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女老师
体育女老师

"在这里换衣服,是不会错吧?"
  "当然不会错。而且女子排球队快要比赛了,每天要指导队员到很晚也是确实的。"
  "为甚么不用更衣室?"
  "有学生用的更衣室,但没有老师的,可是每一科都有准备室,老师就在那里面换衣服所以仓桥就在这个地学准备室换衣服。""这就是说,换的衣服就在这个柜子里…"
  听到贡的说明,宇津木看灰色不锈钢制的柜子,然后一直不断看手表。
  指针是六点二十分,学校只有一名地学教师,所以地学准备室等于是地学教师仓桥静香专用房间。
  "能顺利做到吗?"
  "你这时又怕了,不然就回去算了。"宇津木用不屑的口吻说,看一看贡的决心程度。
  "不!我如果被开除,你可能更不利,是替你耽心。""嘿嘿,不用你耽心。只要我一个人说话,就不知道你是谁。""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可是我不会马上就干,因为你说是美女教师,所以我要先欣赏脸孔和肉体,不然干的滋味会减少一半。"
  听到宇津木压低的声音,贡的心脏不由得更具烈跳动,将要和童男子说再见的喜悦,和强奸美丽的级任导师,这种犯罪意识使他的身心都颤抖。
  贡的全名是——宫贡。身上穿牛仔裤和T恤,是这里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宇津木洋介是三十二岁在白色T恤上穿一套西装。他的职业是摄影师,但也是贡的家庭教师,算是从事教育的人。
  这样的二个人来强奸高中的女教师,不能不说是很奇妙的组合。
  "来啦!"
  听到走向准备室的运动鞋声音。
  两人互相望一眼彼此又点头,宇津木从口袋拿出太阳眼镜戴上。贡挥动几下拿在手里的毛巾和绳子。
  脚步声停在准备室门前。
  今天的目标仓桥静香推开门,走进准备室,她还把门的内锁锁好,这才打开灯光。
  女教师是穿红色运动衣,年龄约二十五、六岁。头发是短发。因为担任排球队的顾问,身材很高,双腿修长,像杏仁般的眼睛,在可爱中露出毅力,鸭蛋般的脸确实是相当的美。
  进入房间后,静香就到办公桌前开始整理书本和学生名册。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向柜子走去,弯下腰开锁时,在圆润的屁股上从运动衣也能看出三角裤的线条。
  静香脱掉运动鞋变成赤脚,打开柜门,拿出挂在里面的短袖和裙子。色肤色的裤袜放在上衣上。然后把衣架挂在梆子的门上。
  这时候静香拉起运动上衣,首先露出细细的腰。
  外面仍旧下雨,静香脱衣时发出布料摩擦的声音,好像更能强调准备室里的寂静。
  躲在墙角的两个男人,眼睛冒出紧张的光泽凝视。
  露出雪白的上半身,光滑的肌肤发出光泽,胸前粉红色的乳罩紧紧包围一定是很美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像皮球隆起,那是另人产生欲望的乳房,乳头微微顶起乳罩,从后背到腰部的曲线散发出女人的性感。
  拉下运动裤,露出和乳罩同色的三角裤,三角裤只能把圆圆的屁股盖住一半,几乎能看出屁股的沟缝,脱去运动裤时完全暴露出修长的双腿。
  不愧是喜欢运动的人,全身没有一点赘肉,三角地带很性感的隆起,在三角裤下,能微微看出黑色的耻毛。
  "就是现在!"当女教师伸手拿上衣时,宇津木招呼贡。
  刹那间静香全身紧张倒吸一口气。
  两个男人从桌后冲出,向女校师背后袭击。
  没有等静香发出惨叫声,就把毛巾塞进她嘴里,在从口带拿出睡觉用眼罩,戴在露出恐惧眼神的眼睛上。贡解开乳罩上的挂勾,取下后丢在桌上。宇津木把静香的双手扭转到背后用绳子捆绑。
  动作干净俐落,静香一点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我们只是来强奸,只要你老实一点,就不会使你的皮肉受伤,放心吧。"宇津木说完就取下太阳眼镜放在西装口袋里。
  "唔…唔…"静香好像要说话,可是嘴里塞入毛巾,只能发出哼声而已。
  "你要恨,就只能恨和你来往的低能爱人,还有自己的美貌吧。"宇津木把伫立在那里的静香的下颚用手指板起,露出得意的笑容说。
  "……"
  静香还不明白宇津木的意思,实在难想出他说话的内容是什么事。而且现在是恐惧感占有她的心,修长的身体微微颤抖,现在只能让对方任意摆弄。


  当贡蹲下去把三角裤拉下去时,只好抬起腿让对方脱去三角裤。
  "呦,你是很懂事的老师,而且这样的乳房,让你当高中老师太可惜了,乳头向上翘起,好像在要求快点吸吮。"宇津木退后一步一面欣赏静香的裸体一面说。
  贡也来到静香的身前,用火热的眼光看丛草般的阴毛:"现在要欣赏一下你那个长有茂密阴毛的阴户了,我是他这个童男子的性交老师。现在要用你的肉体作标本,教他女人是什么样的动物。"
  "……"
  静香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双手绑在背后,眼睛和嘴都被蒙上。何况现在是一丝不挂,而且又在校内。
  "这样吧。请你仰卧在那个长椅上。"宇津木一面说一面拉静香的手臂,准备拉到对面墙边的长椅上。
  "唔…唔…"这时静香试图反抗,一面扭动身体一面双脚用力。
  贡看到这种情形去把长椅拉过来,这个长椅的椅面是塑胶,常在医院的候诊室看到没有后背的长椅。这是每一间准备室都有。
  "你还是老实一点吧,不然就把你绑在长椅上。"宇津木把静香抱起,就像洞房花烛时新郎抱着新娘一样,把静香抱在长椅上仰卧。
  长椅很窄,只要动一下好像就要从上面掉下去,从头到脚底正好放在长椅上。
  这时候的静香完全任由他们宰割了。
  仰卧后乳房的形状也没有改变,像小山一样向上翘起。双手在背后,所以使她的背向后仰,也使修长的裸体露出肋骨。
  "我说老师,就当作性教育给他看看屄是什么样的构造吧。"宇津木把静香的双腿从长椅上拉到地下,这样一来双腿不得不分开,暴露出神秘的花园。
  "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吧?这就是成熟女人的阴户。"贡的视线盯在女教师的大腿根上。www.14 0.xx_x得得啪永久备用域名有黑色阴毛围绕的阴户,完全暴露在贡的眼前。阴毛从三角地带连到大阴唇,长在大阴唇上的阴毛,向中央的肉缝横倒过去。
  "女人的阴户是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的。所以男人才会像采蜜的蝴蝶不停的改变女人…而且这位仓桥教师的阴毛与众不同,不只是茂密,大阴唇的毛像帘子一样横盖在上面。"
  "唔…唔…"听到宇津木的话静香忍不住扭动身体。
  静香也发现那个少年一直不说话,可能是本校学生的关系。果真是如此,是一面让那学生看自己的阴部还一面解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屈辱。
  "而且,每一个女的性感带又不一样。可是一般而言,大部份的女人都是子宫和阴核最敏感。你看过阴核吗?"
  贡很坦诚的摇头。平时是充满反抗性,很难控制的少年,看到异性的生殖器时就变成这样老实,使宇津木感到很好笑。
  "看吧!这就是阴核。"宇津木用手指翻开静香的蜜洞,露出粉红色的肉蕾。
  阴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阴唇也很小,肉比较薄,也没有从沟里溢出,但也不是说像少女一样,美丽的粉红颜色,看起来还是相当性感。
  "这个肉片就叫阴唇,这个名称至少你听说过吧?这个东西的大小,每个女人也都不一样。这位仓桥老师的可以说是属于平弱的。"静香只有忍耐的份,可是对于宇津木卑猥解说,恨不能把耳朵堵起来。强烈的耻辱感使她的脸色通红,愤怒和羞耻混和在一起使全身血液沸腾。
  宇津木的手指终于把阴唇向左右分开,湿润的肉缝在白光灯下发出光泽。肉沟的颜色使人连想到内脏,是很够刺激的粉红色。
  这时候静香想到学生已经看到那里时,忍不住想扭动身体抗拒。
  "这是尿道口…还有这里就是希望有鸡鸡插入的膣口…怎么样,差不多该抛弃你的童贞了吧。"
  "唔唔…唔…"静香拼命的摇头发出哼声,但也是无意义的反抗,对本来就准备强奸的男人,没有发生任何效力。
  贡脱去背心,解开牛仔裤的腰带,连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上,这时候跳出已经勃起到极点的阴茎。龟头彻底膨胀,炮身几乎贴在肚皮上。又粗又长,完全是大男人的阴茎。
  "哦,原以为是童男子没有什么指望,没想到有很了不起的家伙…可是这样粗的话是插不进去还没有湿的阴户里,就这样插入是不可能的,还是先舔一舔让她有性感再来。"


  宇津木说完之后,可能是怕静香会抗争,用双手压住女教师的上身使她不能活动。
  贡忍着紧张和兴奋,从静香的脚下趴在长椅上,脸向大腿根靠过去。
  从肉缝上散发出甜酸的芳香,贡并没有立刻用嘴压上去,而是用手享受那里的感觉。先在三角地带上抚摸,欣赏和阴毛摩擦的感觉,确认肉缝隆起的弹性和耻骨的形状,然后顺着大阴唇的阴毛轻轻抚摸,让手指认识那柔软的感触。
  耻毛并没有严重卷曲,越接近屁股越短,在肛门四周找不到一公分长的毛。
  贡用食指轻轻放在阴唇上,从下向上滑动,到达阴唇的顶端,把阴核从肉缝里剥出来。虽然很小,但那种肉质和感触都很像龟头,用指甲轻轻摩擦时,静香的下半身像小鱼一样跳动抬起屁股。
  这时候贡想到用食指沾上口水揉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时一本正经站在讲台上的静香,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食指上沾满口水压在阴核上,然后像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阴核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静香的表情。可是有眼罩和毛巾塞在嘴里,没有办法看到表情,但至少能知道她的肩微微颤抖,全身也在用力。
  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静香弯曲的双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乳房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这种反应和她上课时的模样完全不同,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贡的右手玩弄阴核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腰摸过去。
  "很好,第一次能弄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那么我来帮你摸她的乳房吧。"宇津木一面鼓励贡一面用温柔的动作开使抚摸静香的乳房。
  贡继续玩弄开始有热度的阴核。
  "嗯…嗯…"从女教师的鼻孔冒出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
  "不要只用手指,也要用舌头,这不是和奸,是强奸,她就算发出一点哼声,阴户还是不会湿润的。"
  经过宇津木这样说,贡才停止对阴核的攻击。
  贡的手指离开阴核,阴核已经完全充血,比开始膨胀一倍大小。可是贡并没有立刻开始口交,而是拉动薄薄的肉瓣,观察伸展的情形和内侧的颜色。
  阴唇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色是较深的粉红色。这样把花瓣拉开,手指伸入裂缝里,压在尿道口上刺激那里,同时把食指插入肉洞里欣赏膣璧的感触开始扭动。
  正如宇津木所说,膣里还没湿润,不过多少还是开始润滑,食指插入根部时,觉的膣里的肉夹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
  贡一面这样玩弄肉洞,一面把嘴唇压到阴核上。
  这时候的宇津木也放弃用手抚摸乳房,改用舌头舔乳头。
  贡用舌尖在勃起的阴核上舔,还用牙齿轻轻咬,含在嘴里吸吮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嗯嗯…嗯…"静香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
  膣里很快开使湿润,闻到性的腥味,手指在肉洞活动时发出吱吱的水声。从静香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插入手指的肉洞里流出火热的蜜汁。贡从肉洞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男人性欲的雌性味道。
  舌头向肉缝移动,舔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舔。也用舌尖刺激肉洞口。在肉洞口的四周舔后舌尖又向里面插入。
  "大概已经够了,你就向童男子说再见吧。"
  抚摸乳房的宇津木离开静香的上身站在长椅的旁边,贡跪在长椅上面对静香的裸体。
  静香仍旧抬起双腿分开,好像希望快点给她插进去。
  "要慢慢的插入,然后才能进入里面。"宇津木好像在安抚贡的急躁,站在旁边指导。
  贡点点头压到静香的身上。这时候宇津木把静香嘴里的毛巾取出,也解开被绑在背后双手的绳子。
  "给你手和嘴恢复自由,但不能取下眼罩,你要取下的话,决不会轻饶你。"宇津木用威胁的口吻告诉静香。
  解开绳子时,静香一双已完全麻痹的手臂在左右垂下。贡把勃起的肉棒正对肉洞口,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润滑的感觉使他的兴奋更升高。
  龟头颤抖的钻进肉洞里。
  贡固定自己膝盖的位置,按照宇津木教的把肉洞插入一半就退出少许,又插入一半再退出少许,这样继续抽插。
  "啊啊…啊…"


  从取下嘴里的毛巾后,很快的就从静香的嘴里听到甜美恼人的声音,那种充满性感的声音,使贡的性感受到煽动,一下就把肉棒插入根部。
  静香的肉体在教室被学生奸淫的特殊情况下,开使颤抖,觉的像乱伦,但不知为何兴奋也越强烈。
  "唔…唔…"静香的上身向后弯曲成拱形,原来垂在左右的双手也开始怀抱贡的上身。
  贡开使激烈的律动。这是第一次的经验,一但开始这样活动,不到达终点是无法停止的。虽然是很单调的抽插,但是像火车头一样有力的动作。每当插入时龟头冲破膣壁,到底时压扁子宫。
  "唔…唔…"冲击到脑顶的刺激,使静香苗条的身体猛烈颤抖。
  可是,就准备开始向高潮奔驰的刹那,贡就已经到达终点,向子宫喷射出火热的精液。
  "太快啦!老师还没泄出来。"宇津木笑着对已变成软绵绵的趴在静香身上的贡说。
  "不过,第一次能有这样的成绩还不错。但是这样对老师太不公平,还是我来让她泄出来吧!"宇津木一面说一面脱衣服。
  "虽然这是强奸,但也不能自己先跑到终点,要确确实实的让对方泄出来,不然会多恨你几倍的。"
  宇津木说完时也变成赤裸。
  他身上没有赘肉,看得出是经过锻练的身体,胸脯的肌肉很结实,也看得到腹肌,在大腿根上耸立的褐色阴茎,使人有钢铁般的感觉,无论是粗度或长度都和贡是不相上下的巨炮。
  "你要看清楚。"
  贡离开静香的身体时,宇津木就到长椅的前面。静香仍旧抬起腿像左右分开,看起来就好像在等待宇津木来插入。
  有黑黑阴毛围绕的阴唇,像哭过一样热热的肿起。阴唇还是那样向左右张开,露出里面湿淋淋的淫肉,流出浊白的精液。
  宇津木用双手抱住静香的腰,把她拉到长椅的边缘,自己是半蹲的姿势,这样把肉棒插入肉洞里。
  大阴唇更膨账,把巨大的肉棒吞进去。
  插入根部时,宇津木忽然开始扭转屁股。这样用龟头磨擦子宫,用阴毛刺激阴唇和阴核。
  静香的嘴是半开,四肢在颤抖,插入肉棒时,乳头已经勃起成豌形,乳房在胸上可爱的摇动。还没有正式开始抽插运动,静香已经开始像追求母狗体温的小狗一样发出撒娇般的哼声。
  宇津木一面享受膣带来的感触,一面继续做活塞运动,这时候准备室里充满了"噗嘲、噗嘲"的淫邪水声。
  "啊…啊…好…"静香的肉体已经被贡的动作点燃欲火,现在欲火更猛烈。
  "虽然这是强奸,一但开始以后,就要到达最后的高潮…明白吗?"宇津木一面说给贡听,然后逐渐加快动作,要插入肉棒时下体和下体猛烈相碰。
  这时静香也主动的扭动屁股,贪婪的想得到最大快乐。每当龟头到达子宫时,就调整屁股的位置,让龟头能顶到最有快感的地方。
  "啊…唔…"
  "虽然是很舒服,但在学生面前可以这样淫乱吗?看你明天怎么去上课。"宇津木很镇定笑着取笑美丽的女教师。
  "啊…啊…太厉害了…"这时候静香已经到达高潮。
  "在学生面前"这句话虽然多少刺激一下理性,但她的肉体已经淹没在强烈性感的波涛里。拼命的摇头,雪白的脖子上冒出静脉。
  "啊…我泄了…"静香的四肢发生巨烈的颤抖,发出更高的哼声,全身逐渐失去力量。
  "你看,这就是女人达到高潮的状态,女人没有到达这种状态是不会满足的,就像男人不射精就不会满足一样。"
  宇津木从静香软绵绵身上的洞穴拔出阴茎,阴茎仍旧是勃起状态,沾满黏黏的蜜汁,使炮身发出闪亮的光泽。
  "老师,让我们的学生见识一下从背后干的样子吧。""不行啊,饶了我吧…"静香声音沙哑,好像刚从睡眠中醒来一样软弱无力的说。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强奸的目的。"
  宇津木一面说一面拉起静香的身体,站起来后就强迫她转身,让她的双手扶在长椅的边缘上,用手在高高挺起的屁股上分开肉瓣露出溪沟。
  "现在才正式开始。"宇津木说着,然后立刻从背后把肉棒插进去。双手抓紧屁股,肉棒插入到根部,蜜洞里已经是泥泞状,膣壁已经无法紧缩。
  "啊…唉呀…"


  "这里是学校,最好不要大声叫喊。"
  宇津木向前挺时,静香的身体好像抱住长椅,上半身趴下去后,抬头向后仰成弓形,屁股仍旧高高挺起,双脚因为用力,形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唔…啊…"
  龟头在子宫口旋转,和正常姿势的角度完全不同,强烈的动作好像要给她引出最强烈的快感。
  这时的子宫口像滑溜的球,每当顶到子宫口时,强烈的刺激从龟头传到全身,但女人的静香更是强烈,子宫的麻痹使全身颤抖,连大脑都快要爆炸。
  宇津木仍旧猛烈抽插,用力顶到子宫口上,龟头在膣壁上磨擦。
  静香死命的抱紧长椅,同时拼命的摇头,强烈的欲火要把身体烧焦,而且屁股开始淫靡的旋转,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无法忍受快感在身体里奔驰,嘴里不停的发出淫声浪语。
  "啊…饶了我吧…太强烈…我快要死啦…"静香这时又达到高潮,而且是连续性的大波浪,一直在高潮上没有退潮的现象。
  "我就算再干二十分钟也不会有问题…"
  "啊…不行啦…真的要死啦…"静香从紧闭嘴角流出口水拼命的哀求。
  "好吧,但你要照我的意思说出来。"宇津木停止抽插的动作,然后趴在静香的背上,在耳边说几句话。
  "不…不要…"静香的脸色更红也更拼命摇头。
  "我是不会强迫你说的。"宇津木又开始猛烈做活塞运动,而且用拇指揉搓肛门,龟头在子宫口猛烈磨擦。
  "啊…受不了…我说…"
  "既然要说,就要说清楚一点的让学生也听清楚。""求求你…把你火热的精液…喷在我的阴户里吧…"静香说出来的话,使守在身边期待她说什么话的贡也脸红起来。平常上课很正经的老师,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这是贡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好吧,我就接受你的要求吧。"
  宇津木说完,上身微微向后仰起,这一次是由上往下冲击,开始猛烈的动作。
  "啊…唔…好…"
  宇津木照自己允诺的话,开始向射精的高潮奔驰,每当肉棒插入时,静香就变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啊…"
  当肉棒做最后一次进攻时,刹那间静香的双脚离开地面,因为到达子宫口的力量太过强烈。
  "啊…我…的阴户…快要溶化了…"
  就在静香的全身失去力量时,宇津木的火热精液喷射在子宫上。
  在宇津木和贡穿衣服时,静香仍旧软绵绵的趴在长椅上,双手垂在下面,也没有想要取下眼罩。
  "仓桥老师,请不要忘记你最后说的那句话,你说,"求求你把火热的精液射在我的阴户里…"是你这样恳求我的,当你想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时,最好记得这一句话,把嘴闭紧一点。"
  宇津木说完就打开内锁,关灯。然后留下赤裸的静香在里面,和贡一起泰然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