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速上忍不住就开干
高速上忍不住就开干
開了會車的陳正從後視鏡看了眼躺在後座的妻子。因為酒而紅了臉的妻子格
外迷人,長長的睫毛下微閉的雙眼象月牙一樣彎,小西裝不知何時被妻子脫下,
撐的襯衣鼓鼓的乳房隨著車的顛簸時而搖晃著,平時注意緊閉的雙腿此時也稍有
放松而分開,可以從短裙處隱約看見大腿根部粉色的內褲,陳正還好象看見內褲
中間那一抹縫隙。
  陳正頓時覺的下身逐漸膨脹起來,脹的褲子都快要撐破了。
  前面不遠處是高速公路的岔道,這會天色漸晚,陳正一咬牙,開進了岔道裡,
這是為修車準備的地方,空曠無人,陳正從前駕駛位換到妻子的後座上。
  將車門閉鎖,車窗全是反透視的,從裡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看不清裡面。
  陳正輕輕推了下妻子,見妻子沒反應,不由咽下唾沫膽子大起來。
  輕輕的將妻子的襯衣鈕扣一個一個打開,露出了雪白的大半個胸脯,陳正隔
著乳罩先揉了下妻子的乳房,覺的不過癮,將妻子的乳罩向下一拉,頓時妻子的
兩個大乳房不客氣的彈出來,妻子的乳頭很小,乳暈也只有淺淺粉紅色的一小圈,
陳正覺的喉嚨發乾,他用雙手緊緊捏住妻子的胸前的兩團肉球搓起來,那軟軟又
富有彈性的感覺真好。
  一會妻子的乳頭充血也翹起來,那凸起的兩點很快被陳正放進嘴裡吮吸起來,
妻子在昏睡中感覺到了刺激,不由嚶嚀一聲。
  陳正停下來看了妻子一眼,將手從乳房上拿開,卻又放進了妻子的裙子裡,
用手指摳摸著妻子的陰部。妻子的體質是很敏感的,陳正一會就覺的有些淫水已
經滲透了內褲和絲襪,陳正彎下腰,將自己的褲子脫掉,他又把妻子的短裙連內
褲絲襪一起緩緩往下挪著,直到挪到小腿位置。
  陳正將妻子抱著坐到了自己的身上,讓妻子的濕滑的陰阜對著自己的大雞巴,
分開妻子的陰唇,扶著雞巴在陰道口滑了兩下,感覺差不多了,「噗唧」一聲就
入了進去。
  在夢中的妻子被下體突如其來的刺激弄醒了,「啊……」她睜開朦朧的眼睛,
第一眼是從車上的後視鏡上看見自己凌亂的衣裳和引以為傲豐滿的乳房正被兩只
大手緊握著,而陰道正被脹鼓鼓的撐著,「啊,陳正?你乾什麼,快放開我,快,
啊……不要……」
  陳正顧不上妻子的掙扎,因為醒來受到刺激而猛烈收縮的陰道差點讓他一洩
如注。他死死摟緊妻子,道:「大家都是成人,玩一下嘛,」
  「快走開,啊,嗯,我,我要喊人了。」由于妻子和陳正的性器官緊密結合,
一動一動都感覺到強烈的快感。妻子這樣掙扎反而好象是主動坐在他身上性交似
的,似乎意識這一點,妻子也不敢亂動,只是低聲求著:「求你了,陳正,放過
我吧。我有老公了,我,嗯嗯,啊,我對不起我老公。」
  陳正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哪管妻子的話語,他右胳膊有力的摟著妻子的腰,
左手同時抓住妻子的乳房,開始上下抽動起來。
  「嗚嗚,,嗯,嗯,啊……啊!」妻子身不由己的屁股高高抬起在被狠狠插
入,幾下子妻子就感覺到了高潮,渾身似乎被抽空一般騰雲而上,頭腦中是想著
能被人狠狠不停的乾著。
  陳正覺的的自己的雞巴被陰道完全緊密的包裹著不說,還似乎不斷有燙燙的
淫水淋到龜頭上,死撐了幾十下陳正就忍不住了,一道濃精射到妻子的宮頸深處,
妻子清晰的感到從陰道深處傳來的那一瞬間的膨脹和澆在花蕊上的灼熱感,不由
同時子宮劇烈收縮著並排出大量淫水,兩人,同時到了高潮。