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差评引发的群P
差评引发的群P
  我和媳妇闺蜜婷婷的事情比较悲催,最开始我没贼心,后来发现她身材惹火,但有了贼心却又没有贼胆。再后来,相处多了,打打闹闹擦出了暧昧性接触,贼胆快练出来了,却被别的贼捷足先登了!
  婷婷与我接近,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长期饥渴后对健壮男性的本能亲近,并非想要勾引我。婷婷离婚前半年夫妻就分居了,一个健康的成年女人半年空房,性冲动积压确实很久了。因此看到我健身时闪亮的8块腹肌和腱子肉,难免喜欢接近。就如同男人见到美女,愿意多搭话多接触一个性质。但并不是想要发生关系那种。
  都是理性的成年人,知道越轨后的危险。婷婷要满足性饥渴,大可不必和铁姐妹分食丈夫,愧疚不说还可能带来风险。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有都是。因此虽然她虽然喜欢和我有些暧昧,来点刺激,但并没有选择我满足自己的性饥渴。而是选择了别的男人。 这让我很是吃醋。
  婷婷是那种对性比较大方的女孩子,在我媳妇面前向来毫不忌讳和掩饰自己对性福的追求。否则也不会现身说法提醒媳妇婚前注意我性能力。不过婷婷又是那种讲义气,讲感情的女人,虽然对性比较开放,但有婚姻的时候,婷婷还是严守妇道的,追求性花样也是在她丈夫身上折腾。(离婚时为了给前夫还赌债,婷婷把房子什么的都留给了前夫,几乎是净身出户,所以才住到了我家。)。
  等离婚了,她就不受传统观念束缚,按照现代观念,性生活开始放纵起来。婷婷不掩饰的和我媳妇表明过自己对性的态度。那就是“美好青春,不能荒废”。有合适的对象,当然要恋爱满足,没有的时候,也不能苦守空房,粗俗点说不能让B闲着……不过婷婷虽长得漂亮,又是护士,接触人多,交际圈广。但她标准较高,离婚后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因为她家和身边社会还是是传统的,婷婷在本地还不敢开放,怕影响以后组织家庭。 因此一开始还算老实。没有男人,B就干闲着了。最多忍不住了偷偷手淫(我媳妇告诉我的)。
  后来婷婷迷上了游戏和QQ。在我家期间天天上网聊天到半夜,发现了一种新的安全的满足性欲的渠道,QQ交友。就由此逐步下水了。最开始还带有感情追求,玩网恋,网恋见面自然要开房。后来网恋多了,就变成了网乱。再后来就彻底的追求一夜情的纯生理刺激了。
  婷婷最早的网恋对象,还是想要下载到现实的,曾约媳妇陪她去临近城市看对方。我知道网络复杂,见网友很危险,不同意媳妇去,媳妇就没去。现在想起来,不让媳妇去十分英明,如果开了口子,媳妇可能就危险了。我们这里有报道,一个卫校女生,带着女伴去见网友,两个都被强奸了。 虽然这个网友并没遇到危险,但后来就遇到了危险。
  婷婷迷上QQ交友后,开始经常参加游戏行会聚会和去外地见网友,交际圈就更广了。后来周六周日就基本就不回家了。我挺喜欢她的,看她被别的男人约走,十有八九要开房,心里自然酸溜溜的有些嫉妒。但人家是成熟的单身少妇,外出交际无可厚非。我也不好干涉。曾经以危险为由劝阻过,人家不听,我就无奈了。后来果真出事儿了!
  前几年的一天,媳妇突然跟我说,让我帮帮婷婷。说婷婷去见网友被祸害了。婷婷嫌丢人不敢报案,怕漏出来没脸见人。那小子却一直纠缠不放。我做生意,家里又是政法口出来的,白道黑道都有关系,问我能不能通过关系私下摆平那小子,让他不要纠缠婷婷了。
  我很奇怪,婷婷是那种胆子大,性子直,热情泼辣的东北女孩。一次在车上,小偷动她的包,她返身就一大嘴巴,指着鼻子让对方滚。把那小子打蒙了。同行的媳妇吓得够呛,她却一点不怕。这样泼辣的女孩子,即便一时不慎吃了亏,也不至于怕对方,被对方降住了!况且,婷婷在性的观念上比较开放,从不扭扭捏捏忌讳什么,即便是被人占了便宜,也不会怕丢人而被人挟持啊?这不是她性格!
  虽然媳妇吞吞吐吐,言语不详,还是逐步问明白了。原来婷婷有把柄在他手上!做爱时候的录音,还有偷拍的裸照。后来我通过黑道关系,找到那个小子,那小子开一个汽配商店, 算是道上混的,我和他谈了一下,不用威胁,很顺利就拿回了录音照片,替婷婷摆平这个事情,也知道了许多细节。
  东北有句老话:母狗不调腚,公狗不龇牙,还有一句俗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得一点都没错!婷婷并不是媳妇所说见网友被人祸害(强奸)了,她是自找的。从所谓强奸她的人的QQ名字,你就知道婷婷活该了。这小子的网名叫----------大鸡巴哥哥!
  “大鸡巴哥哥”和婷婷相识的过程,和论坛很多人发的泡良经历几乎一样,“大鸡巴哥哥”QQ用一个下流的名字,添加了一个深夜在线的少妇,先是文字,后是视频,向少妇展示了他较大的兄弟,打动了少妇想要品尝的念头,于是两个人相约见面,彼此满意就去开房。一夜激战过后,两人回归现实,各不相扰。
  本来故事到此就该结束。但意外发生了,
  “大鸡巴哥哥”泡了一个漂亮的少妇十分得意,和哥们一起喝酒就吹嘘了出来,贬低那些玩小姐的低级趣味。谈到兴起,上QQ给狐朋狗友看婷婷的空间和照片。损友们看了婷婷的照片自然羡慕其漂亮。正好婷婷在线,“大鸡巴哥哥”就聊了几句。 人家要炫耀,自然问,当天晚上爽不爽?我的大家伙你是否难以忘怀?
  按理说,男人是出苦力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呢,你顺情说好话,满足一下男人的虚荣么,偏偏这个姐姐是个毒舌。不屑一顾,你拉倒吧! 大有什么用?几分钟就交待了,把人家弄得不上不下的,还得我连嘬带吹才再来一次才勉强合格。吹得厉害,银样腊枪头!
  这哥们本来是给朋友炫耀自己的能力,却遇到差评,男人最看重这方面的面子了。当众被打脸,自然下不来台。于是邀约婷婷再战三百回合,放言这次一定把你搞死,搞瘫。婷婷还真就答应了!男人不懂女人的心啊,褒贬才是买主。女人买衣服说不好,才是想要买的。如果不满意,早就拉黑你了,还用说这么多?婷婷虽然上次不大满意,但看中了对方大家伙的潜质,于是两人再次见面了。
  “大鸡巴哥哥”带着两个狐朋狗友,其中一个哥们也带来一个女网友,三男两女先是喝酒唱歌,然后都到“大鸡巴哥哥”家过夜。婷婷和“大鸡巴哥哥”一个屋,两个损友和那女的一个屋。不过那女的突然接了个电话,有事走了这次那小子吃药抹油了,表现很棒。婷婷满意了,却不知危险就在身边!“大鸡巴哥哥”为了证明自己的性能力,操婷婷的时候特地把他店里的监控弄到卧室,让哥们偷偷观战,看自己如何玩婷婷,如何威猛。
  婷婷高潮过后,心满意足,瘫在床上,隔壁两个看直播看得欲火中烧的小子开门进来,要求加入。婷婷一丝不挂又浑身瘫软,根本无力反抗,于是被三个人给群P了一晚上。(那个女的半路走了,两个人无处发泄,于是3对2变成了3对1,婷婷独撑危局!)完事儿后,婷婷也没告他们,当自己吃了次亏,回去后只是把那小子拉黑了就完事了。(我估计她肯定有群P的心理准备,三男两女一起喝酒没什么,一个房子过夜,会发生什么还用说?隔壁两个男人干1个女的,完事后还能放过你这个最漂亮的?被群p不是自找的?说不定她还暗自期待这种刺激呢。
  麻烦出在后来,哪小子好容易泡到个美女,没有玩够,一直骚扰婷婷,婷婷不愿去,最后把手机号码都换了,本以为这样没事了,谁知道那小子挺坏,婷婷被别人操的时候,他趁机偷偷复制了婷婷的手机通讯录。装他同事,通过婷婷爸爸妈妈,哥哥嫂子这些熟人号码,又试探出了婷婷的新手机号。又找上婷婷了。
  婷婷挺泼辣,说要报案,骂他滚。那小子给婷婷放了他们做爱婷婷的录音。说是要播放给婷婷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和同事听,点出了这些人的电话号码。这下子婷婷麻爪了,别看平时她胆子很大,也比较泼辣,被人追到现实也慌了。只能老老实实又去人家那里,让那小子尽情操了一顿。
  她以为那小子慢慢玩腻了就不再骚扰了,谁知那小子一直纠缠她。隔三差五就叫她来玩。让她难以摆脱。她曾试图在那小子家的地方报案(不好意思在本地报案),但公安局不受理。因为这小子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勒索财物,反倒经常送礼物给婷婷。只是纠缠,没有敲诈勒索,只能算是骚扰,情感纠纷,不够立案的。她也想告对方轮奸,可过去很久了,证据早就没了,反倒是那小子给婷婷下了个套。做爱时趁她神志不清,诱导她说骚话,偷偷用手机录音了。
  这个录音我后来听过,以上和我们论坛很多做爱录音一样。,这小子确实挺鬼。趁她神志不清诱惑她答应别人加入,婷婷以为他玩性幻想,清醒过来却百口莫辩。
  开始是两个人互相较劲,一个放言我今晚要干死你,一个你放马过来的态度。于是开操。
  那小子一边操,一边问婷婷自己怎么样,大不大,婷婷只是呻吟,被大力猛戳,就大声叫一下~啊~,始终不正面回答。
  那小子就说粗话,一边操,一边说干死你个小骚货,操烂你的小逼之类的,明显加大了力度,听到啪啪的声音,婷婷的情绪也明显激动了起来,呻吟更大了。
  那小子一边操,一边逼问婷婷自己大不大,最后婷婷忍不住猛插的刺激,开始承认“大鸡巴哥哥”,大,大,好大呀!
  接着那小子又诱导婷婷跟着他说骚话,婷婷受不住刺激,下意识的反应,被操得声音断断续续。几乎说不成话了,渐渐的,呻吟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尖叫。
  。
  过了一会儿,婷婷的叫声平息了,那男的有些得意地问:怎么样,我厉害不?你刚才是不是高潮了? 婷婷不吱声。
  婷婷的性格有些像男孩子,愿意自己主导,不愿意做出被人征服,服软的表态,这很不好。其实,一句你真棒,我都不行了,会让男人无比自豪,为你舍生忘死的。不懂得对男人的付出进行赞扬和肯定的女人不是好女人,那男的问婷婷怎么不吱声,是不是不中用了? 婷婷就吱吱嘎嘎的动作了起来,应该是女上位姿势,女方主动动作,我偷听婷婷和媳妇说私房话,婷婷说过,她喜欢女上,这样自己哪儿想,就刺激那里,主动舒服。果然一会儿就听婷婷开始喊,操啊,操阿,别停,别停,用力,用力之类的。然后啪啪声音开始,那小子开始发力,婷婷大声呻吟,尖叫,许久才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 婷婷说,刚才我真高潮了。“大鸡巴哥哥”很得意说,我还一点没射的意思呢,婷婷说,你肯定吃药了,那小子说,没有没有,撒谎不是人,我平时就这么厉害,上次是好长时间没做,发挥不好。
  “大鸡巴哥哥”问婷婷是否满足,婷婷说看你以后的表现了,那小子就说婷婷骚,说如果他这样厉害婷婷还不满足,他只好叫他哥们一起来轮大米满足婷婷这个骚货了,婷婷向来毒舌,嘴硬不服软,说,你不行的话就下去,叫他们来干我。那小子说,才刚刚开始,射还早呢。
  于是又开始干了,听得出,玩各种花样,这样干了一会儿,“大鸡巴哥哥”问婷婷自己技术怎么样,婷婷比较特,不愿意夸人。半天说了句,别整华而不实的,你还是从后边来吧。婷婷和媳妇说过她喜欢被后插,说那样几下子自己就来情绪。
  果真改为狗仔势以后,婷婷很快就开始呻吟。然后变成狼哭鬼嚎的浪叫。
  这时候我听出,那个男的开始有意下套,坑婷婷了。
  他先是诱导婷婷应答自己,说一些骚话,
  还要么?
  要!
  要什么?
  操!
  用什么操!
  鸡巴
  啊!!
  什么样的鸡巴
  大鸡巴
  谁的鸡巴
  你的
  操谁呀?
  啊!!
  操我的!
  操什么?
  操我逼
  操谁的逼
  操我的逼
  你是什么逼
  小骚逼
  啊!!
  说大鸡巴哥哥操我
  啊!!
  鸡巴哥哥操我
  操得爽不爽,
  爽,
  那儿霜
  逼爽!
  要不要更爽!
  要!
  全天下的男人都用大鸡巴操你好不好。
  好,快操我。
  我的大鸡巴粗么,
  啊!粗!
  喜欢粗鸡巴么?
  喜欢
  喜欢长鸡巴么
  啊!喜欢!
  长鸡巴插你小逼最里边,好不好?
  好啊,好啊,往里面操我。
  小强的鸡巴比我还长,操你好不好
  啊!
  啊!
  啊!
  好!
  好不好!
  啊!
  好
  长不长!
  长啊,真长!
  小李的鸡巴比我还硬,操你好不好
  啊!
  啊!
  好~~
  硬不硬!
  硬
  爽不爽?
  爽
  我们三个轮流操你的小逼好不好
  好!
  操谁呀?
  啊!!
  操我的!
  操什么?
  操我逼
  怎么操
  用力操
  一齐操么?
  一齐操!
  大家都操你!
  都来操我
  快操,
  快操啊!!
  听录音录入的,好半天才录全。重听了现在还觉得激动呢。
  婷婷已经被操得神志恍惚了,以为他是玩性幻想,问什么就随口答应。那小子反复问了多次,婷婷都随口答应:都来干我,一起干我。
  结果这些录音,成为婷婷接受群P的证据了。
  而且到后来,婷婷看已经被干了,被轮奸的时候也没哭哭啼啼,反倒开始放纵自己,连续高潮,这高潮的声音也录下来了,这更加说不清自己是被强奸了。
  婷婷最后不怕丢脸求助我媳妇和我,是因为她几乎被挟持了,不摆脱就完了。
  她原来以为这小子玩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会放过自己了。谁知道这小子玩良家上瘾了。到处找不说,还参加了泡良群,为了和别人共享资源,就拿婷婷和别人交换良家。带着婷婷参加了好几次性聚会,开始婷婷虽然有些不安,也觉得刺激,倒是参加了。
  可因为她长得漂亮,每次几乎是最美的,因此每次聚会,她都成为群P的中心,被重点干,有时候聚会就是为了分享她,身体吃不消不说。还带来了危险。虽然男人都戴套操她,但还是出事儿了。群P的时候,有的男人操完了别人来操婷婷没换套,有时候就是并排轮流插,插一个换一个套多影响情绪啊?结别的女人有妇科病,通过避孕套间接传染给了婷婷。
  婷婷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就毁了。死活不肯参加了,那个男的一直威胁她 ,她无奈就求助我媳妇,找了我,摆平了这个事情,她也因为不好意思见到我,到南方发展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