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舰R同人之太太的泳装杀必死
舰R同人之太太的泳装杀必死
  夏天没有泳装杀必死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又到了夏天,泳装的季节,即使是每天都对着大海,换上泳装以后舰娘们还是会兴奋起来,大概是因为那份和平常不同的舒适与宁静吧。
  好在最近也没有什么任务,我安排了一下值班表,让每个舰娘都可以得到轮休,以放松一下被战斗绷紧了的神经。
  清闲下来以后我的时间也多了很多,偶尔也会来到港区的沙滩上放松一下。
  清凉的海风吹过,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我找到一张躺椅躺下,准备就这么无所事事地打发掉一天。
  反正总督府发布的这周的任务已经做完了,也没有要打捞的舰娘了,就这么封港似乎也不错。
  经过9个月的不懈努力,我终于从非洲的苍凉大地来到了欧洲的沃土,有时候闭上眼睛都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发出了哎嘿的猥琐笑声。
  「提督,你在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眼前一暗,我不由地睁开眼睛。
  「啊,是列克星顿啊。」
  「叫太太就好啦。」
  太太露出看了让人安心下来的笑容,坐在了我旁边的躺椅上。
  「这海风还真是让人心情舒畅呢。」
  海风不单送来海洋的凉爽,还带来了身旁佳人的幽香,迎着这清凉的海风,我身旁的太太不由地发出了感叹。
  「不过这可不是大西洋的海风就是了,我们现在所在的是地中海。」我恶趣味地拆太太的台。
  「只要能和提督一起无论什么海风人家都喜欢啦。」太太笑着捶打了我一下。
  「我就是说一说嘛。」
  我稍微躲闪了一下以回应太太的打闹,不过这慵懒的空气最终还是让我放弃了躲闪,享受着太太的调情。
  身着星条旗比基尼的太太裸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虽然上半身被一件白色衬衣包裹,但下半身修长的美腿在太阳的照耀下还是晃的我有些眼晕。
  明明好像带着一点半透明的质感但是为什么就这么明亮呢?我悄悄将左手移到裤裆的位置,调整了一下短裤以免被人注意到我下体的不自然。
  不过还是逃不过已经是老夫老妻的太太的眼睛。
  太太捂住嘴笑了一下,手掌隐没在稍微有些长的衣袖中,只露出玉葱般的纤细手指,显得格外迷人。
  接着太太低下腰将身子向我凑了过来,纤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胸口,和太太垂下来的秀发一起拨撩着我的欲望。
  「提督,人家的泳衣好看吗?」
  太太伸出右手,解开了衬衣的衣扣,不甘被束缚的欧派从领口涌出,带着颤动,贴到了我的胸口。
  我的小兄弟瞬间充血,几乎要举旗致敬,然而这还不算完,太太一边吐出灼热的喘息,一边用欧派在我的胸口来回摩擦,一条玉腿也已经缠上了我的腰间。
  我的小兄弟因为这幅香艳的景象剧烈抖动着,快要被这温暖的感觉吞没。
  太太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忍不住搂紧了太太,一只手伸进太太的欧派间,用力搓揉着。
  「嗯……」
  太太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既有娇羞也有满足,可人的脸蛋渐渐染成了绯红色。
  「提督,光天化日的这样子不好啦……」
  太太从我的怀抱里挣脱,整理着滑落的泳衣带子,「还是先帮我涂防晒霜吧。」
  太太提出了一个非常色情的代替方案。
  我喜欢。
  「太太你先躺好,我帮你涂防晒霜。」
  我探身取过防晒霜。
  「好好涂哦,提督。」
  俯卧着的太太偏过头叮嘱我,「别乱来啦!」
  太太你这个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拒绝啊,那我不客气了。
  「放心,我会好好涂遍太太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的!」太太的肌肤略带冰凉,在我略微发热的手指下这份冰凉格外的清晰,与太太雪白的肌肤刚好映衬。
  防晒霜在我的手指与太太的肌肤间形成了滑腻的一层,但是隔着防晒霜,依然可以想象得出太太肌肤如同果冻般的弹性,如果光是手指与太太的肌肤摩擦的话也许会发出唧唧的声音也说不定。
  手指驱赶着防晒霜在太太的背上扩散,转着圈地摩擦着,但是防晒霜似乎完全渗透不进太太的紧致肌肤似的,手上传来的依然是滑腻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阻力感。
  我转为上下涂抹,手掌沿着太太曲线优美的脊背来回,当我的手指抚摸过太太的脊柱时,太太的身体传来一阵炸毛般的颤抖。
  我不禁露出坏笑。
  「想不到太太也不喜欢这种被抚摸过脊柱的感觉呢。」「提督……」
  太太小声地呻吟着,两边还没涂到啦!两边是吗?不要急,马上好。
  我抓住太太泳装的系带,用力一拉。
  「呀!提督你干什么!」
  在太太的惊呼声中,太太泳装的系带应声滑落,散落在躺椅上。
  太太洁白无瑕的背部再也没有了遮挡,完全地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两片肩胛骨沿着肩膀带出动感的弧线,接着弧线在腰部收紧,纤细而又不失力量感,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让人不由地想搂入怀中。
  腰肢下面臀部的曲线则充满了向上的活力,两瓣看起来无比富有弹性的臀肉就像苹果一样向上聚拢着,散发出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话说,太太的泳衣的下半部分还在呢,好碍事啊。
  好在和上衣一样都是方便可用的系带式,只需轻轻一拉即可解锁。
  「提督你在干什么!」
  太太将手伸到背后想挡住两腿间,却被我栖身压住。
  「当然是在帮你涂防晒霜啊。」
  太太的耳垂被我的气息拨撩得通红,两片红唇紧紧咬住,将头埋入了躺椅中。
  「随便你了。」
  有些沉闷的声音从太太的脸下传来,太太努力想用上赌气的语气,但是听起来还是充满了娇羞。
  所以说太太每次都能让我为所欲为呢,最喜欢太太了。
  我的手在太太的臀部游走,虽然太太不断地小声抗议着,但是还是能以涂防晒霜的名义肆意妄为。
  「嗯……」
  我的手指伸进了太太的臀沟,拂过太太娇嫩的菊蕾。
  还没有进入太太就发出了小声的呻吟,提督,「那里不可以啦……」然而太太的菊蕾却在我的手指下不停地收缩着,到底是该听太太的嘴呢还是应该听太太的身体呢,这样子我很为难啊,太太。
  所以说先继续试探一下吧。
  我的食指旋转着进入了太太的菊蕾,太太的括约肌立刻紧紧地夹住了我的手指,似乎是留恋一样不让我的手指离开。
  所以我还是相信你的身体咯,太太?「我要继续进入咯?」我征求太太的意见,得到的却只是一声介乎于二三声之间的呻吟,所以说就是默认了吧?我的手指继续深入,来到了太太的直肠中。
  太太直肠的肠壁带着灼热的温度,同时湿润柔软,我不敢太乱来,毕竟太太的后门还没有太过开发,我确定了深度以后便开始缓慢地用手指抽插起来。
  太太白皙的皮肤下泛起了粉红,晶莹的汗珠也开始显现,屁股因为我手指的插入而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是身体的其他部位却不停地颤抖着。
  当然屁股其实也在颤抖啦,太太的括约肌因为异物感紧紧夹着我的手指,从随着我抽插的收缩间可以感觉得到反应出太太紧张的颤抖。
  我另一只手轻抚太太光滑的背部,如同在给炸毛的猫咪顺毛,指尖传来的抖动让我深深体会到了怀中可人的柔弱与娇嫩。
  「平时与深海飒爽战斗的太太会露出这样的一面,也算是反差萌呢。」「还不是提督你会欺负人!深海可没有你这么多坏点子!」「是是,不过太太你这么可爱简直就是逼我使坏嘛。」「难道还有我的责任吗?」
  太太娇嗔。
  「那当然了!所以说好好地担负起来吧,挑起我欲火的责任。」我一把抱住太太,将太太的舌头吸入嘴中。
  「唔!嗯……」
  太太的惊呼被我扼杀在嘴中,最初的不知所错以后太太的呼吸也平稳了下来,不仅用舌头在我嘴中搅动着,甚至还想将我的舌头吸到她的那边。
  太太真是越来越主动了呢。
  不等太太行动,我就已经将舌头伸入了太太的嘴中。
  不过面对我的主动太太还是会不知如何应对呢。
  果然太太失了分寸,呼吸变得局促了起来,灼热的气息不断喷薄到我的脸上,刺激着我的神经。
  「呼……呼……」
  最终太太还是败下阵来,与我分开,大口喘息着。
  看着太太柔弱的样子,肉棒一直坚挺着的我再也忍不住,飞身扑倒了太太,将手伸进太太的两腿间,不停地搓揉着太太的两片阴唇。
  「啊!嗯……嗯……啊!」
  还没缓过劲来的太太在我的攻势下迅速失守,呻吟中已经带上了兴奋与挑逗。
  我架起太太的双腿,用坚硬如铁的肉棒摩擦着太太的蜜穴口,太太丰满的大腿根也不时摩擦着我的棒身,带来不一样的快感。
  「提督……快……快进来!我要……嗯……我要!」
  见太太已经沉浸其中,我分开太太的双腿,用肉棒对准了太太的蜜穴,用力一挺,将肉棒齐根插入。
  「嗯……啊!啊!」
  我一插入,太太就发出了欢愉的叫声,太太阴道的内壁紧紧贴合着我的肉棒,在来回的抽插中紧密摩擦旋合,将太太的爱液也带了出来。
  太太的身体迎合着我的动作,肉棒与阴户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太太丰满的乳房也相应地有规律晃动着,如同富有弹性的布丁。
  我逐渐加大了力度,太太的双腿被我更加地架高分开,插入的深度也越来越大,太太的双腿在我的手中来回摆动,满脸通红,双眼紧闭。
  太太的阴道不断地收缩,刺激着我的每一寸肉棒,强烈的快感直冲我的大脑,我的肉棒不停抖动,这是射精的前兆。
  我疯狂抽插着太太的蜜穴,撞击的啪啪声响成了一片,快感也随着撞击声越来越高,最后我终于控制不住,将精液射进了太太的小穴。
  「嗯……啊……我要去了!」
  太太也达到了高潮,一股热流沿着我的肉棒流过,爱液与肉棒混合在一起,温暖得几乎将人融化。
  「姐姐,提督,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我和太太沉浸在这余韵中不想自拔时,耳边突然响起了萨拉托加的惊呼。
  「加加?」
  我睁开眼,看到了满脸通红的加加。
  「加加,你怎么来了?」
  太太有些不知所措。
  「呜……」
  加加没有回答,转身跑开。
  「没想到刚好被回来的加加撞见了呢。」
  我苦笑。
  「怎么办,要好好跟加加解释才行呢。」
  太太环抱膝盖,认真地苦恼起来。
  「所以说只能今晚叫加加一起过来了吗?算了我今晚努把力吧。」「提督!」
  看样子太太认可了我的建议,她扑到我怀里,赤裸的娇躯不停地磨蹭着我,「所以不如我们继续吧!提督!」
  「太太你饶了我吧,晚上还要继续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