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车上被警察给..
车上被警察给..
 季节交替,时间不断往前推,我和阿基仍维持在保护管束关系。但两人的心已有所交集,却不知该从何时算起,但若要以那瓶矿泉水做为起点,已经将近二个月了。
  有一天他备勤,我们又在电话里聊天,聊到凌晨三点。他说:「有案子发生了,我得出去处理。」外面下着雨也!,我丢了电话想睡却睡不着。
  雨水敲着遮雨棚,吵死了!〈小雨〉最怕碰上下雨,一下雨我的心情就会很复杂。
  我怎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还是把我移送法办的老刑警?这整件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打开一瓶威士忌直接喝了几口,躺在床上,觉得心头渐渐热起来,人迷迷糊糊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依稀听到电话一直在响,想爬起来却睁不开眼睛。摸到了手机想接却按切断;电话又再响接起来是阿基:「小雨!起来穿衣服,我在你家附近,十分钟後在巷口等我。」
  一听到他的声音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看时间是凌晨四点半,一个人站在宁静的巷子口。不是说十分钟吗?怎还没来?仰望着星空整个人就像是被吸入虚幻的空间,很孤单的我竟然很怕失去他。是他後悔了吗?
  突然,一阵的引擎咆哮声划破宁静,一辆车从雨中慢慢靠过来,车窗降下来是他。我跳上车阿基用力的踩下油门,我被陷在椅背中,这时天已微亮。
  可能是酒精作祟吧!是我先靠上去亲他的,他没拒绝也没反对。车子从小巷转到大街,再一路不停的转上快速道路。
  当我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风城的海边,车内雾气掩盖了世俗眼光,大雨诱发了激情暧昧!
  一个顽皮的女孩、一只小手在一个胆小警察的胸膛上滑行,我身上的衣服很少,我的动作让车内弥漫一股淫荡气息。
  终於他在路边停车了!
  我不知阿基何来的胆量,竟然主动吻我。他的手从粉色针织上衣的深V胸口探进去握住滑腻,轻轻揉搓,半罩式根本就罩不住ECup的乳房,而红蕾丝胸罩衬得双峰更显雪嫩莹白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被一个把我移送法办的刑警这样对待,我颤抖着。他深沉锐利的眼神又在凝视着我,他的双手宽大而有力,就像一对熊爪,坐在侧座的我像小白兔,被抓拉向驾驶座。当粗犷的手臂把我揽在怀里时,我抬头望那深沈锐利的光芒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有如暖阳的眼眸。
  「你真的很漂亮,又无敌性感!」醇厚的男人嗓音就在我靠着的胸腔中震荡而出,随着两人的近距离接触,还闻到身上有一股海洋玫瑰香扑鼻而来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我很讨厌男人身上有一股年纪的臭酸道。那阿基的嗓音和气味,让我泛起了一阵激动地颤栗,脑袋有些当机,他漫游的手激起了我期待许久的渴望。当他把唇覆盖在我的唇上,我马上把舌头顶入她的口中。我热烈地回应他,期盼着他更进一步…
  「基!我的乳房漂亮吗?」我让他觉得自己春心荡漾。
  「漂亮!就要珍惜,别再伤害自己了…」真是猪头,连这种暧昧的氛围都都不懂。但从的眼神,我肯定阿基这一生,从没看过这麽年轻这麽美的胸部。
  「那你就得保护我!否则我就使坏让你生气。」他对我的关心,已经超越保护管束该有的了。
  「你再使坏会被送去感化教育,到时候就失去自由了!」他温温的语调,却蕴含了不容置喙的果决。
  「我好怕喔!」调皮的我抬头吻了他,接着要求说:「公事公办了几个月?
  以後报到可以轻松一点,就像现在这样吗?「
  「别闹了!法庭就是怕你曝光,才改由警察执行保护管束。还是公事公办的好。」
  我怎会看上他?不知道!但给我的感觉像老爹,很纵容又不得不管我。每次报到我都会撒娇要他请我吃饭。不是我没钱,而是喜欢这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至於用肉体勾引他,一开始完全是好玩!但几个月相处下来,我觉得他还算一条汉子。因为,在我少女的胴体勾引下,阿基是的忍耐度最强的男人。警察也是人,若是换另一个人,我早就变成警察的战利品了!
  摸过我的身体的男人,阿基算是最老的一个。年轻人一抓就捏下去,但是成熟男人的手好轻好柔,感觉竟是这麽的美,我舒爽地闭上眼睛,小小年纪就懂得用敏锐的触觉去感受。阿基动作很慢,却点燃我深藏体内的慾火了。
  看他的眼神我肯定了解,阿基也很想活吞了眼前这个十八岁女孩。但是他却又似乎有什麽东西,阻挡了他的意志。警察与嫌犯搞诽闻,这话题太劲爆了。


  再说我虽号称十八岁,却还未成年,加上〈小雨〉这二个字真够禁忌了!
  而他即是侦办「火车性爱趴」的刑警,又兼我的保护官。警察与当事人发生关系,只要被长官或媒体知到,这位刑警就得失去工作。
  所以我的保护管束要报到时,为了怕媒体跟拍,阿基都约晚上到侦查队。偶儿约在外面,顶多也是一起吃个宵夜或纯在车上聊天。
  这一次是他用最越矩的尺度,对我执行保护管束。当他吻我时,我的腿心确实酥软起来,一想到他可能会对我做出更亲密举动,我的下腹已经隐隐流窜着动情湿意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小雨!我们见不得光,但天亮前你是我的。」他的手滑过我两个突起的乳头,我先是睁大眼睛看着阿基,他眼神有如老虎的渴望,正虎视眈眈注视着我的雪白嫩肉。
  乳房被一个有禁忌关系的人抚摸着,揉捏着,心里想着「警察终於开始做事了」这对我可是很兴奋的事。
  「基!当我是你的猎物…吃了我吧!」是我主动邀约他。
  「吃了你?」阿基先是一阵错愕,接着开始回应。我仰躺在他的大腿上,感觉阿基的手往下,经过大腿…裙子被往上掀起,想必三角地带浮现了。因为看他在咽口水。
  我穿的是白底红碎花丝质内裤,接着把玩裤头上的那朵小红花。他把内裤拉开看看又放回去,阿基在犹豫,但我心里早就决定对他开放了!我设定阿基随时可以管束我的肉体。今天我要奉献出自己的灵魂,我要把他雄性本能完全激发出来。
  要玩就玩大的,法庭判我保护管束,那我就跟我的保护官在激情世界里疯狂飞舞。
  果然,我的性感内裤被褪到大腿,他的手指终於往我的幽谷去了!手指拨开嫩细的阴毛,沿着唇肉滑摸着时「喔!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哦~」但我没说出口,阿基不停的弹压、不停的滑动,那感觉真是棒呀!
  然後…内裤被脱掉了!
  阿基的中指时而在两片嫩肉间,忽上又忽下的抠着;忽又在小穴口转呀转滴…「唔…噢…在马路边就做这种事啊…人家…内裤呢?」我担心着说。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我全身发抖,我激动得让身子往下滑,我好想吞噬他的手指!
  但是那手指却欲擒故纵的滑开了…随即一股空虚铺天盖地而来,我感到空虚感不断的扩散开来,无边无际似地。
  「小雨!这样舒服了吗?」我还没回答。突然,一声炸雷接着车顶传来霹雳啪啦响。我一惊吓,翻身爬起来看向车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
  一阵寒意浸袭我的肌肤,低头一看针织衫被解开,短裙反向滩在腰间,雨水从透气的车窗缝跳进来,洒在我的大腿上。我蜷缩着半裸的身体,慢慢靠躺在阿基的大腿上,接下来该怎麽办呢?
  「小雨!这样舒服了吗?」他的手又开始了,又再问我一次。
  「你腰间有东西,顶得我不舒服!」听我说阿基竟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他像疯狂的西部牛仔一样,从枪里卸下的弹匣,就插在我的胸罩里。我穿的红蕾丝胸罩本来就野艳,再插上不锈钢弹匣,子弹还外露真够狂野了!
  「我要拍照,上传FB!」我调皮的要求,心想谅也不敢。
  「红胸罩要配黑手枪才够狂…来…」阿基又从口袋拿出另一个弹匣,先拆下子弹,再把弹匣装进手枪,枪插在我左边胸罩里,接着用五颗子弹在我胸部上排成一朵花。
  「要拍露脸吗?」阿基问。
  「我要露脸…」这种被保护管束的方式太狂野了。
  拍了好几张後,阿基显露野兽要吃人般的眼神。他把枪从我胸罩里拔出搁在我的肚子上,随即将我的胸罩扯下,低头就咬住我的乳头。他先是颤抖到又舔又咬,还一手抓着我的乳房,握着子弹的手则滑到我的小穴上。
  「小雨!这样够狂野了吧?」他用想要吃人的眼神问话。
  「小雨~还不够!」我很想要,今天非要得到他不可。
  「不够啊!」他像爸爸抱小女儿般抱紧我,看我调皮他嘴改咬我的耳朵。女生就这样?当被挑逗耳朵内的敏感处时,我整个人都没气力了。
  「唉呦~好舒服…好想要…」上下被攻击的我,慢慢让双腿更开,心里在呐喊却不敢说出来。
  「啊!基~受不了…带我去汽旅好吗?」我身子一颤抖,终於主动提出要求。
  因为阿基正在轻捏我的小豆豆…我几乎瘫软了!我要求他紧紧的抱着我。
  就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雨声竟变小天色也大亮了起来。但是两人体温不断攀升,车内雾气愈来愈浓,完全遮蔽着往来的车流!


  「我们隐身了!」瞄一下车窗完全看不见外面,我心放宽一些,但还是很紧张。
  我轻启樱唇,放心去接纳阿基刁钻的舌头。
  「喔~他好贪婪!」他吻得很狂妄,我伸出舌头与他交缠着,忽然间我全身一阵痉挛…因为阿基的手指,已经有一节陷入我蜜洞里,手指灵活的扣弄,激起一股热流漫满下半身。
  「喔~臭阿基!在马路边就搞起来了…」手指进入的不深,但指腹紧贴着我的阴蒂上下的摇着。这是年轻男生不会做,也是我头一次感受到。
  但这是光天化日的大马路边也!我也怕有人报案,警察来了会害到阿基!
  「阿基呀阿基!你真是大胆呀!」我真想骂他,但这时阿基已经把我带入可怕又舒服的境界。
  「哦~舒服!…基!不要在这里啦!」我心里很想要…理智又得逼自己拒绝手指的侵入。
  我舍不得拒绝,让身子完全任他摆弄,让手指慢慢的进出着,刺激的快感勾出了心中的喜悦,终於我腰追着手指摇动,屁股也越抬越高。「真的好舒服!也好难受呀!」我无力拒绝也不想拒绝,因为我好想要这个男人。
  公路上的车子一部部呼啸而过,我还是多些害怕!但阿基就这样让我享受着,手指带给我的感受又是何等的舒服!我只能闭眼任由他肆意的抚弄。
  难道警察都这麽大胆?天色大亮只要是大货车的驾驶或大巴士上的乘客,居高临下都能完全目睹我那半裸的性感。
  这种情境,使我体内的细胞好像要爆炸一样,我身体已经完全的融化了,他公然在低头吸吮我的乳房,我乳头矗立的回应他带给我的强烈感觉。
  随着动作越来越急,我呻吟也随之转剧,突然感到下腹无法自主的抽搐起来。
  奇妙的滋味、奇异的快感,我攀上了巅峰。
  「基!~我…」我有来的感觉,却不好意思讲,只会猛叫阿基。
  「高潮了没有?」
  「没有…被男生这样挑逗过…」我红着脸低下头说。
  「没关系!我来教你…」他用手指分开了柔软的肉瓣,将本来挡在里面的爱液释放了出来,在淫液润滑下手指更顺畅了。
  「嗯!我好紧张…」但是在阿基的攻击下,我颤抖着身体,慾望达到极限,感觉再没有男人来干我,我马上就会死掉。
  「难受吗?」「嗯…好难受…」
  「那我帮你高潮!」「好…帮我…」
  「小雨的阴唇又嫩又软,阴毛也细细软软的,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妹妹呢!」阿基一边评价一边不知在做什麽,直到我觉得有一硬物在震荡我的阴蒂时,我低头一看吓了一跳。
  阿基竟手拿着子弹,就用浑圆的弹头在刮痧我的阴蒂。这一幕,喔~太酷了!
  子弹掀起我爱被虐待的狂野。对於徘徊在高潮边缘的我来说,这种刺激实在太大了。
  「特别吧!从没有人可以这样…」
  「到了!」那一刹那我顿时浑身无力,双腿一滩。阿基则顺水推舟把子弹推进我小穴深处里,当子弹滑过女生的G点时我全身颤动,可是第二颗子弹就位,它又在阴蒂上逗弄了。
  「小雨来了!很舒服对吧?你要几颗?」我知道他手上最少有十颗,因为刚在我肚子上摆二朵子弹花。
  「继续~我全要…」我二腿听话的猛夹,想让子弹更深入蜜洞里,但是阿基手没有太刻意的抽送,只是配合我的腰做迎合。
  以前我觉得男人发现女人在高潮上时,都会用肢体去展现征服,今天我才体会男人太刻意的主动,有时反会让女人不能发挥到极致。
  「给我…」我弓身向他,伸手想拉开的裤挡,却被他避了开去,像在跟我玩躲猫猫似的。
  「给你什麽?子弹吗?」阿基故意问我。
  「你的…肉枪!」我轻声呢喃。我肯定与这成熟的男人做,一定会很有质感,这或许就是我想追求的性爱。
  「很想要吗?」
  「嗯。带我去汽旅好不好?」
  「不行!」这样疼你就够了。拒绝就如对着高速运转的引擎灌水,让我紧急刹了车。
  「那送我回去!」我从手中夺回那白色内裤。
  「真是猪头阿基!」一路上我都不理他,一直到了我租屋处的巷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