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北京火车奇遇
北京火车奇遇
八月,干燥又压抑。我坐在电脑前,操作着自己喜爱的真三,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空调和机箱的嗡嗡声成为我活着的背景音乐。
  真是无聊啊,今天路人还没碰到SB,虽然意识不如从前,但操作跟上了,虐菜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一直赢啊赢,到家才申请的小号,都已经八级了。
  对面全A了,我也退出游戏,去冰箱拿了一瓶百事可乐,慢慢喝了起来。
  算算今天八月十七号,离开学还有十多天。昨天聊天好几个哥们都回去了。
  跟我描述开黑的乐趣,说的心里我直痒痒。可是我老妈最希望我这个儿子多陪陪她,虽然我只知道整天玩电脑,没什么发展前途。
  是回去和哥们一起快乐的开黑店,还是在家和老妈无聊的混日子。毫不夸张的说,我内心真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终,还是游戏战胜了亲情。我决定了,回学校。
  哈哈,这下开心多了。我去客厅找到了电话本,给火车票代售点打电话,今天的车票只剩下一张T9硬座,卧铺没有了。哎,事不宜迟,能忍则忍了。订下这张票,我换了衣服,电脑都没来得及关,就匆匆打车把票买了回来。
  回到家,把音响调高。是孙燕姿的《天黑黑》。把斜挎包拿出来,放进自己的衣服,一件衬衫加一条内裤。家里有衣服,回来穿什么走的时候就穿什么。又放了一些药进去,学校周围的药太贵。钱包里放了八百块和一些零钞。为了能补卧铺,毕竟25个小时的火车谁也不愿意熬的。
  中午妈妈回来,给我买了肯德基全家桶。玩的兴致高得忘记了早饭没吃。我说了一句「吃饭」就秒了,对不起了同志们我实在是饿啊。出来看老妈要出门,我赶紧叫住了她。
  「妈,怎么这么着急啊?」
  「哦,我要回去批改学生的作业。下午要讲的。午饭你慢慢吃。」妈妈说。
  「妈,我今天要回学校。忘了还有暑期调查作业,今天同学打电话找我,叫我回去。车票我都买好了,下午四点的火车,不过只有硬座了。」妈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哦,那你还要钱吗?」说着从包里翻出几张一百的要给我。
  「不用不用了,我有,爸前几天才给了我。」我摆摆手,拿起一块鸡翅吃了起来。
  「拿着吧,有卧铺就补。别乱花。到学校给我打电话。」妈还是硬把钱塞给了我。
  我只好拿着,妈匆匆忙忙回学校了。我把汉堡和鸡翅放到电脑旁,打开PPLIVE,看起了《海贼王》。
  不知不觉三点了,到火车站是半小时的车程。www.DEdelu.com该走了。拿起手机给妈拨了个电话,关机。算了,发条短信「妈,我走了」。拿上包,出发。
  一切顺利。直到上了火车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天有不测风云」。我旁边是一个很老的老奶奶和她的孙子。我心想,这下惨了,这一路上有我受的。怎么看那个小孩怎么像几个月没洗澡的样子。对面的哥们也好不到哪去,被两个老头堵在里面,眼睛瞅着窗外。他一回头正好看到了我,我们两个对视一笑,颇有同病相怜的意思。
  火车就这样单调的开,我也无聊的看着车厢的众人。忽然感觉这里就像星期天的VS房间一样。「中国的人实在是多啊!」我自言自语。
  车到安康站,一下子上来好多人。这光吃不拉哪受得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背着一大包东西一边喊着热水来了一边使劲往里面挤。旁边的人知趣的错了错身子。我心烦意乱的低下头,不敢想象这剩下的时间怎么度过。不,应该是怎么煎熬过去。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一件艺术品呈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双小脚,十个小指头涂着淡淡的红色,和着白色的凉鞋,恰到好处的大小,一下子冲散我心中所有的烦恼。


  我抬头一看,这正是一位美女。长发,小巧的鼻子,精致的嘴唇,微微红润的脸上嵌着两弯水汪汪的眼睛。枉我在重庆混了一年,相比之下,平时见到的也不过是些二流的货色。她站在我面前低头看了我一眼,把自己的背包放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很明显,美女是要站在这里的。
  没想到美女指着最里面的位子对老太太说:「这是我的位子,麻烦您让娃让一下。」很好听的重庆口音。可惜是坐里面,隔着一个老太太,我遗憾的耸了耸肩。
  可是老太太不是很配合,嘴里嘟嘟的大概是「我孙子有票,凭什么你要坐?
  」当时的情况我实在忍不住笑了,这老太太够犟。抬头一看,美女正皱着眉头看我,可能是嫌我看笑话生气了。不过美女就是美女,生气的样子更可爱,我笑的更欢了。
  两人争论了一会无果,美女有点着急了,这时一个乘警来了,美女叫住他,三人交涉了一番,最后吃亏的是我。因为要美女和我们挤在一起。我本来就嫌这里太窄,这样一来,我睡觉的话岂不是会摔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美女挤在我和老太太身边。这时我才静下心来打量了一下旁边这位。黑色的紧身短裤,白色的T恤,画着倒霉熊。身材不错,腿细腰细,胸部不大但也算比较丰满了。哎,我心想:「我什么时候能找到这样的女朋友就死而无憾了」。
  这样坐了一个小时我有点想睡觉了,但无奈这个样子没办法睡,只好自己掐自己的大腿保持一段时间的清醒。这时美女拍拍我的胳膊说道:「我们两个打牌啊?」改口说普通话,还是那么的好听。
  「你会玩什么啊?两个人玩我基本上不会。」我说道,本来很困,现在一点也不困了,倒是有点微微的兴奋。看来不光秀色可餐,秀色还可以提神。
  「我们两个玩『干瞪眼』吧,我教你,很好学的。」说完她拿出扑克,把背包垫在腿上,我们开始玩了起来。我运气好,从学会了就开始赢,打了十几把没输过。
  「你好厉害!」她这么一说,我也开始佩服我自己了。
  「是你让我嘛」我客气道。给了她一个刘德华式的笑容。
  「哪有?看来你很有天分嘛」说着她把牌洗了一遍。
  「我们三个来斗地主吧?」对面的小子沉不住了,估计他也够无聊了,挨着老爷爷还没人说话。不过破坏了我和美女的「二人世界」,我在心中小小的鄙视了他一下。
  「好啊。」和我打那么多把没赢,美女的兴致倒丝毫未减。
  不知是不是天神附体了,斗地主我一样赢,前面这小子抢地主被我发单给发死,后来不敢抢了我当地主一样是我赢。碰到美女当地主我自然会放水让她赢。
  哎,可怜这小子了。我最拿手的就是真三和斗地主了。
  天色黑下来。感觉十分劳累,倚在座背上睡着了。轻微的颠簸加上肚子的凉气疼的我睡不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倚在美女的肩上。赶紧坐直身子,看美女还没睡。「不好意思啊。你叫我嘛」我一脸的歉意。看了下手机,睡了两个小时,不知道在美女身上靠了多久。
  「呵呵,我看你睡那么香,而且你也就倚了十分钟的样子。」她揉揉肩膀,冲我笑了笑。「我可以借你肩膀睡下吗?坐直了实在是不好睡。」「当然,就当是我的道歉了。」我坐低了一些,好让她舒服一些的睡。
  「阿嚏!」我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美女拿着纸巾擦着鼻涕,脸色苍白。
  「你怎么了?」我看她好像感冒了,火车的空调貌似开的很低,大家都在睡觉,温度自然就降下来了。我都感觉冷了。
  「我好难受……头好痛」美女的脸上一点白天的高兴表情都没有了。我拿手背挨了一下她的额头。好烫!怎么会感冒呢?看着美女生病了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难受。这……怎么办?才二点多,www.DEdelu.com离终点站还有很久,这样烧下去会烧坏的。
  这是对面的小子也醒了,我说「你看着她点,我等下回来」说完我去九号车厢补卧铺票。只有一张硬卧,下铺。还好可以用学生证,便宜很多。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美女烧的都睡着了。「喂,醒醒」我摇摇她的肩膀。
  「嗯……好难受……」看她眼睛都睁不开了。我把她扶起来,跟那小子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我搀着她艰难的走到卧铺车厢,借着过道微弱的灯光,我扶她躺下。盖上被子。回到原来座位上把她的背包拿过来。


  还好我带了一些感冒药,我把她叫醒,托着她的头,让她把药喝进去。然后我拿出包里的湿纸巾擦拭她的额头,希望能退点烧。
  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貌似药效到了。摸摸她的额头,不烧了。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