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被老师成全
被老师成全

回憶的河流還流淌在七年之前,那年我還是一個懵懂的初二學生,青澀的校服,稚嫩的面孔,上進的心態都是那時最真實的寫照,然而,人類的奇妙就在於當歲月悄悄降臨,到達一定的積澱,總會有著那無限的遐想,雖然看似不切實際。
  「咱們班哪位同學的電腦操作水準高,快來幫老師一個忙。」急切的說話聲打斷了亂哄哄的自習課堂,那是週五下午的最後一節課,班裡的同學們,都在討論著週末去哪裡瀟灑的議題,早已不再去管什麼課堂紀律了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看著老師急切的樣子,沒辦法,今天這樣的情況恐怕沒人願意幫忙,平時那些遊戲大神,早想著如何刷副本打BOSS了,誰會管你辦公室那攤子事。
  「我幫您吧老師。」
  沒辦法,因為班裡班長是個女同學,而且對電腦上的事一竅不通,所以身為班裡二哥的我只好站出來。
  「好,快來我辦公室,其他人收拾東西,打鈴就可以回家了。」說話的是我們的班主任老師,她姓陸,是教英語的,她年近40,平日裡對我們特別好,向來以德服人,很得同學的心,如果不是剛開學又逢週末,肯定會有很多人幫她。
  無奈,接下了差事我也趕緊收拾好自己的書包,和平時一起回家的同學打了招呼,就匆匆奔向英語組辦公室了。
  「報告。老師是我。」
  「快進來!」
  陸老師溫柔的回應讓我心裡咯噔一下。
  我推開門進去,只有陸老師和隔壁班趙老師兩個人,我連忙打招呼:「趙老師您好。」
  「你好,陸老師,真羡慕你,班裡有這麼出色又懂事的孩子,哎,我們班那群土匪,讓人頭疼。」
  陸老師微微一笑道:「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是這樣,逆反嚴重,多點耐心,引導引導。」
  「也是,哎,那你快讓他幫你吧,我去檢查一個衛生,省的這幫孩子偷工減料,週一要大會,不敢第一周就當典型啊。」說著趙老師背包離開了。
  「來,小博,這不你們剛開學,學校要辦校信通,要統計家長的聯繫方式和家庭住址,要編輯表格,發電子郵件,老師平時不玩這些,弄的比較慢,學校急著要,這才叫你來。」陸老師,滿臉的焦急。
  我一聽,那感情好,表現的機會來了,我趕緊搬了一把椅子,讓老師坐下,我自己坐到電腦前,「老師,我來輸入,你照著紙上的給我讀,這樣快。」「好,我們抓緊開始。」
  平時玩遊戲練就的打字速度絕對派上用場了,老師一邊讀我就一邊搞定了,興奮的老師直說好,
  「不錯嘛,是不是平時在家總打遊戲?」
  「嘿嘿,沒有啦老師,我媽是單位的會記,接觸電腦也比較多,有遺傳吧。」「呵呵,挺會說啊你。都一樣,我兒子也是玩,你不用怕老師批評你。」看著陸老師,沒有平日上課時的嚴肅,就像個阿姨一樣,坐在我旁邊,穿著白色的襯衣,脖子的一條細細的銀項隨著反光若隱若現,我邊開玩笑邊順著陸老師的脖子向下看,伴隨著她的呼吸,雙峰真是呼之欲出啊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正好是襯衣,顯得格外的豐滿,我吞咽一口口水,問道:「老師,您兒子多大了啊?」
  「今年四年級,比你們小,不過也是電腦迷,愛玩不愛學。 」我連忙接過來:「老師,您這麼優秀,您兒子長大一定會出色,現在還小,貪玩也正常。」
  「哎,慢慢來吧,或許會好。」
  陸老師臉色變得不像之前那樣喜悅,我也不敢再說,但是看著近在咫尺的老師,我下體不自覺的硬了,我趕緊低下頭,可是老師說:「繼續呀,別走神,趕緊弄好,回家你好好過週末。」
  「啊,好。」
  應付著老師的話,我腦海裡卻想著的老師那跌宕起伏的奶,和絲襪下包裹的腳。
  沒辦法,人家是老師,我有賊心也沒賊膽,只好忍著自己的慾火就劈裡啪啦的敲起鍵盤。
  四十分鐘,我就幫老師搞定了60人的名單,然後編輯好,發送到指定的郵
  箱。
  「謝啦,謝啦,年輕就是厲害。」
  「幫老師的忙是天經地義的,您千萬別客氣。」我和老師對視一眼都笑嘻嘻的,滿臉輕鬆。
  「走吧,任務完成了,早點回。」
  說著老師就站起身,話音剛落只聽「呲啦」一聲,好像什麼東西撕扯了。
  陸老師驚呼一聲,「哎呀,這個桌子下面木屑上次沒清理乾淨,今天真是把我害了。」


  我順著聲音向下看去,原來是陸老師腳踝的絲襪被刮出了一個很長的口子,而且腳踝那個位置也劃破了。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腦袋一熱,把翹起的木尖折斷,然後順勢把手摸在老師腳上,「老師,您疼嗎?您慢點。 」
  「沒事,沒事,小傷,不過這絲襪看來穿不了了,這麼長的口子,出去別人看見,多丟人啊。」
  「是啊,您趕緊脫了吧。」
  可能出於著急,我順勢說的話,做的事,居然讓這個四十歲的女人臉紅了。
  「你在辦公室呆會,我去廁所換掉。」陸老師羞澀的說。
  我連忙說:「不用不用,老師您就在這換,我出去,您換好,我再進來。」我依依不捨的拿開老師腳上的手,關上門站在門外,還不時的聞一聞。
  過了幾分鐘,「快進來吧,這孩子,老師也是人,出糗也很正常。」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連連點頭並附和道:「嗯嗯。」「行啦,無論怎樣還是謝謝你幫忙,走吧。」
  說著陸老師把換下的絲襪扔進了垃圾桶,我想得不到老師,有點信物打打飛機也好啊,然後我矯情的對老師說:「陸老師,您先走,我把屋裡的廢紙垃圾收拾完,我幫你鎖門。 」
  陸老師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也沒拒絕,因為我這種學生,老師不會懷疑在辦公室裡偷東西,對教案做手腳的。
  「嗯,那好吧,稍微收拾一下就行了,趕緊回家,別耽誤太晚了,老師先走了。」
  「好,老師再見,您慢走,注意安全。」
  陸老師離開以後,我一直聽著樓道裡的高跟鞋聲漸漸遠去,才把門關好反鎖,然後用顫抖的手從垃圾桶裡撈起絲襪,把襠部對著我的臉瘋狂的吮吸和聞香。
  一股淡淡的騷氣,有點臭,這股味道直逼我下體,一下子我覺得火山爆發再也抑制不住了,連忙脫下褲子把深灰色的長筒絲襪套在雞巴上,來來回回,嘴裡還念叨著老師的名字。
  沒幾下,一股濃精一瀉而下,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能力,整個絲襪都濕漉漉黏糊糊的,我趕緊把絲襪揉成一團擦乾自己老二上的殘留液體,就匆匆扔進垃圾桶了,實在太黏糊了,不然我當時肯定做收藏。
  就這樣,回到家後的我久久不能平靜,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可以興奮得打好幾次飛機,腦海裡顯現的從開始的絲襪,變成陸老師在我胯下呻吟,哀求,驚叫。
  但後來,所有一切YY的事都沒發生,直到上個月,讓朝思暮想的女人,終於吃了我的雞巴,喝了我對她的恩賜。
  ***    ***    ***    ***
  大學的生活很糜爛,放假回來以後,每天和過去那些好哥們,花天酒地,胡吃海塞。日子過得簡直墮落了。
  「聽說咱們陸老師當英語組組長嘍。 」
  「升官了啊!」
  大家都在紛紛議論這個過去對我們如慈母般的女老師,可是聽到這些,我腦子想的卻是另一些事。
  「咱們這週末去她家看她吧?」
  「好啊,好啊,好幾年了,去看看老師也應該的。」「行,到時候你聯繫我們。」
  大家你一嘴我一舌的說著,我只是默許,但是他們都不知道,老師和我的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就此開始了。
  知道週末要去老師家,我提前兩天,週五就跑到原來的學校。
  當然,和過去一樣,下午放學同學們都高高興興的回家,我幾經打聽,才知道英語組新辦公的位置。
  我幾乎一路狂奔到了新的辦公室,「鐺鐺鐺」我還是禮貌的敲了幾下門,因為覺得沒有必要再喊報告。
  「進來!」熟悉的聲音讓我心裡一沉。
  我推門進去,辦公室裡只有陸老師和另外一個老師,那個老師顯然是新來的,我並不認識。
  「老師好,還認識我嘛?」我笑盈盈的走向陸老師的辦公桌。
  「哎喲,我的好助手。怎麼不認識了,快坐下。」「嘿嘿,老師您沒怎麼變嘛,我放暑假,回來看看您。」「哎,老師都是老婆子了,還變什麼。 倒是你,越來越帥了,天之驕子的生活是不是滋潤的挺好。」
  「哈哈哈,」
  我尷尬的笑笑,並仔細端詳著老師。陸老師,今天穿了件米色的半截袖,風韻不減,那一對雙峰仿佛更大更巍峨了,一雙翻毛皮的黑色高跟襯陪著深色的肉絲,我心裡暗恨,這婆娘這幾年讓人保養更好了,那麼大。
  但是,我臉上依然保持學生本色:「哎哎,我們也不是高等學府的人才,大學生活嘛,您也知道,糜爛的要死。」我轉開話題,和她扯起了家長。


  差不多聊了半個小時,另外的那名年輕老師說:「陸老師,您學生真優秀,太羡慕了。」
  「嗨,你還年輕,將來也是一樣,現在的孩子越來越聰明嘍。 」「呵呵,您人緣好,是公認的,得了,你們聊,我去看看那幫孩子們,然後就撤了。」她向老師眨眨眼,
  意思好像是賄賂當官的,自己的活留著慢慢幹了。
  「去吧去吧。」陸老師也是非常隨和的應允了。
  等到年輕老師離開後,陸老師又接著問我:「怎麼樣,學業有成,物件找了嘛?」
  「哪裡有物件啊,指望老師給介紹呢。」
  「哈哈,好好,老師有合適的人選,肯定給你介紹。 」「好,謝謝老師,那我要找老師這樣的。」
  「臭小子,人大了。會拿老師尋開心了。」
  我說:「沒呢,老師您看您,腿還是那麼細,皮膚還是那麼好,緊繃繃的。」這可不是恭維,我們這位英語老師長相不算沉魚落雁,但氣質絕對不輸什麼高幹的官太太。
  「呵呵,越來越會說嘍。 」
  陸老師放下手裡的教案本,專注的和我聊起來,從家長聊到學校裡的事情,不知扯到哪了,竟鬼使神差的聊到那次的尷尬。
  「哎,我就那一次出洋相,還正好讓你碰見,我有時候想起來還覺得怪不好意思呢。」
  我趕緊緩和尷尬氣氛道:「那有什麼,您對我那麼好,當年評優評先都有我的份,我怎麼會因那點小事就出賣您呢。」
  陸老師和藹的道:「真快,都那麼多年了。」
  正說著,一個眼鏡男推門進來,說:「陸老師,這是英語組的通報,這周的,你快點整理出來,交教務處。」
  看到我在,他也沒多逗留,打了個招呼,就又匆匆離開。
  「我來吧老師,您歇會。」
  「不不不,過去找你們幫忙,首先因為老師不太熟練,再說了,現在你們來都是客人,我哪好意思讓你們幹活,我來,老師現在的電腦水準還是鍛煉的不錯。 」
  說著,她就坐到了電腦前,我拽過旁邊的椅子,也坐到她身邊。
  老師的水準確實高了很多,難怪能當組長了,辦公三件套爐火純青啊。她聚精會神的整理著材料,我坐在一旁愣神,思緒又飛回過去的絲襪上,那種感覺無言可喻,而那個讓我欲仙欲死的人就在我旁邊,而且這間不大的屋子裡,就我們兩個人。
  一股邪火直上雲霄,我把胳膊搭在陸老師的脖子上,摟著她,然後淡淡的說:「老師,你真美。」
  陸老師還沒察覺我的反常,一邊工作還開玩笑似的說:「嗯,我愛聽我學生誇我。」
  「那你愛學生操你嗎?」
  突如起來的粗口,讓她瞬間石化,「你這是什麼話!」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她一把拽進我懷裡,「啊!」老師被這驟然的動作驚了一下,隨後就開始的瘋狂的反抗。可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再怎麼樣,也不如二十郎當歲的小夥啊。
  我學著AV裡的動作,一隻手搓揉著她的巨乳,一隻手慢慢的從她兩腿之間往裡伸,並在她滑順的絲襪大腿的遊走,可她是鐵了心反抗,腿夾的很緊,嘴裡還不時的喊,「畜生,不,混蛋……」
  越叫我也來勁,我直接把她抱起來,然後放在我的腿上,我一頭埋進去她的雙峰之間,軟軟的,但很彈,我覺得我快被融化了,一邊是貪婪的爽著,一邊雙手抱緊她的腰,然後調整位置,讓我的崛起的男根隔著我們的衣襟讓她感受。
  她拼命扭動著屁股,一直在掙扎,雙手的推力大的驚人,我十足了勁才又一頭埋了進去。
  「不要啊,不要……我喊人了……救命啊……」有點哭腔的老師還不放棄,依舊呐喊著。
  這時我也意識到,要是敗露,我也遲不了兜著走。但是箭在弦上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喊什麼,對對,你喊,讓你的領導,同事,甚至學生進來看看,你陸虹玨的尊容。」
  說著,我就抓起她的肉絲,從大腿根直接撕開,然後拼命的撕扯她的上衣。
  「啊啊,別撕了,求你了,放過我吧。」
  「放過你?你知道我想你多久了麼,每次有情慾,我都想壓著你,操死你。
  和你來一次,是我內心最渴望的……」
  「嗚嗚嗚,不要啊,求你了。」
  雖然嘴裡不屈服,但是她已經失去了身體上的反抗。
  我見事成,便起身脫下褲子,露出憋得巨大的雞巴,我站起來,她坐著高度正合適,我也不管很多了,漲的紅腫的龜頭就使勁往她嘴裡送,她緊閉著嘴,左右搖著頭,淚嘩嘩的眼睛直上翻,「別侮辱我求你了,求你了……」聲音越來越軟弱,越來越輕微。


  我當機立斷,一狠心照著臉上一巴掌,「你不這樣,我們怎麼配合,我不爽的話,我就陪你身敗名裂。」
  現在回想,自己當時像個無賴,但是沒辦法,為了老二想要的女人,必須付出一些面子上的事。
  「去把門反鎖了吧……」
  總算聽到妥協的聲音了,我快步鎖死了門,然後就開始了以我個人意志為主的一次強姦。
  我把老二送到陸老師嘴裡,她嘴張的很小,可我不管那麼多,扶著她的頭髮一下子就插了進去,呃呃呃……」一股想吐的聲音傳來。
  看來陸老師平時的性生活不玩花活,因為上頭了,我也不管那麼多,就一次一次衝擊她的喉嚨,大概40多下,我覺得差不多了,抖抖雞巴,一股滾燙的精華灌進她嘴裡。
  「不許吐,給我咽進去你這個騷逼。」
  陸老師已經如淚人般,表情看了讓人心疼,可是為了發洩我的獸欲,才不管她的感受,很強硬的讓她咽了進去。
  這時我也感到雞巴火辣辣的,低頭一看,原來是口交時她牙齒碰撞留下的細小的傷口。
  這疼讓我更加憤怒的失去理智,「操死你,騷婊子,連口活都不會,疼死老子。」
  說著,我把她抱起來然後摁在老闆椅上,然後爬下她的內褲,直接壓了上去,小小老闆椅怎麼經得住我們兩個人,吱吱的聲音,隨著我的深入也開始有了節奏,想不到陸老師的穴還是很帶感的,濕滑緊,抽插確實很舒服……「啊啊啊……輕點你……輕……啊啊啊……好久……沒……」我知道她是想說好久沒做了,我一聽心裡更痛快,加大力度插她,每次的抽插好像置身於蜜罐中,讓人欲仙欲死……
  「保養得不錯嘛,騷貨……爽死老子了。」
  其實我們的姿勢特別難受,但是為了下體的滿足,四肢的痛就扔在一邊了。
  「撲哧、撲哧」的聲音也有規律的響起……
  插了5分鐘,陸老師苦苦哀求我換姿勢,說她大腿快斷了,這我才起身,讓她坐在我腿上來個坐蓮式。我托舉著她的腰,一上一下,每一次都精准的插入,我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龜頭,只看到男根根部上下閃現……「啊……啊……啊……好舒服,使勁……好兒子,乖兒子,幹死媽了……」陸老師的淫話居然先起了,「啪、啪、啪……」屁股和大腿的碰撞聲永遠最動聽。
  「兒子?我是你老公,騷逼,叫老公,求我,不然不幹你了。」「別別,老公老公,好老公,把人……啊……啊……啊……把人家折磨成這樣,呃……呃……你……不能……不幹了……」「爽吧,騷貨……」我故意在她說話時加力減力,斷斷續續的回答讓我更是欲罷不能……可這時,傳來敲門聲。
  「怎麼辦?」陸老師小聲問我。
  我說你起來,坐著有啪啪聲,會被發現。
  她站起身,我也隨後站起來,但是我並沒放過她,把她推在桌子前,她一手扶著桌子,我就站在她身後,然後開始了之前斷掉的進攻……深淺深淺……我拼命的控制著技巧。
  說實話,陸老師太騷了,淫水不斷往外流,滿腿都是,而且穴裡濕滑溫暖,又緊,這種歲數的女人仍然這樣,看來真的是良家婦女,沒和領導亂搞過……「怎麼說是你的事,我只想安安逸逸幹死你。」一面被幹著,一面陸老師說:「誰……呀……?」門外傳來回話:「我,小陸,你那個通報弄完了嘛?」原來是她們的教務處的副主任。
  「就快了,完了……我馬上……送去。」
  一聽是那貨叫我雞巴插著的女人小陸,我不由得火氣四射,沒留神,插疼的陸老師,「哦……」一聲驚呼,我也嚇得一身冷汗,隨著陸老師轉過頭,「你輕點,走了你再……」
  我也點頭示意不是故意,但是依舊沒間斷。
  「你怎麼鎖著門啊,有什麼事嘛?」
  「沒,沒……我突然來……來事……噢……來不及了,就在屋裡……」「噢噢。好吧,那你整理完,週一送過來,身體要緊啊,別忙工作累壞了。」說著腳步聲也遠去了。
  「騷貨,你還挺會編啊,」我一邊調侃,一邊拍打陸老師的屁股……「哎呀,說了你輕點……好久沒弄了,挺疼的。還不是你,折騰死我了,爽沒,我看你那股邪火也下去了。」
  男人就是這樣,一旦得手了,成功攻佔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就回復理智。
  「啊,不行,我要送你上去……」
  因為有人對話,不敢太大力,漸漸的她居然適應了,我暗想,這不行,不能讓她草草了事。所以,我又打又掐,不但用力還加速度,「啪、啪、啪……」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更急更快。


  「啊啊啊啊……快快……再用力……就快了……」「騷貨,不是疼麼,用什麼力……」
  「好老公,爽死我了……我不怕,來,哦哦哦……來吧,啊啊啊……嗚嗚嗚……」
  我居然把這個四十多歲的老女人插哭了,堅持了20多分鐘,我終於頂不住了,「你怎麼樣啊,我差不多了啊……」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根本不管我的問題,陸老師只是忘我的呻吟著,「噢噢噢噢……哦哦哦,爽死了,爽死了,來了來了……」她連叫幾聲爽,我嚇得趕緊捂她的嘴,生怕那個主任再回來。
  同時,聽到她的滿足,我也加速抽插幾下,身體一震,一股濃精高壓水槍一般呲進她的暖穴裡。
  我拔出男根,看到流出的精液不多,又拍打陸老師的屁股,還調侃她說:「不錯嘛,除了你老公還有誰操過你?」
  「死樣,我可是良家婦女,看我呆會不去公安局告你。」「去吧去吧,你捨得麼?」
  「你早進去早好,省的折騰死我,快五十歲了,你以為我年輕呢?」說著這些,陸老師哪有師長的模樣,早就變成一個蕩婦,我心裡也很開心,畢竟我得到想了七年的女人。
  「哈哈,我以後叫你老師好呢?還是叫你媽好呢?還是叫你老婆?」我不依不饒的追著她調侃。
  「行了,行了,穿衣服走人了,你自己看都幾點了。學校大門都鎖了吧?」我笑笑也不再說話了,拖著疲憊的身子,我幫陸老師整理好了衣服,弄好頭髮,看她汗津津的樣子,我沒忍住,又抱著她的頭,一陣親吻,可是條件不允許我再來一次了,只好等她消了汗收拾如初,才一起離開了學校。
  到了週末,同學們果然遵守諾言去了陸老師的家裡,很開心的一次,一邊說著過去,一邊又說著未來,中間還扯扯閑。 愉快的一天,午飯也是在老師家裡吃的,到了傍晚,她又留大家吃晚飯,可是同學們提議出去搞個party.
  陸老師也欣然接受,然後轉身回臥室換衣服,我打著讓老師選地方的旗號追進臥室,再她屁股說摸了幾下:「穿肉色的吧?別光腿了,我喜歡你穿那東西。」陸老師瞟我一眼回到:「又饞了?家裡可不行,我兒子晚上在。」我滿臉淫蕩的說:「家裡不行,這不是要出去嘛。」陸老師臉一紅,低頭一笑,推開我,說:「走,同學們在。」在歡笑聲中,大家都歡欣雀躍的出發了,可能只有我和陸紅玨的心裡知道今晚註定會快樂。
  同時,我也在想,這些被強行侮辱的女性,難道是因為我們之間有過淵源,居然有機會成為我發洩的對象,擔心強姦罪的想法也隨著時態的發展,拋之腦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