区某着名女校的中四学生。154cm高,兴趣是家政课,其它无论在学业或体育、美术各方面都成绩普通,但非常努力,经常留在学校直至完成所有功课和温习才回家。据我的线人所说,她原来来自单亲家庭,母亲要工作至很晚才回家,所以她每晚回家后还要帮忙做家务至很晚,可说是个好女孩一名。而据线人调查她根本没空去交男朋友,所以预计处女可能率是96%。”
  说着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声音听来并不太年老,应仍是三十以下,但却不能看到他真正相貌,因他戴上了一个三角型的黑色蒙头罩,只在眼、鼻、口上分别有洞口。在他面前是一块黑色的大布幕,把房间的一角完全遮掩了,而一部投影机正在投射出小薇的照片。
  照片中是一个比中等身材略矮的女学生,头发长度约至肩部位置,相貌很是可爱精灵,是典型一个美少女,莹莹的眼睛、小巧的嘴配上动人微笑,是人见人爱和令人很怜惜的类型。她还穿上白色校服和灰色的校裙,加上灰色的毛外套,肥瘦度适中。
  在这个完全密封、连窗户也不见有的室中,除了高挑男子,另外还有三个人正在坐着,他们同是蒙了面孔的。其中一个看来十分强壮的男人以粗豪而低俗的声音叫道:“佢老母!条女个样真系好X 正!仲好X 嫩口喎!”
  另一个颇为矮小、瘦削的男人则以很低的声音道:“这校服……是那间颇有校誉的全女校,校风相当不错,很少有什么青少年问题发生。这女孩,一看便知会是个乖乖女呢!”
  第三个男人则是个看上去至少有250磅以上的胖汉,他以嬉皮笑脸的口吻道:“M 老师看学生一定不会看错人。唔……看她身材虽不高大,也很孩子脸,但微棕的皮肤看来很是健康,而且十六岁的话,应是发育得差不多……”
  先前那个强壮男人急躁地打断胖子的话:“R 医生,别三句不离本行,我忍不X 住了!花了如此多钱,可不是在听耶稣的!主持,快X 点开始吧!”
  被称为“主持”的高挑男人微笑说:“呵呵,很好,那便闲话少说。”他关掉投影机,再拉住了黑色布幕一角:“美少女品尝会,第一次聚会,现在正式开始!”他大力一扯,整张布幕也被扯了下来。
  “哦!”惊叹中的三人,看到布幕后面赫然是一张大大的圆床,床上有一个眼睛紧闭、一动也不动的校服少女正面朝上地呈大字型躺着,她的双手手臂和双脚小腿部分都分别被一条粗大的麻绳绑住,麻绳另一边则固定在圆床四面的四支凸出物之上。而那床上的昏迷少女,当然便是霍彦薇了。
  本来坐在椅上的三个男人,这时已如蚂蚁见蜜糖般冲上前围在圆床四周,近距离欣赏着眼前失去知觉、任由摆布的中学女生。
  和纯看照片不同,这么近距离去肆意欣赏一个女生的机会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的。此刻三人距离小薇的脸还不足半米,青春年华的少女俏脸的光泽、质感和那种清纯无垢感觉,是令男人兴奋的一等媚药。三人贴近得连她脸上的毛孔也清晰可见,甚至耳边还隐约听到小薇细微的呼吸声音。这样的诱惑力,令三人不禁吞了吞口水。
  主持人不禁微笑说:“不是眼看手勿动啊!别只管看吧!”
  “对!他X 的,老子快忍不住了!”说话粗鄙的肌肉男把一双乌黑而满是污垢的大手放到小薇的校裙脚以下的小腿部位,然后贴着腿部向上一推,把裙子推高至近乎露出内裤的位置,裙下露出的是一双蜜色的大腿,肌肤非常幼滑,但当手掌稍一用力压下,便可感到大腿肌肉的结实和质感。
  “妈的!好软滑,好X 正啊!”
  瘦弱的男M 老师则隔着衣服在抚摸着小薇的身体:“平时在学校有得看没得尝,这次终于可一尝女中学生的滋味了!”
  而胖汉R 医生则似乎对孩子脸孔的小薇爱不释手,用他的厚唇不断地吻小薇的脸,从额头、鼻子、耳朵、脸颊,当然不会放过她那两片薄薄而红得像樱桃般的嘴唇。
  “这是不是她的初吻?呜……甜丝丝的,好味道!”享受过处女香唇的滋味后,令R 医生好象饿犬般发狂地舔着小薇的俏脸上每一寸,可怜无知觉状态下的小薇,可爱俏脸上尽沾满了色狼的口水。
  主持人像是有做观众的兴趣,单是看着三个饿狼般男人在不省人事的美少女小薇身上做着如此淫贱的行为,已是令他看得眉飞色舞。
  此时,M 老师已经把小薇穿着的毛衣拉高至胸口以上位置,然后拿出一把剪刀,把小薇的白色校服恤衫从中间剪开分成两半。
  犹如剥去表皮,露出当中的果肉,小薇小腹部分的皮肤,比起脸和手脚是更要白皙一点,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腹部,代表了这不是一件玩偶,而是活生生的人体。
  M 老师再把小腹之上的印有小樱桃图案的棉质胸围推高,一对少女刚发育的乳房便立刻展现眼前,“啊,发育不错呢!”此时医生也被下面的美景吸引。
  相对于孩子脸的小薇的外表,那16岁的乳房却发育得颇成熟,虽不可说巨大,但亦算是近乎半球形的突出。乳房的肤色比起其他地方还更要白,而中心地方一对小巧的乳尖,放在两个粉红色的乳晕上,和成熟妇人或娼妓那种暗红、甚至有点乌黑如熟透果子不同,小薇那少女从未被享受过的乳房,就如刚在树上采下的果子,散发着新鲜而娇美欲滴的味道。
  医生和老师两人一人一边的品尝着美少女美妙的乳房,医生的掌心大力搓揉得小薇的乳房不断变形,就犹如像在做着按摩般。
  “很是弹手!热呼呼得像热水袋呢!”老师用手指在小薇的乳轮上划着圈,又轻轻用手指捻住那小巧而仍未挺立的奶尖在轻摇。
  从未和男生交往过的小薇,自然那属于女性敏感部位之一的乳房也从未被人玩弄过,此刻虽仍未恢复知觉,但在两个男人的狎玩刺激下,娇躯也生理反射般作出轻微颤抖,而呼吸声也比前加重了起来。
  作为老师和医生的这两个男人,平时不乏在职业上有接触年轻少女的机会,但无论心中如何幻想,也不可真的对别人出手。但如今,一个纯真无垢的美少女就躺在面前,无半点反抗的像个泄欲用人偶般任由享用,他们都犹如饿了一个月的饥民般,享受着少女半成熟而又鲜嫩的胴体所能带给男人的官能刺激。
  另外,强壮的男人“A 哥”此时已把小薇的校裙拉高至近腰的位置,换言之她的下身——穿着的和胸围可配成一对的棉质女生内裤也尽露了出来!A 哥把头嗅近内裤,立刻叫道:“这便是处女的气味?和那些淫X 的妓女真是很不同!”
  不像那些妓女浓烈的淫液气味,小薇下体的味道,清淡中带有微微甘酸。
  A 哥便隔着内裤,在抚揉那中心部份隆起的肉丘。而在玩了不到三分钟,己见到小薇的内裤中心点微微湿了一点儿。
  就这般,三人各忙各地在享受小薇青春肉体的欢愉,而在不断地刺激她未开发的性感带,再加上迷药的药力逐渐减少,小薇身体上的反应也越来越大,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终于……“这里是……”从昏迷中张开眼的小薇,一时间还完全不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第一件感受到的是,自己胸前和下体的私秘地带都变得很奇怪,有生以来从未试过的官能刺激感觉,从乳房和下体向她不断袭来。
  她想起来看看自己的情形,立时惊觉自己的手脚被绑得完全动不了。她勉力抬头一看,赫然见到三个外型、衣着不同,却同样用蒙头巾覆面的人,在自己的身体私有部位上又摸又吻的!
  一阵惊栗涌上大脑,立时把所有官能感觉压下:“不要!快停手!你们干什么啊?”
  “你醒了?欢迎来到美少女品尝会!”
  小薇侧头一看,见到说话的是个高挑的男人,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
  “喔……什么……品尝会?”
  “一些对性、强暴、虐待美少女有特殊爱好、而又付得起高价的人,我会为他们安排一些现实上过着普通正常生活的女学生,让他们在聚会的时间内尽情享用。”
  “这种事!……你有什么权这样做?这是犯法和侵犯人权啊!”
  “人权?好天真的小女孩,还不知道世界是弱肉强食,世人是不平等的吗?
  富人、有权势的人凌辱穷人和平民,每一天都在发生,有什么好奇怪的?像你这样可爱的美少女,在你这个年纪是最令人心动的,若不趁此时把你的美和魅力让别人享用,太浪费你一生了吧!”
  “这论调……太奇怪了!我不是生来便要是让人欺负的啊……喔!不要,住手!”正在和主持说着话的小薇,惊见其中一个最强壮的男人把自己的内裤一把扯了下来!
  “哗!超正啊!”
  “不!不要看!”
  小薇的私处一展露,其余两个男人也立刻放弃了乳房,围在一起欣赏了!
  少女的肉丘和阴唇之上,长着一片颇密的但很柔软的耻毛,耻毛之下便是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形状和颜色都十分漂亮。看着美少女上等的私处,只把三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了!
  “不要看啊!”意识到自己两腿被绑至呈大字形,自己的私处一定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三个男人面前,小薇感到一阵犹如火烧般的羞耻感觉,令她俏脸变得通红,双眼中盈满了泪水。
  可是他们不止是看看而已,医生的手更小心地把耻毛拨开,再轻轻分开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只见中间露出的是色素比大阴唇稍深的小阴唇,还有在它上方的紧包在包皮中的阴核。
  “看啊,这真是人体中巧夺天工的创造!阴唇和阴核,啊!如此的美丽和细致……”
  “不要看!求求你!”小薇羞得宁愿自己再度昏迷别要清醒。
  此时A 哥道:“不要再多X 话了,老子忍不住了,待我先上吧!”
  这时,主持人走上前说:“之前已和大家说好了吧,先后次序是抽签来决定的!”
  “那便快X 点!别多废话了!”
  结果抽签结果是M 老师第一、R 医生第二、A 哥排最后。
  “你玩野呀!我以前可是有三十个手下的老大,给一下面子好吧!”
  “抱歉了,你知道我的为人宗旨,是天皇老子也没情说的。”
  “ZXY *@ $#!”
  看学校中的女生多了,但今次还是M 老师第一次“亲手接触”未成年女生的下体而已。
  “比想像中更幼嫩,味道也很好呢!”
  “不……要……不……”未经人事的下体,敏感度非常高,只被老师稍一触摸,便如触电一样;在老师开始用口啜、用舌舔后,小薇更是刺激得全身也在颤抖,口中也说不出话来。
  而这种无垢而可爱的反应,令老师更加兴奋难禁:“差不多了,你下面也有点湿了,想要了吧?”
  小薇看到他脱下裤子,拿出了怒胀的阳具,吓得面也青了:(这样大的东西……要插入那里去……)这时,一旁的主持人剪开了绑住双脚的麻绳,令老师可捧高小薇双腿,摆出了预备插入的姿势。
  “不要!谁来救我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小薇立刻一边大声呼叫,一边双腿大力踢动,娇躯也在床上扭动着。
  冷不防她突然的拼命挣扎,老师的手竟被她踢开!看来温文的老师眼中立即冒出凶光:“妈的贱货!敢逆老师意?”他的怒骂声之大竟令小薇也一呆,然后脸上立刻中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这一记耳光直打得她的脸立时红肿了一片,痛得如要晕厥!连前黑道老大A哥也不禁脱口道:“好家伙,好凶,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啊!”
  趁小薇被打得眼前一黑,整个人软了一软下,老师立刻再托起小薇双腿,阳具对准洞口便向前推!
  “不!痛啊!”小薇立即感到阴道口被扩张了开来。
  小薇未开发的阴道还非常小巧,加上爱液不足,只入了一少点前面便遇到了障碍!
  “别进去!不行!快破了!”
  “处女膜吗?忍过这一刻,你便会快活起来了!”毫不留情地,老师高高举起小薇双脚,再全力向前一压!
  “啊啊啊啊啊!!!!”一阵犹如把自己身体撕开两边的痛楚,令小薇发出高声的呼叫:“救命啊!!!!痛!”
  未经人事的少女,就这样失去了宝贵的处女身给一个身份不明、连样子也看不到的男人。
  “吵什么?不是全进去了吗?你没有好好上生物课吧,女性的阴道容纳力很大的呢!”
  “但,真的是很痛啊!”小薇痛得眼睛紧闭,面上香汗淋漓,非常的楚楚可怜,同时身体也产生着阵阵的颤抖。
  现在M 老师的状态却是犹如神仙般快乐,小弟弟完全被包在一个十分紧迫的肉洞内,而肉洞的壁更在不住地收缩蠕动,更是刺激得他的龟头兴奋至极!
  “这就是16岁处女的肉洞吗?好紧哦!”
  “不要!拔出来!”
  “怎可能!你在做梦吧?”
  老师在小薇的体内开始了抽插活动,他一动起来,又再刺激起刚破瓜的阴道的痛楚,令小薇又是不住地叫得死去活来!
  猛烈的抽插在持续着,M 老师一边看着胯下的人儿,随着每一下刺进娇躯也在一下下弹跳着,全身青嫩的胴体布满了汗珠,而她的头儿也不断地乱摇,摇得头发散乱,加上口中如狂似疯的叫喊,令她看来像疯妇多过平常的文静女学生!
  (终于,这样的美少女也成了我的玩物了!)思念到此,一股兴奋直冲上脑际,他大力地再抽插了几下,然后一股精液便全射进小薇的子宫内。
  “不!不要……喔喔……”
  老师满足地退了下来,留下床上刚受到失身冲击、身心都在混乱受伤状态的小薇,动也不动地在床上哭着。
  “傻孩子,哭什么?这是你成为真正女人的一步喔!”
  排行第二的R 医生走上前,看着小薇通红和被汗和泪湿遍的脸,本已是十分可爱的脸孔在凄楚痛哭得梨花带雨中,更有股可怜的魅力。
  “别怕……”R 医生不禁吻她的脸,不断地吻着,像在享受着她脸上泪和汗水的味道——这医生,本就是个变态的幼女虐待狂。所以小薇的哭、她的痛,却只会令他更高兴。
  他沿颈项直吻而下,吻到她的乳房、微突出的乳尖。他用牙把乳尖扣住,再轻轻地噬咬。
  “痛!不要……”本来疲乏得动也不动的小薇,在医生的刺激下也不禁扭动着娇躯,想要避开他的肆虐。这当然是徒劳的,医生肥大的双手和油腻的嘴,肆意地蹂躏了她的每寸身体,一直又来到小薇的下体。
  刚遭受了强暴的小薇,两片大阴唇仍在开启状态,可以见到中间的小阴唇被处女血染红了,而最中央的裂缝位置,还有血丝在渗出来。
  “真可怜,先为你止血吧!”医生很快地从背包中取出棉花和夹子,用夹子夹着棉花把小薇下体的血吸走大半。但之后,他却不是把棉花丢掉,而是先享受似的嗅了嗅,再把染满了小薇破瓜之血的棉花珍而重之地放入一小胶袋中,再把它放入皮包中保存。
  (这家伙,真不是普通的变态!)看见这行为的主持人不禁在心中想着。
  做完了这一轮东西,他便掏出早已在非常兴奋状态的阳具,然后侵入小薇体内。
  “不!好痛!”
  “不错,紧迫度相当良好!”
  医生本就是胖子一名,而他每一次插进去也用尽了全身的体重向下压,令小薇受到的压力比刚才M 老师的更强上一倍!
  “啊啊啊啊!!!!快穿了!子官口……”
  “呵呵,那里哪有如此易穿的?”
  少女施虐狂的医生,尽情地强暴着胯下的16岁少女,他每一下冲刺都像拆床般用力,不须小薇的惨叫,连旁人看了也感到凄惨。
  “X 的,医生你别弄死她了,还有我未上啊!”
  R 医生却像听不到般,继续抽插至百多下,小薇的惨叫声音渐渐变得嘶哑和微弱下来。
  “喔……呵!”终于,医生又把精液射入少女的体内。
  “早叫你轻一点!搞到她现在犹如半死不活的怎X 办!不管了!”
  A 哥一开始便拿出早已呈怒蛙状态的阳具,三人中以他的阳具最大,最性急的他偏又排在最尾,所以一轮到他便二话不说地插进去!
  巨大的阳具,令到迷糊中的小薇稍一清醒,又张口叫了出来。
  “纯正女中学生,和街边的鸡便是不X 同!下面的感觉真是差天共地!”
  A 哥开始活塞运动不久后,便边干边伸手按下了圆床边的开关。电动圆床开动后,在其波浪般的配合下,小薇尝试到之前从末试过的狂暴!每一下的插进,除了男人的推力外,还有自己迎上去的冲力,“感觉”前所未有的大!
  “怎么?啊……”
  “哈,有点反应才好玩嘛!像死鱼般有什么好玩?”
  小薇的俏脸上交集着“痛苦”和“官能兴奋”两种复杂表情,叫声中也显得语意不清了:“怎么……痛……不要……我好怪……”
  “好货色!我十年末尝过这种极品的美少女,太好了!”
  抽插近三百下,A 哥射精了,而小薇竟也像同时到达一个从末尝过的满足境界,她娇躯痉挛了几下,便整个人瘫痪下来。
  可是,望向眼前毫无反抗力的美少女,A 哥的兴奋似乎还未完全满足:“我以前以一敌三都是常事,你以为这便完了?”留在阴道内的阳具,两分钟后便又再硬直起来。
  A 哥再次开始他的施暴,然而这次小薇真的动也不能再动了,叫声也渐惭消失,只有任由他无止境地在自己的身体内泄欲。
  终于过了近半小时,A 哥三次射精后才满足地退走了。
  一直看到此时的主持人,只见小薇双眼微张,眼神却像散乱而没有焦点,身体软软的如没半分气力,全身上下都是淋漓的香汗。
  “以一个16岁女生,要应付三个大饿狼是太勉强了吧。好,那你便用上面的口来满足我吧!”
  主持人用手钳住小薇下颚,强把阳具塞入她小嘴中:“张口!含着!”
  破处的痛、轮奸的冲击,此时的小薇已像一件没思想的人偶,只会完全照做别人的吩咐。
  “呵!”不久,主持人便将精液射入她的口腔内。
  他再次拿出迷晕喷雾向她喷了一下,然后用一个白色大胶袋套向她……***    ***    ***
  晚上十时正,警方收到报案,一个倒垃圾的清洁工人,在住宅区某垃圾站中一个垃圾胶袋中发现了一个怀疑遭强暴的中学女生。
  被发现时那女生正不省人事,衣衫不整,身体上满是性交留下的痕迹。她的灰色毛外套被扯高至近颈部,下面白色的校服被割开,胸围扯高,露出了一对满布红色指痕的乳房,乳尖上还有着被咬过的迹象。
  她的内裤也被扯脱了一边,露出的性器上有血迹和奶白的精液交混在一起,阴唇也微有破裂的痕迹。最后,她的小嘴微张,嘴角有精液的残迹。
  少女被送到医院,经治疗后大致无碍,然而对于侵犯她的几个“蒙面怪客”
  和“美少女品尝会”,警方对他们的身份仍未有头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